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4
风山天2020-03-26 19:361,852

  那次佛堂罚跪半天,太后姑姑又赏了夫子小孙女好些玩意,夫子气才消。

  但是,

  想到私塾里只有我和弟弟才能每月出宫一次。

  宫里就那么些玩意,早都玩腻了。

  于是每次出宫回来,

  我会带些市井小玩意 比如小人书,箜篌,近期流行的拼图给公主王爷们玩,

  以至于上课的时候,他们也忍不住好奇搞小动作。

  我还会偷偷做好风筝,

  趁下学拉上公主一起放,引得小王爷也和我们一起玩闹。

  还拉着他们举行射箭比赛,

  摔跤比赛,

  甚至和男孩子比游泳。

  终于夫子忍不住又将我告到太后那,说我不适合去私塾读书

  更适合好好学习礼仪和女戒。

  太后无奈看了我一眼,便罚我抄五十遍女戒,

  软磨硬泡下,太后准我去私塾抄书。

  于是第二天,

  楚安、楚定,安表哥以及富表哥各自帮我抄了十份。

  我觉着叫他们安国王和富国王太生疏,于是早就改口喊表哥了。

  为什么没让皇帝表哥帮?

  笑话,

  我怎么敢让在第一排坐着的皇帝表哥帮我抄,

  当然也不舍得柔弱的表姐抄。

  虽然姑母总是让我亲近霄墨 表哥,但他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

  那高贵的气质,怎么可能是我这种泥孩子能亲近的。

  他总是很忙,

  所以也从不敢主动邀请他一起玩那些夫子眼中不入流的小玩意。

  按夫子的话说,就是不务正业,胸无大志,玩物丧志。

  边塞小国欲与大楚和亲,使者已进皇城的消息许是最近最火的话题。

  我思忖着最有气质的当属皇帝表哥,虽然表哥才13,但是提前娶妻也是可以的。

  又转念一想,

  富国王已18还未娶妻,富表哥的母妃去世的早,又不得宠,故而没人张罗。

  富表哥属于温润如玉,极有书生气质型,

  关键是特别暖,我快摔倒时,他总会笑盈盈拉着我,比赛时也会让着我,夫子提问还会小声帮我。

  曾经想过,谁当了他的王妃,定是顶幸福的。

  后来两国会面,我拉着公主悄悄跑到殿前屏风后面,

  看到太后与皇帝表哥同坐上首,大臣喜笑晏晏,太后姑姑也一度和蔼。

  可不知为何,明明皇帝是表哥,但是都是姑姑在说话,

  表哥坐在姑姑旁边,也不笑,像是在听他们讨论,又像是早就神游出去了。

  我小声喊着太子表哥,挥手向他扮鬼脸,他终于笑了。

  后来果真是富国王娶了和亲公主,异域的面容,妖娆的身材,当时觉着到底是先帝的三皇子,即使生母不受宠,至少也是王爷,能娶貌美如花的王妃。

  富表哥成亲前最后一次去私塾时,送我了一个桃木刻的姑娘。

  我想起桃花开时,我们去摘桃花,结果我用蛮力直接折断了一枝。

  为免尴尬,

  曾笑说,这么粗的树枝,刚好可以雕刻成个美人,岂不比桃花美。

  但玩闹中,我便不知那树枝随手扔哪了,后来更是把这事忘的干干净净。

  使者走后,

  京城便多了一个富国王府,

  一个闲散王爷和一个富国王妃。

  私塾的学子又少了

  很久之后我才明白,

  私塾里除了太后亲生的皇上和安墨公主,剩下的皇家子嗣都是质子。

  安墨公主快要及笄了,依旧被锁在这深宫之中。

  我休沐回府那天,将清河的衣物给安墨穿上,又给她梳了个丫鬟发髻,就这样把公主拐出了宫。

  一出宫,我便带着公主去了成衣坊。

  要了两身男子服饰,并嘱车夫将我们送至富国王府探望富国王妃。

  并让公主侍女将先行回府,告知祖母,我与富王妃玩,勿担心。

  当然,我和安墨还没有踏入王府的大门,就溜上主街了。

  我带着她品尝街边的小吃,

  什么糖人,

  面人,

  甚至冰糖葫芦,

  带她去了斗鸡场,

  压了二两银子,还赚了二两。

  安墨兴奋的大喊大叫,我突然觉着,公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些我从小玩到大的玩意,安墨都是第一次见。

  就在我以为我们可以打道回府之时。

  路过扶伤堂看到有人聚众闹事。

  一群人围着一个草席,草席上门躺着个老妪。

  我这么喜欢凑热闹,打抱不平的人 怎会不上去掺和一脚。

  问了路人甲乙丙才知

  老妪前日在扶伤堂买了两副药,没成想今日便垂危了。

  可扶伤堂的大夫说当日老妪来此并非看病买药,只是买了最便宜的艾草,今日也不许大夫看诊。

  我看着路人神情激动,大有拿石头砸门的态势。

  又看了那老妪一眼,便从她躺的草席中抽出一节,伸到了她鼻孔里。

  周围人在听到巨大的一声喷嚏后扭头过来。

  我随手以一自认为潇洒的姿势将手中干草扔掉,

  然后说

  “喷嚏声如此洪亮,该不会是诈尸吧”

  说罢拉着公主头也不回的离去。

继续阅读:锦绣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辞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