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燕暗绝
浮生往梦2020-10-21 16:043,563

  时过境迁

  燕国的天气逐渐转凉,燕王修的身体每况愈下,成天躺在床榻上咳嗽。

  身边的妃子忧心忡忡,她们的出路在哪里?

  门外响起敲门声,燕王修拖着衰老的声音命令:“进……”

  大门打开一股寒风吹进来,令燕王修再次受凉,咳嗽更加猛烈。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他的状态又好了许多,有些回光返照的意思。

  “燕王,你想好了吗?究竟要不要和我们合作?”

  燕王修心中五味杂陈,他已经不堪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一个小小的传话使者,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威望,甚至已经开始变成一只任人摆布的傀儡了!

  生命弥留之际,燕王修忽然有些看透世态的明悟,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缓缓说了一句:

  “我已经老了……”

  意思嘛,就是我已经不想有什么作为,就这样吧。

  “燕王修!”

  隐使者正色,他威严的看着病榻上的燕王修,没有下者的尊重,一时间无法令人分清楚究竟谁是君。

  “大胆!”

  旁白的宦官公鸭嗓响起,诟骂使者:“好大的胆子,燕王的名讳是你可以随意称呼的?”

  宦官外厉内荏,同样惧怕不已。

  “算了算了……”

  燕王修摆摆手,他体内一口痰化开,说话出气也顺畅许多。

  “我已经老了,不想有什么作为了,什么争斗,都已经与我无关,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躺着……”

  燕王修驱赶使者,使者无奈,只能离开,他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原本准备妥当的,洽谈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如今却这样终止了合作。使得隐乘胜追击的计划失败了!

  没有办法,使者必须赶快将消息传递回去,以等候下一步的指示。

  而就在这是,吴义喝司徒拂也聚集在一起,正在共商大计!

  “王上的日子不多了!”

  吴义沉着脸说出这样一句话,他这段时间去找过燕王修许多次,但每次都被拒之门外。

  这令他气愤不已,每次去,燕王修都在和隐的使者谈论,丝毫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而就在今天,使者又进宫了,这令吴义感觉到了危险。事不宜迟,他决定要动手了。

  “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呼风唤雨的燕王吗?”

  吴义冷哼一声,如今他才是代郡和辽西真正的王,燕王修已经被他架空了。

  但是,吴义还是只能当一个暗网,他摆脱不了暗中身份,无法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想要继续呼风唤雨,那就只有扶持那个刚刚诞生,还在襁褓之中的王子!

  可是王子的身体也单薄,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如今,也就只有拥立王子了!”

  司徒拂开口,他也感觉到了危机,如果燕王修死了,那么他又该何去何从?

  “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可是……”

  司徒拂意有所指,但没有开口明说,而吴义却已经懂了他的意思。

  心一狠,吴义破口大骂:“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落难是要我,现在想要抛弃我,不可能!”

  吴义下定决心,他要进宫去!

  “请禀报燕王,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他说。”

  “燕王已经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他。”

  “事情拖不得!”

  “王宫之内,不得放肆!”

  “你才放肆!”

  吴义勃然大怒,他一把将两名宫人掀翻在地,一脚踹开大门,大步走进其中。

  寝宫之中,燕王咳嗽愈演愈烈。

  吴义提着剑大步走进来,没有人敢拦着他。

  “放肆!”

  凭着最后一口气,燕王苟延残喘的怒骂:“你进来干什么!”

  吴义冷冰冰的恭敬,声音之中没有半点恭敬之意。

  “王上年事已高,请立继承者。”

  “孤还没死!”

  “请立继承!”

  “给我滚出去!”

  “请!”

  “放肆!”

  “玛德!”

  吴义勃然大怒,这死老头正把自己当人物了,他不再恭敬,抽到砍在燕王身上。

  “请燕王立新君!”

  “请燕王立新君!”

  “立新君,立新君,立新君!”

  吴义一通乱砍,燕王已经归西,身体只剩下一堆肉泥。

  吴义,将燕王修杀了!

  周围宫人奔逃,也被蓄势待发的暗网成员追上去,一刀一个,全部就地格杀!

  当日,王宫之中就传出噩耗,燕王修死了,立尚在襁褓中的王子为新王,有大将军司徒拂和大司马吴义共同辅佐。

  消息立刻被各种渠道传到了燕都蓟去。

  燕王修死了!

  父王死了!

  虽然这一刻,姬瑜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但是却依旧久久不语,他站在高高的露台上看向代郡方向。

  他不是一个绝情之人,这一刻他只有茫然与困惑。

  自己在干什么?

  自己未来应该干什么?

  这一刻,姬瑜困惑不已,这么多年,他的目标,就是统一燕国,将父王抓住。

  但当得到父王身死的消息,他茫然了。

  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统一燕国,指日可待。

  接下来呢?

  当一个好君王,好燕王?

  可是他连父亲的祝福与托付都没有!

