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恶诅痕,再遇江澄
汪叽2020-03-29 17:023,232

  魏无羡带着金凌下行路岭,可奈何这副女子的身体实在是差,金凌长得又壮,没走一会儿便没力气了,将金凌安置在一棵大树旁,掀开裤腿一看,发现金凌身上有恶诅痕。魏无羡顿时就慌了,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直接扒向了金凌的胸口,还好,恶诅没有蔓延到胸口。

  像这种恶诅,魏无羡没有办法帮他治疗,好在有一些恶诅魏无羡可以转移到自己身上。金陵是师姐的儿子,她管不了那么多了。魏无羡画了一张符,将恶诅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在转移的过程中金凌醒了,他看着自己胸口的衣服被扒开,想要破口大骂之时,直接被魏无羡堵住了嘴巴,“闭嘴,别说话。”魏无羡虚弱地说。待到金凌看清楚自己腿上的黑气慢慢褪去了,才发现原来魏无羡是在救他,心中暗暗惊讶。

  原本魏无羡已经奔波了一天,又驮着金凌走了那么久,体力本就不支,将恶诅转移到自己身上后,便晕了过去。

  魏无羡再一醒来,就已身处在一家客栈了,眼前的人便是江澄,还有仙子。魏无羡看见仙子后,整个身子立马绷了起来,但还是硬撑着坐了起来。

  江澄看到她醒了,本想上前去扶一把,可奈何这手迟迟也伸不出去。只好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你醒了?”江澄问道。

  魏无羡的眼神很慌张,不敢看向他:“多谢江宗主,小女现在有要事在身,便不便多留了,上一次在大梵山……想来江宗主也不会把这点小事记在心上,小女就此别过。”说完,正起身要走,江澄连忙让仙子拦住她的去路。仙子对着魏无羡狂吠,着实将魏无羡吓了一跳,慌乱之中大喊了一声“师姐。”

  “魏无羡,你还要瞒我到多久?你还敢叫师姐,您老人家脸皮真是厚啊,夺舍也要夺一个女子的身子,还真不愧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江澄气恼的说。

  魏无羡嘟囔着说:“上一次在大梵山上,你不是用紫电试过了吗?”

  江澄冷笑道:“你这夷陵老祖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竟然让一位女子甘愿献舍,你若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当年在不夜天城,你为何没有护好师姐?”

  魏无羡一提到师姐,心中便堆满了伤感:“这一次献舍和不夜天城都是一次意外,在不夜天,我,我只是……”

  江澄又说:“意外?那一次意外可是要了我师姐的命啊!你和我保证过你能控制的住的。哦,对了,您老人家贵人多忘事,又怎会记得你向我保证过?但你应该不会忘了在大梵山上对金凌说的话吧,没有父母管教,魏无羡你骂的好啊,你骂得真是好,金陵没爹没娘到底是谁造成的,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魏无羡听了后,心里很过意不去,本想开口辩解,但那后半句话硬是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江澄见她这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时门外有人敲门,喊着舅舅,应该是金陵了。

  “舅舅,我有事情和你说。”听金凌的声音没有半点虚浮,大抵是好了。

  江澄气冲冲的开门道:“刚刚怎么不说?”

  “你刚刚不是还在凶我吗,所以我就不想说。你听不听,不听我走了。”金陵也是继承了他爹傲娇的本性。

  “有话快说。”江澄很不耐烦。

  “我今天看见温宁了。”

  “什么时候,在哪里?”江澄听到温宁二字不由得语气重了点。

  “就今天上午,我见那行路岭异常奇怪便上去查看,那半山腰上有间草屋我就进去看了看,谁知我刚进去他就破窗逃走,我听见了铁链的声音,所以猜想他就是温宁。”

  江澄立刻就出去吩咐下属大抵是准备去看看了,可是突然又折回来用紫电绑了魏无羡。

  又对金陵说:“把她看好,要是丢了我就打断你的腿。”说完又走了,还留了几人一同看管魏无羡。

  金陵让他们看住门口,从窗户进去收了魏无羡身上的紫电,两人一同从窗户逃了出去。

  “喂,你这样把我救出来不怕你舅舅打断你的腿吗?”

  “我舅舅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真的打我,现在既然已经把你救出来了,你还是快走吧,要么不要出现在我舅舅面前,要么就叫含光君把你护好。”毕竟魏无羡救了他说话自是比以前客气了点。

  “呃,你知道你舅舅为什么这样恨我。”

  “不是恨你,是恨和魏无羡有关的人。你那天公然招出温宁自然我舅舅记住你了,要不是有含光君护着你,你早被紫电抽死了。”

  “那你不怀疑吗?”

