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咱俩换换
种下一颗菠萝萝2020-04-28 10:053,353

  “下次考试,我一定会努力超过你的。”

  不是“这次”而是“下次”的原因是千灯自己对这次月考也不是很有信心。

  由于千灯说话的声音不算小,江神尧周遭又本就安静得可怕,因此不少回到自己座位上的同学也听见了千灯的豪言爽语,相互交头接耳说什么“2班的书呆子向江神下战书了好有勇气”之类的。而被人当面下了“战书”的江神尧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千灯,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确认到底是不是眼前这个人在说话,然后表情和语调都毫无波动地说了一句“加油”就把头转过去了。

  咦,这不是……?

  直到刚才,千灯才把年纪第一江神尧和之前帮她找路的“白色飞鸟”以及楼梯上的“砹”同学对应起来。不知道江神有没有认出自己就是当时在楼梯上背不下卤素的人,应该是认出来了吧,不然怎么会有那么一瞬间诡秘的停顿,似乎在疑惑“连卤素都被不全的人竟然也敢向我发起挑战”之类的?本来头脑一热,当面对别人说“我一定会不里超过你的”什么的已经够羞愧的了,发现自己还被对方抓住过“小辫子”更是让千灯觉得无地自容。

  完蛋了,脑子里全是氟氯溴碘砹,背的什么《逍遥游》、《阿房宫赋》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千灯在脑子一片混乱的情况下接过监考老师传下来的卷子,不过还好她有记得叶上妙写语文卷子的习惯:先看作文题。把卷子翻到最后一页,千灯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材料上,在心中逐字逐句地默念材料,通过这种方法,千灯的内心才渐渐平静下来:稳住不慌,先把这场试考好。

  找回了理智,古诗文也都乖乖地回到了千灯的脑子里。一套卷子做下来,千灯自认为之前的语文突袭效果不错,古诗文阅读和文言文阅读最是得心应手,作文由于耗时比较长,也没有老师评分,千灯就没怎么练习,好在她灵机一动契合论点写了一篇骈俪文,也不知道阅卷老师会不会看好,反正千灯写得酣畅淋漓,颇有一种十二岁时以科举题目写千字文时的豪气。

  早上考语文,下午考数学和英语,晚上考理综。

  每逢考试,食堂的人就会变多,因为大家都想临时抱佛脚,尽量缩短用餐时间,好多看几个考点,万一考试考到了呢?千灯没有经验,收拾东西慢了,下楼的时候被食堂前所未有的人潮吓了一跳。每个窗口的人都不少,甚至看不见都是什么菜,大家就只是看着哪个队人少一点就跟着排。千灯环顾了一圈,依着印象找到了大概卖米饭菜的窗口,挑了一个队伍短一点的排上。

  有人插队,有人一个人打好几个人的饭,排队的时间被无限期延长,千灯想闲着也是闲着,就开始在脑海里回想三角变换的公式和各种函数的导数公式,就连圆锥曲线的公式也回想了一遍才排到稍微能看到一点窗口的位置。

  千灯探头想看看今天中午都有什么菜,结果很是失望:只剩一个白菜、一点青菜和豆角,而千灯前面还有两三个人。于是千灯不再背公式,而是默默祈祷前面的人不要把青菜和豆角都点走,哪怕这两样只留一样也好。结果表明,食堂阿姨和前面的同学并没有听到她虔诚的祈祷,轮到千灯的时候只剩下每人爱吃的白菜了。食堂阿姨也懒得问,直接一勺白菜、一勺白饭盛在餐盘上,按机器输入价钱,再盛下一份“双白套餐”,示意你赶紧刷卡走人。

  唉,总好过干吃白饭。千灯认命地刷卡,端了餐盘走人。然而点餐的人多,意味着吃饭的人多,排不上队也就意味着找不到座位,实在是一步慢步步慢。在女生区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空座的千灯无比懊悔:那个笔为什么就非得收到笔袋里,回去再收不是一样吗?那个书包,为什么非得现在拿,吃完饭回去再拿不是一样吗?

  第四次经过男女生区域之间的过道的时候,有人在千灯身后喊她:“没头苍蝇一样,你干嘛呢?”

  听语气似乎是宋季燃,难道他也在考试这天选择在食堂吃?