  这些年来,他一直以统一燕国为目的而努力着,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统一燕国之后,自己应该做什么。

  露台下,辛柯已经到了,但他看着燕王瑜那孤单的背影,却始终没有办法迈开步伐,走到他身边去。

  “大人,您快去安慰安慰王上吧,他已经这样一天了。”

  辛柯沉默叹息,他最终还是没有登上露台。

  “算了,让王上自己想想吧,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待一会儿。”

  辛柯离开了,不久之后,燕王后也来了。

  她默默地走上露台,为姬瑜披上衣服,在背后搂了他站了一会儿。

  姬瑜恍然

  或许,妻儿家国,就是他努力的意义。

  即便有此心,但他此时依旧无法振奋精神。

  “我没事,你回去吧。”

  姬瑜开口,燕王后也就只能任由他。

  夜幕降临,露台上开始变得寒冷起来,王后给他披上的衣裳带来温暖,衣服上存留的清香,在这一刻终于打开他的心房。

  那股清香钻入体内,给了他动力。

  姬瑜,他振作起来了!

  “传令下去,燕国境内,缟素一月。”

  虽然,他没有得到父亲的认可,但是姬瑜还是以君王之礼祭奠燕王修。

  “父亲,您在最后一刻,有没有想起过我?”

  姬瑜慢慢走下露台,心中满是哀伤。

  姬瑜不知道,他的父王,在生命中最后一刻,被人乱刀砍死,并没有时间想念他。

  代郡更北,冬天也更凛冽,身份漂白的吴义拜托了暗中身份,成为了代郡的大司马。

  他与大将军司徒拂共同把持着代郡的权力。

  司徒拂管军,他主观政务。二人一文一武,相互配合。

  但权力是一味毒药,对于吴义这样的野心家来说,更是剧毒。

  吴义和司徒拂二人经历过短暂的蜜月期之后,吴义的凶相也就毕露了!

  司徒拂在上位成为大将军之后,接连遇到了几次小麻烦,算不上刺杀,但却是吴义有意的试探。

  吴义要对自己动手了!

  寒冬腊月,司徒拂坐在家中仔细思索。

  无论是吴义,还是司徒拂,其实都是对权谋手段知之甚少的小白。

  他们之所以能够上位,主要是因为运气,如果他们身在燕都之中,怎么可能玩的过那些权谋高手?

  燕都的权谋高手有多厉害,从司徒拂面前的说客就可以看得出来。

  自己前一天遇到风波,他们立刻登门拜访,这其中衔接完美,几乎让司徒拂觉得给他制造麻烦得,实际上是燕都的人。

  “事实就在眼前,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个道理,我想将军比我懂吧!”

  司徒拂不言语,他当然懂这个道理。

  他也没有对吴义抱有什么幻想,只不过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吴义罢了。

  “想要对付吴义,这很简单!”

  所谓的权谋高手,实际上就是一种生意人,他们能够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以最刻薄的言语刺激你,最后再给你提供帮助。

  从你身上攫取一大笔利益之后,你还要感恩戴德的恭送他们,因为他们救了你的命!

  司徒拂已经开始步步走进其中了。

  他神情一动,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说客抿嘴一笑,喝了口茶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

  “吴义,终究是暗中的人,好大喜功且目光短浅,燕国百姓对暗中的人深恶痛绝,只要将军抓住这个机会,大肆宣扬吴义的身份问题,不久之后,他就会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且现在时间仓促,吴义定然没有办法立刻漂白自己的身份!”

  司徒拂神情一动,他立刻认同了这个方法!

  欲望是毒药,他也已经中毒了。

  “你究竟是哪一方的说客?”

  最后,司徒拂问了一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说客代表谁?

  燕都还是长城?

  燕王还是岳易,又或者是燕都之中的某一个人……

  说客没有说话,他将茶杯倒满,茶叶在其中浮浮沉沉。

  “茶杯是君,茶水是民,茶杯的容量大小决定了百姓的多寡,而所谓的达官显贵,不过就是这茶水中浮浮沉沉的茶叶。”

  “茶杯翻了,茶叶也就散了。茶水满了,茶叶同样要溢出。”

  “只有茶叶们相互协助,抱团取暖,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因为烹茶之人,他想要得到一杯上好的茶;但是茶水的好坏,又取决于茶叶的质量。”

  弦外之音就是,我即代表燕王瑜,也代表燕都之中的某一些势力。

  司徒拂虽然是个小白,但他并不愚笨,他听得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说客说的没错,他不但需要成为燕王瑜的臣子,也需要成为燕都的一份子。

  茶杯被推到自己面前,犹豫片刻之后,司徒拂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

  “代郡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回禀大人,已经成功了!”

  “很好!这次你功不可没,当奖赏……”

  “多谢大人。”

  ……

  “启禀王上,代郡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很好……”

  代郡

  吴义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他这一辈子历经坎坷,到了晚年终于能够重新回到光明之下!

  但是……但是现在他又一次跌入谷底,根本来不及让他好好享受一下!

  宫外,愤怒的燕民已经将宫殿包围,他除了手中的王子别无所有!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和这王子了!

  他死定了,燕民无法接受他的暗网身份!

  他已经众叛亲离!

  “司徒拂!”

  吴义喊出了生命中最后三个字,毒药发作,他气绝身亡。

  王子落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和吴义在宫殿里空了一天一夜,已经冻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