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耕笔2020-03-26 15:191,675

  “去河边吧。”唐温说。

  于是,他们就去到常去的码头上游的河滩边。天灰沉沉的,河水一路向东永不回返地奔去。林清雅在家中休养着,听说是不小心伤了手指,唐温却说她还在练琴。

  “过不了多久又要开学了。”唐温说。

  “是啊。”

  “寒假回家么?”

  “过年的话,总得回家的。”

  “洪沙市怎么样?”

  “还行吧。”

  “不喜欢?”

  “谈不上多喜欢。”

  “那为什么还要去?”

  叶星沉默,唐温向来最懂得叶星所想,只消望叶星的眸子里一看,就能猜出个大概。他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却习惯装得很大方。而叶星懂得,他眼眸的深处里,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荒凉。

  叶星站起身来,说:“游泳么?”

  唐温说:“昨天下雨涨水了。”

  可两人仍旧脱掉衣服裤子,年少的躯体饱藏着青春,在傍晚的斜阳里朝着水流一跃而下。

  “喂。你不怕死么!”唐温喊。

  “怕!”

  “你说,人死之后,会成鬼么!”

  “不知道!”

  “说不定啊!”

  唐温说完,一头扎进水里,叶星见势也潜下去,同唐温去争抢水底里一块白色的火石。

  一会儿,两人回到岸边,嘴角带着逗留的笑意。

  叶星把手里边的白色火石又丢回水底,为那破水时的“噗通”声感到喜悦。唐温递给叶星一块乌黑圆润的小石头,叶星接到手中,这蘸水的黑石如镜般折射出叶星变形的脸,于其中的唯一颜色是天边火红的夕阳。

  “刚刚潜下去看到的,觉得挺漂亮的。”唐温接着说,“你走的时候,我可就不送你了。”

  叶星看向唐温,渍水的发覆在低垂的眉上,道不出来的伤感。

  叶星把石头还给唐温,说:“你留着,我怕弄丢。等我改掉了总丢东西的坏毛病之后,我再来跟你要这块石头。”

  而现在,唐温已然不在了,而这石头却留在弃置的香台上,叶星也再不用向他讨要了。

  唐爸已买好了替换用的保险丝,手里还提了一袋葡萄。

  他跟着手电筒的光进了屋子,把葡萄放到桌上,招呼叶星说已经洗过了该吃就吃。

  他又出门到屋外,去将保险丝接上。

  就在电闸打开的那一瞬,白炽灯的光一如洪流般冲走屋子里的黑暗,让叶星觉得有些不自在。

  唐爸坐到叶星对面,拿起一摞葡萄,一遍吃一遍说:“叶星啊,我也听说了,你也别太伤心啊。我昨天才回来,一回来就得在屋子里忙这忙那儿,也没办法去给你妈送个行,你让你爸他也包涵包涵。”。

  叶星点点头,说:“唐姨还好么?”

  唐爸把葡萄杆放到桌上,说:“她好多了,只是一看到唐温的照片,还是受不来了,要哭。我要把他的照片都烧了,你唐姨又舍不得。”唐爸含上一支烟,又递给叶星一支,叶星婉拒,他又说:“那这葡萄这么多,你也吃啊。”

  说着,他把那支烟收好,将嘴里的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很好,年轻人不要抽烟,伤身体。”

  他把烟徐徐地吐出来吐成了一个烟圈,这烟圈浮空而起又缓缓散掉。他把烟夹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把手靠在桌沿,左手去掰那葡萄,一颗一颗地送入口中:“唐温这小子,造孽呢!”

  叶星把头埋低,不作声。

  “我和你唐姨辛辛苦苦把他拉扯这么大,供他吃穿,送他上学,给他学小提琴,日子是没有一天亏待过他,他呢?这小子就是这么报答我的!自己想死也就算了,拖着别人林家闺女一起死,就更不是个东西!”

  “长这么大,不知道‘人言可畏’四个字,两个从小长大青梅竹马的人,双双地这么死了,别人怎么想?别人肯定往歪处想!说他们做了苟且的事,说他们是有了种怕被发现自杀了!你看看,这小子死都不给别人女孩子留个好名声!”

  唐爸压住自己的情绪,又吸起烟来,每一口都像是缺氧病人遇了空气,每一口都贪婪而暴戾。

  “对了,唐温给你的信都写了什么?我没看。”唐爸问。

  “没什么……就是……一些告别的话,说他很累。”

  “他累什么累!我他妈一天到晚起早贪黑给他赚钱学琴,他知不知道我有多累!”唐爸把烟掐了,“你吃葡萄啊。”

  叶星拿了一摞葡萄,一颗一颗慢慢地吃了起来,唐爸见状又开始自顾自地说着,对叶星而言像是电视里放着什么滑稽桥段。此刻他攥紧了口袋里的黑石子,唐爸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

继续阅读:给叶星的一封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默的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