  千灯回头,果不其然就是宋季燃,端着一碗包子,手里还拿个一个在啃,无奈道:“我找位置呢。”千灯一歪头,示意宋季燃看一眼女生区人满为患的现状。

  看见宋季燃手里的包子千灯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排包子,包子还方便携带一点,可以拿到教室吃,米饭就不行了。

  “你中午就吃个白菜?”宋季燃瞄了一眼千灯的餐盘,语气很是嫌弃,“正好我没排到白菜,咱俩换换吧。”

  不等千灯反应,宋季燃接过餐盘,把包子碗往千灯手里一塞就走进了男生用餐区。

  排包子的人比排白菜的人多了去了,何况听他刚才那个语气分明就是不喜欢吃白菜,只不过是照顾千灯,想让她方便一点才非要跟她换的。

  欠他一个人情,千灯决定月考的卷子一定用心多给他讲两遍。

  下午的数学和英语答起来就不太顺利。数学时间紧迫,试卷难度不低,而千灯虽然很努力,对一些知识点的掌握终究还是不够熟练,第一时间判断跳过的题目到后来也没剩多少时间思考;英语阅读好一点,听力听得千灯云里雾里,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下一题,基本全靠直觉。

  经历过这一番锤炼,千灯觉得自己狠话放早了,想超过江神尧,这次考试不可能,下次考试看起来也不太可能。

  还有一件事情让她更加想让今天重来一遍,那就是考数学和英语的间隙,白雨鹭特意从3考场找了过来。

  经过上周五的事情,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谊进展神速,已经到了相互喊着上厕所的地步了。

  刚考完数学,千灯还想着导数答题最后一问怎么到最后也算不出来,白雨鹭跑过来敲敲千灯的桌角,弯下腰一脸兴奋却又特意压低了声音地问她:“诶,那件事真的是你干的啊?”

  此话一出,千灯立即明白了她指的是哪件事,她赶紧看看眼江神尧的座位,幸好当事人之中的另一位已经出去了,不然千灯简直要以头抢地才能缓解心头的悔恨了,“是我干的没错,别提了。”

  白雨鹭比了个大拇指,“牛人,真牛,咱们学校敢当面呛江神的你还是第一个,大姐出名以后记得罩我。”

  不说千灯根本不想出名,就算出名也不想以“那个不自量力挑战年纪第一的”的名号出名。

  闲扯了几句千灯就赶紧送走了白雨鹭,她走的时候刚好和回座位的江神尧擦肩而过,白雨鹭在背后指指江神尧,冲着千灯挤眉弄眼,还握拳让她加油,千灯只好当作没看见。

  由于很多人晚饭都选择不吃,食堂的情况比中午好了不少,千灯稍微垫了一点,怕吃太多影响脑部供血。即便如此,晚上的理综也就只是将将卡着收卷的铃声写完,尤其是物理,题多分多,一道磁场题让小球绕来绕去,也让考场里一群人像患了什么疾病,或者是跳什么奇怪的手势舞,在那里来回比划找方向。

  理综是月考的最后一科,这就意味着考完这一科就可以全心全意地迎接接下来为期两天的运动会了。即便是在云集了学校成绩最好的尖子生的一考场,气氛也是有些浮躁的,毕竟这是大家高中时代最后一次运动会,运动会之后还连着一个小长假。

  全考场,夸张一点说全校,对于运动会最无感的恐怕就要数千灯了。班级队列没排上她,后来怕影响大家的队形也就没有加入;报名项目也没有她,没用上无妨答应的假条,大家都很积极,基本所有的项目都报满了,也基本所有人都有项目在身;这正是因为大家基本都有项目,写加油稿、照顾参加项目的同学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无所事事”的千灯身上,这能给她的参与感加上5分……吧?

  运动会第一天,开幕式就耗进去了将近半天。千灯坐在看台把所有班级的节目和队列看了一个遍,唱歌跳舞都是基本项目,玩偶装比较可爱,诗朗诵稍显刻板,最让人震惊的是2班的喊口号、变队形并不是最无聊的,最无聊的是居然还有的班表演广播体操?主席台旁边一个大大的显示屏,把同学们生无可恋的表情无限放大,还贴心地挨个给了特写,可能导播比较喜欢这个节目吧。

  为了方便千灯准备稿子和接应同学,班长特意复印了一份比赛时间表和参赛人员表给千灯,千灯大概浏览了一遍,发现宋季燃居然报名了男子3000米?她一度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多看了一个零,但事实表明她没有看错。于是那天直到宋季燃的项目开始,千灯都以一种仰慕的眼神看他,看得宋季燃毛骨悚然。

  运动会的加油稿写起来都差不多,千灯大概听了几篇心里有数之后文思泉涌,写了一篇又一篇,她的字好看,写得也好,被念到的频率也很高。去主席台送完上一个项目的稿子往回走的时候,千灯听到广播站喊话:“请参加高三男子组3000米的同学尽快到检录处检录……”

  3000米,那不就是宋季燃的项目吗?千灯快跑了两步穿过跑道,正巧遇见要去检录处的宋季燃。千灯还想着是不是该说句“加油”,宋季燃就毫不客气地叫住她,“帮我拿下外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才女高考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