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槿却小仙2020-03-28 11:242,140

  一月二十日十点五十分,火车站人声鼎沸,广播提示着乘客注意一趟趟的列车检票时间。我急匆匆下了地铁,抬手看了看表,看清时间后,一脸难以置信,一路撒腿狂奔。从位于火车站下方的地铁站口开始加速疾行,心急火燎地取票,过安检,一直到候车大厅,险险踩点最后几分钟过了检票口。

  “呼,以后一定要提早出门!赶死我了。”我心想。但是天知道这句话这二十年来我对自己说了多少遍。

  两只手提溜着满满的东西的我艰难地抬起左手看了看车票上显示的车厢号和座位号。终于,在费尽千辛万苦后,我坐上了回家的动车。

  在座位上喘了好久的气后,后知后觉的我像是想起了什么 偏头看着窗外脚步匆匆的人群。疫情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向上扯了扯戴着的口罩。

  窗外的行人无不戴着口罩,她这一路走来也鲜少看到没戴口罩的人。

  莫名的情绪涌上我的心头,我抬头扫视了一圈周遭的乘客,是那么的安静。是的,安静。以往的哪一次列车上不是嘈杂的交谈声, 总是让人那么的无奈,却又能理解。

  我打开聊天软件,向闺蜜发送消息:“玲珑,我要回来了。在动车上了,没几个小时就能到A区了。”

  “嗯嗯。你戴好口罩了吗?记住啊,一定不能摘!要保护好自己。”手机另一边的玲珑几乎是秒回地叮嘱道。

  “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心里一暖。无论走了多远,永远有家人和朋友在为你担忧,千叮万嘱,只愿你平安。

  “唉,本来说去接你的,但是妈妈不准我出门,说车站人太多,不安全。”玲珑叹了口气。虽然想去见闺蜜,但是妈妈的话也有道理。在这个紧要关头,他们能做到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给国家添乱。

  “没事儿,我自己可以的。放心吧!亲爱的,不说了。我有点困,想眯一会儿。”我眨了眨略有些干涩的眼睛,手指快速敲击键盘回复道。

  “好,不要睡过了哈!没多久就会到的。”玲珑不放心地叮嘱道。

  “嗯嗯,我知道了。”我有些哭笑不得。玲珑永远把她当小孩,总是不放心她。而她,总能在絮叨的叮嘱中找到让人安心的力量。

  我退出了聊天软件,设置好闹钟,又点开了音乐APP,拿出耳机插上,舒缓的音乐似乎缓解了我的疲惫。

  我眯了眯眼,发现睡不太着,边歪着头打量窗外,大约是列车即将发车了,窗外空无一人,远处也是一片枯木,竟生出一丝萧瑟之意。

  列车徐徐开动,我复又闭上了双眼,背靠座位,身体随着列车轻微晃动。在意外的富有节奏感的晃动中,睡意渐生。

  “……双,双双!”好像有人在前面喊她。

  “玲珑!”我拖着行李往前走,左顾右盼,终于找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好想你啊!玲珑。”我使劲全力提着行李向她飞奔而去,一把抱住了她。尽管带着口罩,尽管隔着人群,我还是一眼找到了你。

  “我还不是,都快半年没见了,想死我了。”玲珑回抱住她,声音有些哽咽。

  “谁叫你考那么远的学校啊。”我撇嘴,用委屈的调调说道。拍了拍她的背,把左手提留着的行李塞给她,勾住她的肩。

  “哎,我喜欢的学校在北方,而喜欢我的人在南方,真是件令人煎熬的事,我都快思你成疾了。”玲珑叹了口气,接过她的行李袋,挽着她的手。

  “啧啧,搞文学的就是不一样哈。”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调侃道。

  “去!”玲珑不客气地拍开了作怪的手。

  “不是说不来接我吗?怎么又来了?”我道。

  “啊?没有啊,不是早就说好了我先回来的话就来接你啊。”玲珑歪头回道。

  “不是啊,你不是跟我说疫情越发严重了,妈妈不让你出门吗?你看……诶?”我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聊天软件,向上翻看聊天记录,却……没有找到信息。

  “什么越发严重呀?前两个星期钟院士领衔的专家团队就已经研发出了特效药,临床效果极佳,而且研究发现已治愈病人的血浆对治疗病情有显著特效,疫情的转机已经到了。我们只要做好防护,就一定能打赢这场战‘疫’。”玲珑敲了敲我的头,笑道。

  “是吗?那太好了。”我收起手机,由衷感叹道。这段时间戴着口罩令她极不适应,更令她不适应的是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戴着口罩。

  “是啊……诶!双双,你看。好可爱的小老鼠啊!刚刚来的时候还没注意到。”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出了火车站,到了地面广场。为了迎接新的一年,广场上一片红红火火的喜庆装饰,而位于中央的本命生肖尤为俏皮可爱。

  “双双,快过来,快过来,咱们合个影再走呗。”玲珑兴冲冲地跑到了那两只小老鼠彩灯旁,冲我招手道。

  “来了,来了。”我失笑。真是的, 二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但就在我要靠近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忽然开始模糊……

  “铃铃铃,铃铃铃。”我迷迷糊糊听到耳边响起了闹铃的声音,悠悠转醒。

  “啊……是梦啊……”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十四点二十分,快要到站了。

  车内还是一片寂静。

  “叮铃。”手机传来聊天软件的信息提示音。

  我低头看锁屏上显示的信息,倏然嘴角上扬。

  “宝贝儿,我到了。”是玲珑发来的信息,还附了一张戴着口罩的搞怪自拍。

  “真是的,又不听妈妈的话。”我心道。收起手机,揉了揉太阳穴,抬头看向窗外,想舒缓一下眼睛。

  “唔?”我有些错愕。窗外已不复之前的衰败之景,反倒绿意丛生,一片生机勃勃。

  “真好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想,今年武大的樱花也一定很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参赛】在路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