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换头
汝雨2020-03-27 23:184,135

  赶春猛地惊醒,她发现自己正端正坐在桌前,桌上点了两支蜡烛照明,而蜡烛中间放着一面铜镜,火光映衬着镜子里她的脸,忽明忽暗,憔悴又诡异。

  一直追着她的望月呢?赶春惊恐地环视周围,哪有什么望月,四周静悄悄的,一直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赶春舒了口气,又把目光投向镜子中的自己,看着看着,眼神渐渐痴迷起来,忽然,她愣住了。

  镜子她的身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红色戏袍的无头女人!

  赶春宛如坠入了冰窖,全身却动弹不得,她只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无头女人的手穿过镜子轻轻地抚摸上了她的脸。

  一个不属于她的声音从赶春嘴里发出。

  “这张脸真是越来越美了。”

  ……

  僧人目光深邃注视着管珞水汪汪的眼睛,后者与其对视一眼,在戒蓝探寻的目光中,管珞脸也不知是被冻得还是因为害羞有些不自在,冲着手心里哈了口气,赶忙把目光挪开。

  收妖钵靠近大门时就已经光芒大盛,这一愣神的功夫,金光迅速褪去,鬼物恐怕已经趁机逃脱……

  戒蓝在钵上一拂手,随后将其收入袖中。

  “天色如此晚,你为何还在院里游荡?”他将菩提串又套回脖上,管珞轻提起手上的一盏纸糊的黄油灯笼,在僧人眼前晃晃,又昂首看天,可怜兮兮地答道:“今晚正好轮到我值夜,谁知外面下了大雪,小珞忽忆起管家提醒我西厨东窗未关,怕雪进屋内坏了食材,赶忙过去瞧瞧。”

  戒蓝点头:“那便去看看,可别耽搁了时辰。”

  管珞弱弱地点头应了,正欲转身。

  “等等。”

  只见僧人从袖口中拿出一物,摊开放入掌心之中。

  管珞不解,僧人抬抬手,“且将它戴在身上,最近妖物作祟,它可护你周全。”

  管珞露出惊喜的神情,听话接过,放入手中仔细端详,这是一挂坠,底部用念珠镂空成一颗花球,外部上过一遍漆,里面放一个小石子,做成一个可以叮当作响的铃铛。管珞顿觉新奇,试着摇了摇,却没听见任何响动。

  “这铃铛……”

  戒蓝垂目:“这是佛界法铃,有妖鬼近身才会出响。”

  管珞手僵在了半空中,很快反应过来,仿若无事将其收好,;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来,“谢谢大师。”

  僧人点点头,势作转身回屋。

  “大师!”管珞叫住了他,僧人偏头,问:“还有何事?”

  管珞总觉得他对于今晚的反应过于平淡了,试图猜到他的想法,可压根从他冰霜似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明明刚才还和煦春风,现在虽笑着,但却和冰雪融为一体。

  “无事。”管珞看着僧人,想说的话被咽了回去,“大师早些歇息,别累了。”

  僧人颔首。告了别,管珞静静在原地等待僧人的身影消失,沉思片刻,他并没有去与僧人所说的西厨,而是抖落黄灯笼上的雪,拐个弯走向了大堂。

  守夜后的管珞一觉醒来后已是第二日午时,正好到午饭时间,他打着哈欠先是走到僧人的后院,望见房门紧闭,又走到门前。

  “大师,起来用餐了,大师?可在屋里?”试探地敲了两下门,管珞等了一会儿,屋内无人应答。

  貌似不在屋里。

  “午饭时间跑哪去了。”

  管珞肚子咕噜一声嚷着饿,他伸手揉了揉,内心小小挣扎一下,说不定那秃驴和尚已经自己去饭堂了,就这么想着,管珞嘟囔着嘴独自往饭厅走去。

  管珞到时整个大堂坐满了人,其中在中间最显眼的位置上坐着的便是老爷和太太们,戒蓝作为季府无比重要的客人,自然也被安排到了上上座,就坐在老爷身边。管珞一进厅堂,目光自然就被僧人出尘的气质吸引了去。

  果然。

  管珞立马摆出一副恭敬客气的模样,乖巧地立在一旁,等到戒蓝唤他。和尚也第一时间看到了他,两人的目光于半空一个对视,戒蓝招招手,把管珞招了去。

  “大师竟独自前来了,可让小珞一通好找。”

  戒蓝正留心他处,听罢颇为无奈:“贫僧等了你两个时辰,谁知你一上午都未起。”

  “我也是太困了。”管珞有些不好意思,轻手轻脚就着戒蓝身后坐下。

  环观整间屋子,季府的人除了大太太差不多都齐了,解殷一坐在二太太身后,管珞看到他,眯眼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桌上的食物看着美味,老爷没动仆人自然动不得,管珞百无聊赖到处打量,他发现和尚眼神停留在老爷的身后 ,名为“赶春”的丫头身上。

  管珞也把目光投向她,昨日在大殿,满脸黑气缭绕,一瞥便知道被恶鬼附身,一晚不见,赶春身上的黑气果然更重了,不过——

  “赶春姐姐。”管珞轻声唤着,赶春看过来,投来一个不解的神色。

  “昨晚睡得可好?”

