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耕笔2020-03-26 15:371,315

  叶月一早起来,听说叶星将要在今日去往洪沙市,也不似以往般多做挽留,他帮着叶星收拾着东西,答应叶星好好照顾杨惠留给叶星的那盆栀子花。

  车站里人头攒动,叶星买好了票去了检票口,向叶月道了声再见就转身离开。叶月看着叶星的背影在人海中溶解消失不见,才回身往家里边走了去。时至今日,他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母亲已经从这个世界彻底地离开,而留给他的只是要学习何为坚强。

  可一想到,往后再没了清晨催促上学的呼喊,再没了放学回家后的热饭,还是难免心伤。

  最近天气总是灰沉沉的,铅色的云盖满了整个天空。它重重地挤压着空气,让大地受着无端之重量。时值八月出头,本该是盛夏时候,绿化带里的花却都蔫蔫的,地上还零零散散地盖了些落叶。叶月在路上走着,路过一家服装店,各式各样的衣服在橱窗里摆放着,一位母亲正为自己看起来五六岁大的孩子选着衣服,她脸上的笑容温和,像是早春的阳光,像是新雨后的玉簪花,像是一切温婉的、善良的、充满关爱与圣洁的东西。

  于是,叶月更想到自己的母亲,他思考着,为什么自己的母亲要选择离他而去。他想到母亲逐渐瘦弱的身体,想到母亲时常出现的精神恍惚。

  他想到去年暑假最后几天他与母亲不合时宜的遭遇。

  当时,叶星同唐温去了河边,林清雅向来很少到叶星这儿串门,父亲因为一笔生意去了外地,家里就剩了杨惠一个人。叶月去到新叶巷同巷子里的同龄孩子疯玩了一天,太阳要落山的时候才兴味阑珊地回家。

  别墅的外墙现出出皲裂的纹路,在白色墙体的映衬之下更加清晰。墙下的草地被脱落了的石灰染白,万事万物突然都显得有些凋敝。

  叶月开门想要告知母亲这破损的墙壁,好商量之后的修缮事宜。不料进门时却只见到,一具如瘦虫般扭曲的身体。杨惠面色煞白,头发披散着,喉头里发出低沉的痛苦的嘶鸣有如兽嗥,身体如同被拆解又组装好一般畸形地向着叶月爬过来。她的瞳孔放大,目光可怖,叶月把门关上,拔腿就跑,他甚至以为那是书上看到过的所谓罗刹的恶鬼!

  天黑回家的时候,叶月在门口碰见叶星,他惴惴不安地跟着叶星进了门,只见到自己的母亲已系好了头发,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洗菜,一切如常。

  而现在,叶月送别叶星之后,也是回到了家,叶军在沙发上疲惫地睡着了,叶星的身影却不见了,厨房里,再少了一位美丽的母亲。

  以他这时候的年纪,他也清清楚楚地明白,一切已不如常。

  (本段同为凑字数的一段,并不需要看下去,只是笔者随意言之,并无营养。)

  (笔者现下回顾此文,仍觉此文必不讨人喜欢。我既知人生之艰难,遂不愿接触黑暗,以期保护自己谨小的心,不为伤悲与压抑侵蚀,而推己及人,此书实无逞欢之功,亦无纳喜之效,若有读者阅读至此,仍期待着某种蜜糖之甜腻,盈月之完满,笔者衷心建议就此罢读。此文体裁本就破碎,全书更是与“死亡”二字难解难分,而笔者应当向书里的人物道歉,不管是叶星,叶月,叶军,杨惠还是项雄等等,我用我的笔创造了他们,却没有给予他们太多的幸福,笔者为擅自打开潘多拉魔盒而致歉。若韩剧《两个世界》的情节能够发生,愿将纸笔交予叶星,随便他把我写死写活,绝无怨言,只希望叶星能给我个痛快。但这种情况大概率不会发生,这么说来倒显得有些虚伪了,呵呵。)

继续阅读:1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默的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