  “你要是被夺舍紫电一抽便可试出来,但当时并没有所以姑且相信你了,但是你以后还是不要走那种邪门歪道了。”

  “嗯。”

  金陵救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魏无羡想问的也已经问我了,金陵转身就要回去。魏无羡还有一句话要说,堵在嘴边,见金陵要走便也没有那么多顾虑。

  “金陵,那个,对不起,那日在大梵山上……”

  金陵背影顿了顿,转过身又道:“无妨,你那日说的比其他人客气多了,但你也是第一个和我道歉的。”说到这金陵似是有些感伤,但就一下眼里又有了光彩。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就是没有父母, 但是我要别人睁大眼睛都看清楚,即使这样我也不必任何人差。”魏无羡很欣慰,很高兴,这才是师姐的儿子啊。

  突然魏无羡想起来,自己和蓝忘机的约定,想必他已经等了很久了,再不去恐怕蓝忘机就要出来找人了,“金凌,今天谢谢你将我救出来,我现在有事,要走了,你也赶紧回客栈吧,小心被你舅舅打断腿哦。”魏无羡笑着和金陵说,然后就走了。

  此时蓝忘机正站在桥上,眉头紧锁,看见魏无羡来了眉头才稍稍放松了些,可看到魏无羡一跛一跛的走过来,脸瞬间又黑了下来。

  当魏无羡走到他面前时,他二话不说就掀起了魏无羡的裙摆,看到恶诅痕时眉头不禁缩了一缩,魏无羡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连忙将他拉起来,将自己的裙摆整理好。

  蓝忘机:“金凌身上的?”

  魏无羡点了点头。

  蓝忘机:“遇见江晚吟了?”

  魏无羡又点了点头,摸了摸鼻子说:“人生在世,哪会有不遇见的呢?”

  蓝忘机看了看她说:“走吧,还有正事要办,我背你。”

  魏无羡拒绝道:“我才不要,大男人还要人背。”

  蓝忘机说:“可你现在是女子,况且你以前也说要背我的。”

  魏无羡说:“我怎么可能要背你?”

  蓝忘机说:“果然这些事你总不会记得。”他也容不得魏无羡多说,直接蹲下来教魏无羡抱了起来,魏无羡也不好反驳,就任由他这么背着,也不知为何,在他怀里,她的心总能安定下来。

  他们来到了一家客栈,蓝忘机将魏无羡放了下来,将她扶到一个小屋子里,那间屋子好像是已经被打点好了的,里面还坐着着一个陌生的老朋友。

  那人正是聂怀桑,蓝忘机拿了两壶酒给魏无羡,魏无羡边喝酒边提问,果然聂怀桑只能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果然还真是一问三不知。蓝忘机只好把那天割破的衣服脚拿给聂怀桑看,聂怀桑才将吃人堡的真相告诉他们。

  “含光君,还有这位姑娘,我,我这该说的也说了,不该说的也都说了,你们可千万不能传出去啊!不然……”不然这仙门百家日后怕是再也没有他清河聂氏了。

  “不会。”有蓝忘机的承诺自然是不会,不过……聂怀桑看了看魏无羡。

  “有含光君的承诺我自是信的,不过这位姑娘。”聂怀桑战战兢兢的看着魏无羡,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放心,我是含光君带来的人,自然是含光君说什么就是什么。”魏无羡坚定地对他说。

  有了两人的承诺,聂怀桑的心也算是稍稍放下了点,这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才肯回去。

  聂怀桑走不久后,那剑灵就突然躁动起来,两人又合奏一曲安息,那躁动的剑灵才慢慢平静下来。

  蓝忘机走过去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掀起裙摆一看,皱了皱眉头,半晌道:“先出恶诅吧。”

  魏无羡赶忙收回腿道:“我自己来吧,蓝湛你以后能不能不要随便翻我裙摆,我现在是一位女子,我不要面子的呀!”

  蓝湛立即红了脸,魏无羡看着自己腿上的恶诅痕,思绪又飘到了别处,在想别的。半晌喃喃自语道:“那剑灵明明前几日并无异动,怎的今日又会突然躁动起来。”

  “是你腿上的恶诅痕。”蓝忘机一语道破,仔细再想一想前几天也确实都是并无异动,就今天突然躁动,怕是只有今天从金陵身上转移过来的恶诅痕刺激着了。

  “这金陵身上的恶诅痕肯定是从聂家的祖坟里沾染的,这么说那剑灵和清河聂氏有关联啦,等明天怕是又要去一趟那里了。”“嗯”魏无羡答应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情令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情令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