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仙灵山
我吃二大碗2020-04-30 17:424,073

    恍惚间又两日过去,肃亲王和夏雪夏莹两姐妹已经启程流放于炀关,据说一路上不仅劳累困苦,肃亲王还对二人动辄打骂,日子过得十分凄惨。

    

  而婶婶因为爱女心切,活生生闷出一身病来,直到夏歌去往仙灵山还没有见好。

    

  夏歌没有对婶婶动手,因为她明白,让夏雪不好过,那便是对婶婶最好的报复。

    

  当日一早,夏歌便动身去往仙灵山,想来还有两日才到考核的日期,夏歌遣散夏林安排的护卫,一人独行,见识着沿途的风土人情,考核的前一日,正好到了仙灵山脚下的仙灵镇。

    

  仙灵山,是人界最为神圣的地方,它不仅仅是人族修炼的学堂,更是维系各族和平的关键所在。

    

  仙灵山由五位长老执事,大长老神族朱岩,二长老仙族柳覃,三长老人族风越,四长老人族言暮,五长老精灵族南无月,平日里教授人族修炼之道,若有跨种族矛盾发生,也会由五大长老联合处理。

    

  作为人界和仙界的交汇处,仙灵山灵气充盈,群山延绵不绝,总共分为了七大峰。

    

  位于最中间的那座为主峰,主峰上有着仙灵山的主殿,会议所,藏书阁,审讯间,以及仙灵山弟子的比试台,主峰后是一望无际的森林,灵兽毒物数不胜数,一般作为弟子考核训练所用。

    

  主峰左右分别紧邻三所山峰,其中有五座为仙灵山五大长老以及其弟子的居所和训练场地,而离主峰最远的那座,便是仙渊大祭司楼笙的住所,名为楼兰峰。

    

  夏歌一身白衣,墨发高束,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目光在七座高峰上来回打量,最后停留在楼兰峰上,那便是她的目标。

    

  不过,楼笙作为客卿长老,从来不收徒,因此夏歌的目光落到与楼兰峰紧邻的那座山峰之上。

    

  “那是无月峰”,有声音在身旁响起。

    

  夏歌回头,就看见一男子顺着她的目光,落到那无月峰上,同样是一袭白衣,可他却是丰神俊朗,比夏歌多了不止一分的贵气。

    

  似是察觉到夏歌的目光,男子颔首施礼,“在下尹睿,江南尹家!”

    

  江南尹家,富豪之家!

    

  夏歌看着一脸笑意的贵公子,简单回礼,“夏歌!”

    

  许久没有等到夏歌自报家门,尹睿轻咳一声缓解尴尬,目光再次落到无月峰上,“想必夏兄也是想拜无月长老为师?”

    

  “嗯”

    

  “真是巧了,在下也是,这无月长老虽然说专注修医道,可是毕竟是精灵族后裔,身份地位摆在那,虽然修为不如其他几位长老,但是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最主要的是……”,尹睿凑到夏歌耳边,“最主要的是,他那里弟子不多,收徒门槛低,容易被选上,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来的!”

    

  面对尹睿的靠近,夏歌下意识躲了躲,他所说的,夏歌事先都已经了解清楚了,无月峰主人,南无月,是仙灵山五长老,精灵族后裔,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一双灵眸能看透世间虚幻,在医道上的修为更是让人望尘莫及!

    

  但即使如此,众人几乎都崇尚仙神修炼,对于医道并无兴趣,这也是南无月手下弟子稀少的原因。

    

  而且想要拜师南无月,几乎没有什么门槛要求。

    

  有了这些参考,夏歌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明日的考核,她尽量做到不突出不落尾,悄悄隐藏在不高不低的成绩里,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进入无月峰,然后再开始自己的复仇计划。

    

  想到这儿,夏歌的眸子里划过一道犀利的寒光。

    

  “夏兄,夏兄?”

    

  尹睿的声音将夏歌的思绪拉回,夏歌回身看向尹睿,一脸抱歉的神情,“真不好意思,在下忽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办,先行告辞!”

    

  “好,那夏兄我们明日再见”

    

  尹睿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夏歌神情淡漠,径自离开,没人注意的是,尹睿看着夏歌的背影,脸上原本的笑意收起,黑眸逐渐阴沉,唇角微勾,“这般香味,看来是美人无疑啊!”

    

  夏歌自然是没注意到这一切,对于如今的夏歌来说,除了复仇,其他人和事,都与她无关!

    

  接下来的时间,夏歌将整个仙灵镇逛了一圈,将地形转化为地图深深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漏下每一个角落,以防不时之需。

    

  眼看已是深夜,夏歌朝着自己过夜的客栈走去,一路上仍旧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夏歌看着四周的摊贩,不由得咋舌,果然是仙灵山,就连酒楼小二的修为都在自己之上。

    

  突的,原本的喧嚣渐渐消失,夏歌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也无法动弹,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安,她被人控制传送了!

    

  果不其然,等到再次恢复知觉,她身处的地方,已经不再是喧嚣的集市,而是寂静的深林。

    

  夏歌灵力幻化出一柄长剑,紧紧握在手中,目光落到身前不远处,一道黑色身影之上。

    

  夜色深沉,夏歌只透过月光依稀看清来人的轮廓,看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你是何人?”夏歌开口,手中已经凝结灵力,攻守两益。

    

  “来杀你的人”,那人一个回身,身影突的就出现在夏歌面前。

    

  好快!

