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耕笔2020-03-26 15:221,243

  唐爸说了好些唐温的不是,叶星静静听着,希望自此他和唐温都能收获安宁。叶星借着夜深向唐爸告别了,唐爸也并不挽留,送叶星到了门口,便回去再收拾屋子了。

  叶星走在路上,胸闷气短的。

  他明白唐温的处境,他有一个固执而暴躁的父亲,这个父亲因自己儿时经济条件差无法学习自己喜欢的小提琴,而将自己的希冀与梦想强加在自己儿子的身上,用爱与付出的名义做扁担让唐温挑起他自己的梦想。

  他还有一个脾气倔强又爱哭的母亲。这个母亲常常同自己固执而自大的丈夫争吵,但终究拗不过一个男人,只好常常掩面啜泣。

  唐温自小见多了母亲的泪水,这泪水被蒸发成他少年时候的阴霾。两座大山死死压在他头上,让他喘不过气。唯一让他在痛苦中仍旧能够保持笑颜的林清雅,也有一个更不完整的家庭。当他见到林清雅被她醉酒的爷爷殴打时,他感到深深的无能为力。这份无能为力让他希求一种超人的强大,而这份强大只能在某一个幻想的世界中存在,于是他越发感到现世的不真实。

  但唐温并非不了解二者的区别,所以他仍在现世中努力的生活,直到他所爱之人也丧失了生活的勇气,他终于敢于卸下负担,往那个他认为真实的世界奔去。

  于此,他对得起了家庭对他的无端的束缚,对不起了他父母为他十几年的付出。

  在现世里,想要驾车需要驾驶证,想要教书需要教师资格证,想要乘机需要身份证,想要结婚需要户口本,唯独为人父母却不需要什么证,不需要什么考核与面试。

  他们或者抱着传宗接代的想法,或者做着养儿防老的打算。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未怎么思量就将孩子生下,然后告诉他:我给了你生命,这就是我对你最大的恩情!于是,当孩子叛逆,他们骂他逆子!当孩子不进取,他们骂他没出息!当孩子决定离开人世,他们骂他没担当不珍惜!

  而事实上,作为孩子的他们,从来都是被动地接受了自己的生命。

  叶星走在这黢黑的巷子里,脚步声一路伴他同行。唐温说清雅也留了信给他,可他至今仍未收到。自叶星一家搬走之后,新叶巷里的人也都一一离开,有的去了新街,有的搬到了其他镇子,而林清雅一家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年里都杳无音信。

  夜的确是深了。镇子里万籁俱静,只有夏虫的求偶声在喧嚣作响。叶星觉得,是时候回洪沙市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习惯将去往洪沙市的旅程称作了“回”。杨惠的葬礼事宜早已办得妥帖,几天的陪伴和安慰,叶月的心情也算是得以好转。拥有总是让人傲慢,失去才催人成长。

  叶军很晚才回到家,叶星坐在沙发上等他。

  “全都解脱了。”叶军无力地坐到叶星身旁。叶星同他说了自己要回洪沙市的打算,叶军沉默了一会儿,说明天会把钱打到叶星的卡里。叶星不再多说什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能够想到,叶军去到一个少人的地方,把自己的情人约出来。叶军要彻底地断绝这份关系,那女人会一劲儿地骂娘,骂叶军是天杀的,骂叶军胆小如鼠虚情假意。又或许他们是的确有些真感情,叶军伤痛地说出“分开”这两个字,他的情人也默默地心伤着转身离开。然后,叶军像是失去一切似的回到家,在责任和感情中选择了责任。

继续阅读:1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默的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