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耕笔2020-03-26 15:192,088

  2009年7月22日凌晨两点,杨惠服毒自杀。

  2009年7月23日傍晚七点,叶星回到新叶镇的家。

  2009年7月24日到7月29日,杨惠的葬礼事宜与头七守夜。

  合棺入土之时,有小雨飘满了山岗,来的人本就不多,嫌这雨和湿滑的路麻烦而却步的人又更添几个。整个葬礼看起来就像一桌吃剩的菜一般无人光顾。

  叶星叶月身披白麻站在墓边,几个男人将棺材抬入土里。叶军在一棵常青树下烧着纸钱,烧着了的纸钱被雨粉飘湿而冒着青烟。整个世界的饱和度都降低,像是一幅着墨清浅的山水画卷。

  杨惠啊,同叶军一同长大,结婚生子,操劳一生,有勤劳能干之优点,也在人世间沉沦、嫉妒,失去为妻为母之尊严。这庸庸碌碌平平凡凡的一生,被大地养育,而最终于大地之下迎来结局。

  入土为安,入土为安,安的不是死人的躯,而是生人的心,不叫离人牵动那根已经极端脆弱的神经。而健谈开朗的叶月,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他始终没精打采的,看什么吃什么都没有兴致,叶星这几天都陪着他在新叶镇四处散步,希望他能尽快地摆脱阴影。

  “总是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才能发现,人生来就是孤单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没有谁能于身边长久陪伴,前方的路总是孤单,要让自己足够坚强。而离别了的人,会在背后照耀你,让你在向着光行走之时,背后仍旧不会出现阴影。”坐在初中常坐的河边,叶星这么对叶月说。

  “我并不想要跟你说这些,因为这些话显得实在太过消极。但是,许多事情的真相,往往总是事与愿违的。你要学着长大,直到某一天,即便我也离开了你,你仍旧能过好自己的生活。你已经十二岁,应该要开始明白这些道理。”

  叶月抹去眼泪,捡了一把石头站起身来,一面大喊着,一面把石头往河水的远处掷去。夕阳剪出两个高矮不同但同样单薄的影子,在河畔边上望着河水匆匆流去。叶星看叶月慢慢失去了力气,邀他回家去,一路上青石板路托着他们的脚步,红檐青瓦护着他们的头顶。

  如果冥冥中有某种东西将人庇护,那就是这个世界本身。

  今日已带着叶月在镇上兜兜转转了一天,叶月早早地睡觉了。叶星洗过澡,对着镜子审视自己的肉体,强悍与羸弱能同时用以形容它。叶星注意到自己头上又添了几根白发,一时间不知该作何感想。

  才是晚上9点的样子,叶星已早不习惯在这个时候入眠。他将房门钥匙带上,决定去新叶巷的那间老屋子看看。

  从巷口进去30来米,就是林清雅的家,她家里有棵长势很是旺盛的栀子花,周末时候那花香常伴着林清雅的琴声弥散出来,让从未进去过她家的叶星,仅凭气味就能够断定,这棵栀子必定生得曼妙多姿。从林清雅家右转约莫40米,是唐温的家,再旁边,就是项雄给叶星一家安排的老屋子。叶星把这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几乎闭着眼都能在其间自由穿行。

  老屋子的大门已被锁上,铁制的门栓锈得不成样子。围墙上用水泥嵌着酒瓶子碎片,本用以防贼的在今日更打消了叶星翻墙而入的念头。

  叶星透过门缝看见院子里的光景,已是杂草丛生了,他们从老屋子搬出去,其实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草木的生长力确是大大出乎人的预料。叶星感到有些疲乏,他坐到门前的台阶上,柔软的青苔蕴着水,濡湿了叶星的裤子。

  老巷子里阒静无声,灯光于此也显得微弱。远方传来机器淘金淘沙的声音,河流的下游处的水坝还处于施工期,要不了几年,地势较低的老巷子,还有叶星同唐温常去的河滩边,都将沉没到无情的水底,渐渐被后人遗忘。当同更年轻的人提起,他们会显出一副好奇的眼光,对这水下长眠的小巷的故事追根究底,当做同伙伴闲聊的谈资,成为仅为人记忆而并不存留的历史。

  前边突然传来刺耳的“吱呀”声,像是锦帛被撕裂一般,一束灯光一涌而出,直拍在叶星的脸上。叶星伸手去挡,眯着眼查看究竟为何人,那光适时地沉到地上,匍匐在一簇小草间。

  “叶星?”这声音,是唐温的父亲。

  “唐叔?”叶星问。

  “嗯,是我,你在这里做什么?”唐爸问。

  “就是突然想过来看看。”

  “你那边也进不去了啊,来我这儿坐坐吧。”

  “嗯,好。”

  叶星起身,唐爸招呼着他进了门。看得出来屋子也是很久没人打理,门窗墙面都覆了满满的尘灰。唐爸让叶星坐到中堂的椅子上,自己打着手电进了另一间房,拿出来一支蜡烛,将它点亮,烛火灵动跳跃着,发出橙黄的光。

  “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房子保险丝烧了,我去买两条接上。”唐爸说着转过身,又回头问,“你要吃什么水果么?”叶星说不用了,唐爸转身就离开了屋子。

  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偶尔有老鼠抢食的声音,屋外有蛐蛐在地里直叫唤,出土的鸣蝉在欢歌中等待死亡。烛火昏黄,微微发出一丝热量,一只飞蛾从窗外进来,幽幽地围着烛火翩跹着,却不曾上演飞蛾扑火的悲剧。叶星站起身来,凭借着熹微的烛光将整个中堂上下打量,在屋子中央供奉祖先神灵的台上,成团成叠的纸钱旁,有一颗乌黑的石子,静静地躺着。

  叶星把它擦拭干净,坐到烛火边上去,长久地凝视着这么颗石子。十分平凡的鹅卵石而已,唯一不寻常处,是它极度圆润的形状和漆黑发亮的色泽。这是去年8月份,唐温要送给叶星的礼物——在他和林清雅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的两个月之前。

继续阅读:10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默的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