    

  夏歌一个翻身想要逃离,却被那人随手捏出的结界困住,这就是实力的区别,实力悬殊,夏歌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看着用尽全力也无法破界的夏歌,那人眼中划过一抹嘲讽,“不过是个弱小的人族而已,竟然还让我走一趟。”

    

  “你到底是谁?”夏歌一双黑眸如同小兽一般冷冽犀利,快速寻找着结界的弱点,她看不透那人的修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想要杀死自己,易如反掌。

    

  “罢了,来都来了,就杀了吧”,那人语气轻松,似乎杀一个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看着那人手中渐渐汇聚起的灵力,夏歌右手藏到身后,暗自运行堕神诀,希望出其不意能救自己一命。

    

  然而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光亮破空而出,那人的身影突的被击飞,然后在半空一声惨叫,身形突的炸开,化为丝丝灰烬消失不见。

    

  形神俱灭!

    

  这一切来的猝不及防,夏歌都愣在当场。

    

  身形一轻,夏歌感觉到周身没有了结界的压力,闻着空气里的血腥味,夏歌的目光在在四周搜寻,却始终没有寻找到任何人的踪迹,她只好朝着虚空行礼,“多谢救命之恩,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没有任何回应!

    

  许久都不见回应,夏歌明白了救她那人不愿出面的意图,朝着空气再次颔首施礼,“多谢!”

    

  没有多余的话语,夏歌指尖灵力一现,符纹一出,身影消失不见。

     

  而黑暗里,缓缓走出一道身影,看向夏歌离开的方向,黑眸里满是惊喜激动,然后渐渐变得忧伤痛苦,最后化为一声悠长的叹息,身影一晃,也消失在原地。

    

  待到恢复寂静,又一道白影才不紧不慢的从丛林深处走来,眉头轻皱,将手中的药草扔回身后的背篓里,径直向前走去,而他去的方向,正是楼兰峰。

    

  圆月高悬,楼兰峰上,仙雾缭绕,有竹楼静静伫立,桃花遍地,清香四溢。

    

  花间亭楼,楼笙一身白衣,墨发肆意散落,幽深的黑眸看着满天星辰,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玉杯,思绪深远。

    

  灵力波动,楼笙黑眸微抬,看向门口的方向,唇角微勾,“你来啦!”

    

  “是呀是呀,你倒是闲情雅致,还在这里喝着小酒赏着月,哪像我劳碌命,一天到晚连口水都喝不上!”那人径直走到楼笙身旁坐下,将竹篓小心翼翼放到一边,这才一把抓过一旁的水壶大口喝了起来。

    

  楼笙的目光在他竹篓里一番打量,手指轻轻一勾,一朵三色堇便落到他的手中,他目光流连,不知所想。

    

  但对面的男子一看见他手中的三色堇,一个跳身将它夺了回来,又小心翼翼的放回竹篓里,目光在楼笙身上打转,最后连竹篓也藏到身后。

    

  这家伙可是个土匪,自己的宝贝儿可得收好了!

    

  看着对面人一副防贼的模样,楼笙眉头一挑,一脸嫌弃,“南无月,最近无月峰遭贼了?怎的越发小气了?”

    

  没错,对面人正是仙灵山五长老南无月,也是楼笙在这世间,唯一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哼”,南无月一身冷哼,将竹篓藏的更结实了些,“是啊,前段时间不知道是哪个小贼,硬逼着我帮他恢复功力,一整个无月峰的药材都被糟蹋完了,所以我这才逼不得已去了后山采药。”

    

  接受到南无月的吐槽,身为正主的楼笙脸不红心不跳,小酒入口,默不作声,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

    

  反正修为已经尽数恢复,他也不需要什么药材了!

    

  南无月早就习惯了楼笙这幅打死不承认的模样,也懒得跟他一般见识,正好跟他说起刚刚看见的怪事。

    

  “哎,我和你说,我刚刚看见一桩怪事,一个神秘高手去杀一个人族丫头,然后被又一个神秘高手冒出来杀了那个神秘高手救了那个人族丫头,最主要这个人族丫头我还看不出她的修为,而且那两个神秘高手一看就不是人族,你说奇怪不奇怪!”

    

  听着南无月饶舌根的话,看着南无月期待他回应的眼神,楼笙皱了皱眉,说的什么玩意儿?

    

  不过说起人族丫头,楼笙眉头又是一跳!

    

  “明日是学徒考核的日子,你早点回去休息,准备好接收新学徒吧!”

    

  转移话题!

    

  “我能有什么学徒,准备不准备都一样,不过说起来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南无月认真的看向楼笙,“你那人族鸡窝头找到了吗?”

    

  此话一出,楼笙端着酒杯的手一抖,看向南无月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寒光,“你也知道?”

    

  南无月身子一个哆嗦,意识到自己暴露了身份,在楼笙注视的目光里,一把抄起竹篓,一溜烟,赶紧溜之大吉!

    

  “你说的对,我是该准备准备!”声音远远传来,早就不见了南无月的身影。

    

  唉……真是,世间最苦的事情,莫过于目睹了尊上最不堪回首的往事!

    

  可那也不能怪他啊,只不过是那小子过来借乾坤镜时,他一时好奇没忍住罢了!

    

  唉……真是,悔不当初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是师父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是师父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