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官薰儿
一人之下2020-07-02 14:202,541

  微风轻拂脸颊,鸟儿放声高歌,新的一天随着旭日如期而至。

  天刚亮,凌尘便起了床,一番洗漱后,前往了附近的落石公园。

  早上是地球修炼最好的时间点,空气污染最低,能达到最好的修炼状态。

  凌尘扫了落石公园一圈,准备找个干净的地方修炼。

  “砰啪轰……”

  刚走几步,忽闻一阵击打声传来,断断续续,力度很强。

  凌尘一愣,循声看去,只见在左上方的木人桩区域里,有一位身穿练武服,扎着马尾的妙龄女子。

  妙龄女子站在那里,身段十分窈窕,如墨般的黑发直泻腰际,眼眸冷冽的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黛眉横翠。

  从她身上,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空灵冷傲的气质,朱唇不染而殷红,眼神不知道投在哪里,仿佛她在看你,仿佛又什么都没能入她的眼。

  此刻,妙龄女子的双手正不断落于身前的木人桩上,动作看似单一,可每一步都显得刚猛脆烈,震脚发劲等动作十分有力,明显是一个习武之人。

  在看着对方挥击木人桩约莫三分钟后,凌尘轻微摇了摇头。

  “虽然挥拳劲力刚猛,但却无法做到收放自如,纵然速度敏捷,可落点偏移严重,总体来说一般,还得勤加练习。”

  不知是不是因为落石公园此时略显寂静,凌尘一这番点评,竟一字不漏的传到了妙龄女子耳中。

  只见女子双手动作陡然停下,抬起头,冷若冰霜的目光锁定在了凌尘身上。

  “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胡乱之言,姑娘不必当真。”凌尘回答道,欲要转身离开。

  “站住!”还不等凌尘动身,上官薰儿拦住了她,语气间尽显冰冷。

  “你刚是在嫌我击打木人桩的手法不够好,是吗?”

  面对着上官薰儿那质问的眼神,凌尘知道无法敷衍了事,只好实话实说道:“不错。”

  “为什么这么说?”

  “你击打木人桩的过程虽然很熟练,但对劲力的掌控太生疏,该爆发的时候却降低劲力,不该爆发的时候反而任由劲力增长,使得整个击打木人桩的过程看起来十分生硬。”

  此话一出,上官薰儿的脸色瞬间晴转阴云,如同暴风雨来临前兆。

  她自小习武,到现在已有了十余载,对劲力的掌控经验乃为家族同辈中的佼佼者。

  而面前这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家伙,恐怕连古武者都不是,竟然也敢出言如此贬低自己?

  “你击打木人桩的时候劲力不平衡,导致你的力量时而偏高,时而又偏低,整体显得缺乏凝聚力。”凌尘的话语并不因上官薰儿变脸而顿言,继续说道。

  “如若是放任这样下去,那么挥拳时的力度就很难达到最高爆发点,到那个时候,同样的一拳,你顶多只能挥出一半的力量。”

  “说的倒是有理有据,倘若你真觉得我劲力不平衡,不如你来击打一番木人桩,让我看看你这个高手有几斤几两。”上官薰儿眯着眼睛,冷冷的道。

  她似乎完全没有将凌尘的话听进去,言语中充斥着一股火药味。

  凌尘眉头一皱:“先前之言纯属个人见解,你当做笑话听即可,不打扰你练武了。”

  说着,他转过身直接走开。

  他上一世身为无敌仙尊,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他指导。

  既然这上官薰儿不相信他的话,那他又何必自讨没趣,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呢?

  殊不知,上官薰儿却并不打算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凌尘。

  只见她向前一个跨步,当即抬手将凌尘挡住。

  “高手,你还未曾给我演示一番所谓真正的木人桩击打手法,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于理不合?”

  “我还有事……”凌尘不想和她纠缠。

  上官薰儿俏眉一竖,冷厉的道:“我管你有没有事,今天这木人桩,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得给我打!”

  凌尘眉头微皱,有些不悦。

  他之前只是对于她的动作稍作点评而已,根本没想着去刻意针对上官薰儿,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对方竟对之前那一番话如此较真。

  此时,一道雄厚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薰儿,不得无礼!”

  凌尘目光一转,只见身后走来一个身着宽松服饰,双目有神的老者。

  这老者年龄已达七十左右,可却老骥伏枥,自带一股威严。

  见老者走过来,上官薰儿冰冷的模样瞬间消失殆尽,面露委屈的踱步朝着老者走了过去。

  “爷爷,你的孙女被人欺负了,你得帮人家!”

  凌尘一阵无语。

  这姑娘也太会恶人先告状了吧,刚刚被欺负的人明明是自己吧?

  “我家薰儿这么强势,不去欺负别人都算好的了,怎么还会被别人欺负呢?”老者摸了摸自家孙女的脑袋,言语中尽显宠溺之味。

  “讨厌啦爷爷,你怎么又调侃我。”上官薰儿脸颊渐红,嘟了嘟嘴,气势汹汹的用食指着指着凌尘说道:“就是这个家伙,他之前说我击打木人桩的手法不对,我就想让他给我演示一遍,好好向他学习一番,这难道也有错吗?”

  老者一诧,刮了一下上官薰儿的鼻子,略显尴尬的笑道:“人家小友想不想演示是他的事,你去逼迫人家就是不对啊!”

  上官薰儿张了张嘴,却发现好似事实如此,无法反驳,只能朝着凌尘冷哼一声,撇向他的目光中满是不爽。

  老者见状哭笑不得,抬头看向凌尘:“小友你好,老朽名为上官德,这是我孙女上官薰儿,她先前的行为只是无意冒犯,望你看在老朽面上,不要介意。”

  “无妨。”凌尘摆了摆手道。

  他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上官德这个名字,但现在就是想不起来。

  上官德内心有些诧异。

  上官家在雅安市乃巅峰世家,位于中州之地,在雅安市可谓权倾当世,只手遮天,俨然家喻户晓。

  可眼前这男子,在听闻自己的名号后,竟然没有半分惊恐的神情,他已经有太久未曾见过这种反应,着实有些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旁边的上官薰儿听闻爷爷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

  “爷爷,我哪里冒犯他了?”

  “这就是个眼高手低的家伙,如果他真的有那个能耐,早就在我面前显摆了,又岂会在这里品头论足,磨磨唧唧?”

  “这……”上官德闻言,竟言语一噎。

  “小友,要不你出手给我家薰儿演示一下你那木人桩的正确击打手法吧,老朽这孙女不好,平时被我骄横惯了,以至于现在习武见效缓慢,今日难得遇见你这么懂内行的小伙,不如就顺水推舟,指点一下老朽的孙女?”

  “爷爷,我哪里骄横,哪里习态不好了?”上官薰儿噘嘴摇着爷爷的手反驳道。

  上官德无奈一笑,不在说话。

  反倒是朝向凌尘,等待着他的回复。

  上官家流传下来的木人桩击打手法可是文明四方的,他倒要看看,凌尘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敢自说大话,说孙女的手法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无敌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无敌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