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与沈心叙
惬意的树蛙2020-03-30 09:382,581

  沈心笑容顿时僵住。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她下巴一张一合,好像想说话却说不出的样子,好久才尴尬道,“不,不是这样啦。”

  “那你为何非要缠我黏我?”覃川好不淑女的叉着腰,“我时间很宝贵好不好?您可别再烦我咯,也还请您老人家高抬贵手,别再针对小的了。”

  “呃呃呃,”沈心还在处于震惊中,忽然仿佛下定决心了似的说道,“不是啦,我是、我是觉得你很可爱……所以想和你结交啦……”

  “噗嗤。”

  覃川又是好不淑女的笑了。

  “嘿。真是奇了怪了,我覃川哪里好,值得你们一个个地来与我义结金兰了?呵。”覃川又百无聊赖的摆了摆手,“也罢,沈心师姐,以前你针对我的,我既往不咎,但本人沉迷修仙,不愿交友,还请别再缠着我。”

  ……

  覃川回到住所。

  内衫竟已汗湿,刚才与沈心那般交谈,竟是很费气力。

  覃川明白沈心此人绝不简单,刚才谈话虽轻松,但也改变不了沈心想接近她的事实。

  她为什么想接近自己呢?

  罢了,你越想接近,我偏偏对你敬而远之,看你奈之我何。

  烦恼事抛在脑后,覃川打开玉瓶,将滴溜溜晶莹的花露放在盘子里。

  使用之法,青青已告诉她。

  覃川不想惫懒,趁着晨曦精神好,打算借助花露修行。

  一想到要以血饲灯七七四十九天,她就有些头疼。

  覃川其实挺怕放血的。

  虽然使用白纸通灵之术时常放血。

  “罢罢罢,小小修行,又岂能阻断我与他的间隔?”

  覃川盘膝坐定,依照记名弟子的功法运转修行起来。

  光阴流转,再度睁眼,天已昏黄。

  覃川略有彷徨之感,不过很快就抛往脑后了。

  她说过,为了他,什么都可以。

  小小的孤寂,难道还忍不了?

  覃川活动着有些麻木的双腿,站起身来,自言自语。

  “五月初八,今天是五月初八呢,好熟悉的日子。”

  忽然覃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呀,今天是本小姐的诞辰!”

  “嗯,给自己做一碗长寿面吧。”

  鲜香的荷包蛋、剁成肉泥的灵肉、滑溜溜的面条,整整一大碗。

  覃川甚喜吃面,甚至之前还把自己的绝美身材给吃胖了些,不过她不在乎。

  犒劳自己是应该的!

  况且她还远没达到辟谷之境,没法依靠吞食天地灵气就不觉饥饿。

  坐在木凳上,覃川提起筷子。

  眼前嗖的一声,馥郁的香气弥漫开来,她出奇的对这香气不反感,也闻香识人。

  沈心。

  此刻,沈心流着口水,一条腿还踩在条凳上,两只眼睛滴溜溜地看着那一碗面条。

  覃川又气笑了。

  她显然不打算分一些给沈心。

  她提着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沈心也不说我想吃。

  只是嘴角的口水流到了桌上。

  覃川内心得意,果然老先生交给我的东西无往不利、屡试不爽啊。

  覃川从老先生那学来了生活百艺,做饭就是其一,她炉火纯青。

  “罢了,真拿你没办法,同为女人,也不为难你了。”

  覃川其实很开心。

  她找来一个小瓷碗,分了一些给沈心。

  沈心吃了很少一点就声称饱了,覃川不禁鄙视她的腹量,还暗暗惋惜那小瓷碗里剩下的面条。

  她覃川啊,是个穷鬼。

  即便曾是一国帝姬,可惜国破家亡之后,她就成了一个穷鬼。

  如今来了落霞仙宗之后,宗内还有些补助,不过也很少,她只能省吃俭用了。

  唉,世上最难改变的,恐怕就是“穷”这种东西了吧。

  所以覃川很鄙视这个华贵媚俗的家伙!

  “吃好啦?那你走吧,我要修行了。”覃川下了逐客令。

  “诶诶诶?别这样嘛!”沈心居然对她撒起娇来。

  覃川汗毛竖起,眉头也竖起,但复又松开,不说话了。

  “诶,小师妹啊,你怎不说话呢?”她又伸出她那令人艳慕的玉手,在她眼前晃荡。

  “我奈何不了你,我不理你还不行吧?沈师姐,寒舍无甚有价值之物,你去留我悉听尊便,但还请你不要打搅于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覃川凶巴巴地道。

  “哟,小师妹好凶哦,不过你既然都如此说了,那师姐也自不会叨扰你。不过呢,小师妹做的长寿面真好吃呢。”沈心躺在条凳上,轻悠悠,随心说道。

  “……”覃川。

  “所以呢,小师妹如果觉得孤独的话,师姐的怀里也是不错的选择哦。”沈心笑意连连,她颤颤巍巍地直起身子,“覃川,生日快乐!”

  如一记重击敲击在覃川心口。

  “你果然是女同吧?”覃川骨骼肌颤栗、汗毛倒竖、浑身冷汗。

  “嘿嘿,姐姐可是男女通吃哦。”沉默好久,沈心才道。

  覃川硬生生把她轰出门去。

  ……

  ……

  她身旁有一个顾盼忧郁的白衣青年,正吹着笛子,她如痴如醉地听着。

  这个白衣青年生得好生俊俏,刀削般的眸子,星河般灿烂的眸子,好似天上的虹,好比地上的玉,左眼角下生了颗泪痣,更惊艳三分。

  他仅是一身丝绸白衣,那简单甚至朴素的衣物落在他身上,就好似显得温柔无比。

  他的青丝用一根白色发带束起,头顶青木冠,斜斜一根簪子,这个男子,俊俏得可以用美来形容。

  他大有放浪形骸之意,她也只是围绕在在身旁众多莺莺燕燕之一。

  他挑逗着围绕着他的少女。

  他好像忽然选中了她。

  他伸出刀刻般、纤长的手指,轻柔却又让人无法抗拒地勾起她的下颚。

  忽然,他邪魅一笑:“好,就你啦,小杂役。”

  “不要!”她莫名挣开,落荒而逃,可她就像一只蝴蝶,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他的网。

  他追上她,从她身后环抱住她,双手停留在她的腰际,还在她耳边轻缀呼气,她耳朵噔的红了。

  他又在她脖颈轻轻呵气,她只觉又酥又痒,难过得很。

  “你是我的,你永远是我的,川,你可愿,许我万世轮回?!”

  万世轮回吗?

  相爱一万世,然后放过彼此、忘记彼此么?

  她忽然暴跳如雷:“那你可愿,许我永世轮回?!”

  永世轮回……让我们困死彼此,永远被这爱情烈焰灼烧吧。

  他爽然一笑:“可!”

  “那……”她反搂住那灼热的躯体,那个魂牵梦萦的人。

  傅九云。

  九云大人。

  公子齐。

  怎么称呼都可以,怎么称呼都重要。

  “那……首先,让我们开始这一世吧……”

  一梦醒来,被子有些濡湿了。

  意识缓缓回归。

  春梦了无痕。

  覃川抚摸着自己略带滚烫的脸颊,原来思恋一个人,竟会达到这种程度。

  这是后半夜了,覃川修行实在太累了,倒头就睡,心中有事,梦境重现。

  覃川忽又偏头。

  见到沈心饶有兴趣地杵着脸看着自己。

  她老脸一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鸦杀琉璃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鸦杀琉璃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