第九章 新年寄愿
跪公子2020-03-24 13:403,375

  陶卓走后三月,新的一年到来了,因为今天是正月元日,是一年的开端,四时的开始,一月的开头,所以今日又叫做“三元”或者“三正”。沈浔和母亲听到鸡鸣就起身了,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沈母手巧,将彩色的绢和纸箭成人形,贴于窗户、屏风之上,象征着人入新年,面目一新。贴好剪纸以后,沈母按照当时习俗,把桃符、蒲苇编的绳索、神荼[shēn shū]、郁垒[yù lǜ]的画像放在门上。当时,神荼和郁垒是民间信奉的两位门神,寓意一种消灾免祸、趋吉避凶的美好愿望。随后沈母拿出粟豆混入草木灰中,和沈浔将灰洒在房屋的四个角落,意味着招牛引马,表达在新的一年牛马成群、杂畜满圈的心愿。

  沈母今日拿出给沈浔做的新衣裳,给沈浔穿戴整齐,然后用蜡将雄黄裹成药丸形状,做成“却鬼丸”佩戴在沈浔左侧的衣服上。随后沈母领着沈浔依次到西沟村各族各家拜贺。

  先到的是九黎族族长努桑大叔家,努桑大叔早已候在门口,与沈母互道新年祝愿后,笑呵呵地说:“自那陶先生来西沟村以后,村里儿童都以沈浔为榜样。祝愿浔儿此后鹏程万里,为我西沟村增光添彩。”

  沈母答道:“一切还是要感谢族长带领大家在西沟村安居,没有族长的收留,我们孤儿寡母不知道如今在何处漂泊呢。浔儿,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努桑大叔。”

  沈浔对努桑大叔说道:“大叔救命之恩,沈浔没齿难忘。祝愿大叔新春万福,吉祥高照,百事如意。”努桑高兴地拿出椒柏酒和桃汤,和往日喝酒先长后幼不同,努桑按照元日习俗,先让沈浔喝了一口,意味着祝贺沈浔又向成人迈进一步,随后自己再喝了一口。

  拜会完努桑大叔后,沈母带着沈浔朝周曜家走去,路还没走到一半,只见周曜高兴地拿出一封信,半路上截住沈母道:“夫人!陶先生来信了。陶先生说,自从上回来西沟村以后,他将沈浔的才名报到扶风郡上,如今秦国上下都知道西沟村出了一个叫沈浔的天才少年,甚至连秦国国主呼延傲都有所耳闻,可能会让沈浔做官呢。不过陶先生建议说,考虑到沈浔年岁尚小,建议沈浔先外出游学两年再入仕。陶先生近期得知‘半国居士’陈璞决定在今年三月三日‘上巳[sì]节’的长安昆明池收徒,他建议沈浔可以去试试,如果能成为半国居士的徒弟,于浔儿毕生有益。陶先生还说,他近来一直忙于推广‘双长辕犁’和《十九州地域图》之事,所以不能来拜见您和沈浔,还请见谅。”

  沈母惊喜道:“陶先生乃当世大贤,他如此看中浔儿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我也赞同陶先生所言,浔儿年岁尚小、心智未熟,还是多出去学习为好。只是陶先生所说的半国居士是何人,还请周先生指点。”

  周曜拱了拱手,恭敬地说道:“告夫人得知,陈老家世河东,乃具有通天之智的千古奇人。相传他曾在商山拜一位隐士高人为师,得《青囊中书》九卷,日夕研究,学成后陈老精通数学星纬、兵学韬略、游学势理、五行天文、以及阴阳算历卜筮诸学。最值得钦佩的是陈老精于心理揣摩,深明刚柔之势,通晓纵横捭阖之术。只是陈老性喜云游,不愿入仕,多年前,秦国国主呼延傲曾以半国之封地求陈老辅佐,陈老坚决不出山,所以世人又叫他‘半国居士’。陈老他一生周游四方,广交朋友,得到陈老教诲的都成为一世枭雄,如当今渠国皇帝慕北扬、秦国国主呼延傲、孤竹国国主燕非墨等,就连唐郡公都曾见过陈老一面,‘见火而逝,遇浪而生’就是陈老给唐郡公算命后说的。”

  周曜说到唐郡公,沈夫人不由得眼色黯淡了下来,想起如今沈浔都已经长大了,可他父亲是死是活却一点消息都没,还有那外出寻访丈夫下落的詹隆,也不知及时能回。

  正在这时,只见远处过来一人,龙行虎步快速走过来。沈夫人眼疾还没痊愈,正在仔细打量的时候,只听得沈浔惊喜叫道:“是詹伯父!詹伯父回来了!”

