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神族之毒
我吃二大碗2020-04-30 17:422,280

  “小姐小姐,桃花羹好了”,另一边平儿端着桃花羹一脸激动的进了慕容烟的房间。

  慕容烟闻了闻桃花羹,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慕容烟也不是没怀疑过夏歌,可是这几日下来,并没发现什么异常,慕容烟也就见机行事,能利用她的膳食见到楼笙,她十分开心。

  “时间差不多了,我这就给尊上送过去”,慕容烟准备出门却被平儿拦住。

  “小姐等等”,平儿的目光在同样是一身粉色衣衫的慕容烟身上打量,然后笑了笑,手中光芒一现,一株海棠花便静静躺在她的手心,她将海棠花插入慕容烟的发间,然后满意的点点头,“这样的小姐更好看!”

  “这海棠花果真点缀的恰到好处,平儿你真厉害”,慕容烟开心的照了照镜子,然后迫不及待的出了门。

  身后平儿勾了勾唇,还在为自己偷听到夏歌的对话而得意,却不知,夏歌那番话,本就是说于她听的。

  慕容烟快步去了水月亭,楼笙正在亭中静躺,修长的手指翻着书页,悠闲肆意。

  “拜见尊上”,慕容烟颔首行礼过后,将桃花羹放到桌上,“尊上,烟儿今日做了桃花羹,想给尊上尝尝!”

  看着桌上香气四溢的桃花羹,楼笙黑眸里划过一抹笑意,目光接着划过慕容烟头上的海棠,轻轻勾了勾唇!

  终于是忍不住了啊!

  这一幕在慕容烟看来就成了楼笙对她的欣赏,心中顿时欣喜万分,端起桃花羹就走到楼笙面前,“这是烟儿亲手做的,还望尊上品尝!”

  “好”,淡淡的回应之后,楼笙接过桃花羹,在楼宇紧盯的目光下尽数吃下。

  看着楼笙吃的尽兴,慕容烟心里更是欣喜,接过碗碟,一脸笑意,“烟儿看尊上对这桃花羹颇为满意,不如明日烟儿再做一份送过来?”

  “好”

  见楼笙同意,慕容烟更是喜上眉梢,看着楼笙缓缓闭上双眼,似乎准备小憩,慕容烟只好拜礼之后退了下去。

  而就在她身影消失的瞬间,楼笙的眼眸再次睁开,清明一片。

  一旁的楼宇眉头紧皱,一脸担忧,“尊上,这桃花羹……”

  “无妨”,楼笙起身,身影瞬间消失,向着无月峰而去。

  无月峰上,清风徐徐,悬崖边女子一袭淡紫色长衫,目光幽冷,看向远处连绵不绝的山峦,面容清冷绝秀,但周身散发出冷漠气息,生生在别人眼里印刻出四个大字,生人勿进!

  其实,熟人也勿近。

  “大祭司姐姐”,声音远远传来,景珞回眸,看着不远处飞奔而来的南无月,秀眉轻轻皱起,转身就准备离开。

  “大祭司姐姐别走啊”,眼看景珞掉头离开,南无月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跟了上去,“大祭司姐姐住的可还习惯?”

  景珞加快脚步,并不打算理他,她住上来不过几日,但他每日都会问上自己数遍,属实有些聒噪。

  但南无月却好似看不出一般,紧跟着景珞的步伐,“大祭司姐姐,这几日饭菜可还合胃口?都是我亲自去厨房,监督的!”

  “大祭司姐姐,这地方天寒风冷,你衣物可够穿?”

  “大祭司姐姐你……呀!”

  景珞实在受不了他的聒噪,本来走的飞快的步伐突的停下,南无月一个猝不及防直接撞到她的后背,害她一个踉跄。

  “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南无月看着脸色渐黑的景珞,双手一举,一脸讪笑。

  景珞被气得不行,但碍于他怎么说也是仙灵山的长老,只好将怒气压下,“以后,离我远一些!”

  简洁的话语过后,不给南无月丝毫追击的可能,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空空如也的四周,南无月深深叹息,“怎么的,还是我对她不够好吗?不然她怎么还是这般冷淡?对,肯定是对她还不够好,没错,下次得更好!”

  南无月碎碎念着捏了个手诀,等再出现时已经是在自己房门之外,一抬头,就看见院子里坐着的那抹白色身影。

  楼笙正看着那群大白鹅,悠闲自在,时不时丢出一把鎏馫果扔进去,看着大白鹅一阵哄抢。

  “楼笙?你怎么又来了?”南无月眉头一皱,一脸嫌弃的走到一旁坐下。

  楼笙回头,精致的眉头一挑,南无月心头一跳,“这样啊,既然你不欢迎本尊,本尊就去找神族大祭司聊聊吧,说起来,也还是有些交情!”

  果不其然!

  南无月一把拽住楼笙的衣袖,将准备起身的他又给按了回来,笑的一脸狗腿,“怎么会不欢迎您呢??仙渊大祭司光临本峰,可真是蓬荜生辉啊,敢问您此次前来,有何吩咐?”

  楼笙唇角一勾,右手一伸,手掌打开,手心一团黑气涌动,还未说话,南无月已经炸起身来,“好你个老小子,上次你明明说看开了的,怎么又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

  老小子!

  楼笙眉头一跳,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接着问道,“这毒,很厉害?”

  “何止厉害,我告诉你,你若不是神鼎巅峰的境界,你就已经魂飞魄散了,这毒是哪位神族给你的?赶紧去要解药去”

  “神族?”楼笙抓到重点!

  “当然,这毒可都是神族才有之物炼制而成的,分量又下的极重,我可告诉你,虽然不能置你于死地,可是也能伤你神体的,赶紧解毒!”

  “这样啊”,楼笙衣袖一挥,似乎发现了什么猫腻,这个夏歌,果真不简单啊!“可是这毒,不是本尊下的!”

  “什么?”南无月再次炸毛,赶紧一把抓过楼笙的手腕,光亮一现,楼笙的手腕出现一道鲜红的血痕,鲜血涌出被南无月接入玉碗,不到片刻的时间,楼笙的手腕又恢复如初。

  “你怎么不早说?这毒我研究解药还得费些功夫,谁这么大胆,竟敢向你下毒?”

  “不可说”,楼笙坐姿肆意,收回的手轻轻撑住下巴,目光落到南无月的身上,戏谑的神情流转,“无月,你刚刚,叫本尊什么?嗯?”

  一声轻哼尾音拖得老长,南无月端着玉碗的手不觉一抖,“那什么,你这毒十分特殊,我得赶紧去研制解药了”。

  南无月一脸讪笑,一个转身一溜烟跑开!而楼笙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幽深不见光亮的深沉。

  夏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是师父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是师父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