  来人正是詹隆,十年前詹隆见众人在西沟村居住下来后,便主动到渠国去寻访唐郡公的下落,只见詹隆单膝下跪:“参见夫人、周兄,我本来打算除夕到西沟村和大家团聚,想不到大雪误了路程,还是来晚了一天。”沈夫人惊喜道:“阿兄不要多礼。我看阿兄沧桑了许多,此去十年必是很多辛苦罢,且进屋说话。”

  说罢众人到周曜家,互相寒暄完毕,詹隆脱下黑色的裼[tì]衣,抖了抖里面皮裘衣上面的雪,对沈夫人说道:“詹某无能,此去渠国十年,还是没有探访到郡公爷的消息。好在我查到郡公爷是怎么被陷害的:十四年前,郡公爷战功累累,手下镇国军被渠国高层所忌。于是有五大重臣联合策划阴谋陷害郡公爷,他们分别是禁军统领冯跋、楚王暮云玮、陈皇后、陈皇后的父亲陈骏以及龙骧将军苏翼。当时渠国皇帝慕北扬找天玑阁算渠国国运,得到四个字“唐继慕后”,此五人阴毒至极,便到处散布说渠国要被姓唐的代替。慕北扬本来也忌惮郡公爷,便以换防为名,安排郡公爷带着镇国军从汨江回京。这五大重臣早已安排大军在汨江上设伏,随后便有了郡公爷和镇国军全军覆没之事。”

  沈夫人伤心地说道:“那五人好狠的心,不仅将大军全部烧死,还把唐家全部灭门。”随后沈夫人又关切地问道:“詹兄和周兄的家眷都在渠国,他们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到五人的刁难?”

  詹隆说道:“请夫人宽心,如今那五人忙着争权夺势,排斥异己,对于郡公爷的追查也是松了许多。我和詹兄的家眷如今只是被监禁,好在性命无虞。我在渠国不仅见到了犬子詹孝宽,还见到周兄之女周安瑭呢。”

  周曜听完也松了一口气,将当日唐家之事全部告诉沈浔,郑重得对沈浔说:“如今我已经告诉了你全部身世,你父亲唐郡公为国鞠躬尽瘁,想不到为奸人所害。浔儿,你可愿意为父报仇?”

  沈浔十几年来,已经得知才高八斗的周伯父和武艺超群的詹伯父都是父亲的手下,对于自己身世来历也略猜到一二,如今詹伯父查到仇人,便郑重地说道:“伯父请放心,我如今身负血仇,此后定为大家讨回公道。”

  周曜赞许地点点头,对詹隆说道:“请詹兄放心,如今浔儿不仅尽得我毕生所学,反倒青出于蓝。你我二人再回渠国已是难如登天,但我相信浔儿定能找到郡公爷、为镇国军报仇。”

  詹隆宠溺地摸了摸沈浔的头,说道:“诚如周兄所言,想不到一别十年,浔儿已经长大了,我在扶风郡一路过来都听说了浔儿的才名,真是欣慰不已。这个年是我过得最快乐的一年,下一辈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吧。”周曜连连点头:“你我戎马一生,也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就不要操心了。”

  此时只见沈母拉过沈浔,眼里噙着泪,郑重说道:“浔儿,周伯父和詹伯父为了我们家操劳一生,如今他们也是妻离子散,你可愿意此后救出二位伯父的家人?”

  沈浔对着周曜、詹隆行了大礼,对母亲说道:“周伯父、詹伯父对我们恩重似海,即使母亲不吩咐,沈浔也会在所不辞,定会竭尽一切救出二位伯父的家人。”

  沈母又对着周曜、詹隆说道:“浔儿自小没了父亲,全靠二位拉扯长大,如今浔儿已经十四岁了,今日又刚好是团圆之日,我听说周兄有一女,詹兄有一子,那么我今日做个主,让浔儿和周兄之女周安瑭结为夫妻,和詹兄之子詹孝宽皆为兄弟,不知二位可愿意?”

  詹隆和周曜听完大惊,连连说道:“唐家名门望族,浔儿是我们的少主,我们只是恪尽职责而已,岂敢高攀。夫人请收回刚才之言,此事万万不可。”

  原来当时属于门阀政治的顶峰,社会阶级观念深植于心,唐郡公属于高门贵族,居于最上层,而周曜和詹隆最多算寒门,高门和寒门之间严格划分,差若天渊,互相通婚、结义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虽然唐郡公下落不明,但当时唐家还是是高门大姓,如果沈浔娶周曜之女为妻,与詹隆之子结为兄弟,不仅对于周曜詹隆是巨大的恩惠,更是对于他们背后整个家族来说都是鱼跃龙门一般,从此周、詹二氏的宗族地位将提升一个台阶。

  沈夫人正色说道:“唐家被冯跋灭门,如今哪是什么名门望族。妾身只知道如果没有二位相助,我和浔儿早已性命不保。今日之事,二位就休要推辞。”

  众人相持不下,周曜只得说道:“如今群雄逐鹿,战乱不已,人命轻薄,一切都没有定数。浔儿又年岁尚小,要不我们就先答应夫人此事,待大家团圆以后,我们再为他们的操办仪式如何?”詹隆也在旁连连点头。

  沈夫人高兴道:“那此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浔儿快参拜你义父和丈人。”沈浔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如今有了亲人,也是非常激动,恭恭敬敬地对詹隆、周曜行了大礼。众人喜气洋洋,依次到西沟村各族各家上门拜会、恭贺新年,在这正月元日的小庙村里,颠沛流离的一家人终于体会到了阖家团圆的温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合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合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