  赶春莞尔一笑:“挺好的,就是屋顶有些漏了,早饭后请小工过去补补。”

  “那要尽快,最近冷,可别冻着。”管珞一挑眉,“不过姐姐,你从昨天开始,为何一直低着头?”

  赶春露出疑惑的神情,没懂管珞的话是什么意思。

  管珞默默地看着她,赶春的脖子正呈九十度的方向弯下,头低垂着,目光一直盯着地上,只是如此诡异又明显的举动,她竟未有丝毫察觉。

  “赶春姐姐,有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你亲眼看到的。”

  赶春一脸莫名其妙,管珞说完一句云里雾里的话,随后将目光又放到桌上那一些吃食,他余光偷偷瞥向戒蓝,戒蓝看向了别处。他心中生疑,总觉得秃驴和尚与以往有些不对劲,思前想后觉得兴许是昨晚扑了空心中不快,管珞心中暗爽片刻,也不再多做思考。

  饭后,和尚阖了门,于房中打坐念经,还将管珞堵在了门外。管珞暗骂无趣,悻悻相约解殷一上街玩耍。

  近日府里人手不够要招募新的丫鬟,可是季府闹鬼事件一出,谁又敢赶着趟儿的上来送死,虽说是富贵人家,但一天能找到的人算下来也屈指可数,更别说合适的人了。

  那边府里的丫鬟伙计们忙得焦头烂额,反倒是照顾戒蓝的管珞和二太太手下的解殷一得了空闲。管珞与解殷一上街四处走动,还顺手买了两个烧饼。

  “昨晚是个多好的机会,你看看你,若是放那和尚出门,自有妖物把收拾他,你也太小心谨慎了,下次再有机会也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去。”

  解殷一一脸愤恨地感慨管珞错失良机。管珞嘴里吧唧吧唧地嚼着烧饼,并用手中剩下的另一块堵住了解殷一的嘴,他擦了擦嘴角,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摇了摇。

  “他可不会畏惧那黑暗里的东西,你可别小看了秃驴和尚,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实力比起从前只会有增无减。”

  “我可不信,那和尚就算再厉害,还能翻天了。”

  “接着。”管珞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从领口处掏出昨日戒蓝给他的挂坠,抛给了解殷一。后者赶忙接住,好奇地反复在眼前打量。

  “你帮我找个边角把它扔了。”管珞的语气就像让他扔一个垃圾一样随意,解殷一挠挠头。“看上去是好东西啊,扔了作甚?”

  “和尚给的,晦气。”

  解殷一撇嘴,也没再说什么。

  夜晚,西天的落日早沉了,挂半天的弯月也被云层遮了去,今夜笼罩天空的雾气比前几日的更加浓厚,天黑的早。

  赶春近日忙着在大殿调教新来的丫鬟,今日被些不听话的气着了,竟然忘了时辰,等她提着昏黄的灯笼在空荡荡的院子里疾步行走时,已经接近子时。

  脖子,越来越累了,感觉快要断了似的。

  冲上脑子的疲惫被凄冷的寒风浇地渣都不剩,院子里安静极了,虫鸣声都不曾听到,雪落下轻飘飘的,唯独就只有赶春脚踩地上发出的簌簌声。她裹着外衣,安静带来了无形的恐惧,府里的规矩是入夜除守夜小厮,不得在府中逗留。耽搁了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赶春心里暗暗祈祷着可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

  咚——咚——

  马上要走到门口,她忽的一下停驻脚步,她好像听见了断断续续的敲门声,竖起耳朵仔细听,那声音不偏不倚,正从她的房间传来,抬眼望去,一个模糊的人影正站在赶春房门外,她看不清晰,却见那人影一下一下敲着她的房门。

  “谁在那里?”赶春心觉古怪,可当她看清楚来人,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红色的戏袍,殷红的指甲,肩部往上空落落的,是那无头女鬼!没想到她居然还阴魂不散!

  敲门人顿住了,撞门的动作也缓缓停下,赶春心生退意,压下恐惧一步一步悄悄往后挪,无头女鬼背对着赶春直愣愣站在门口,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赶春往后退一步,就在她马上要退到一个拐角,突然一种阴冷的气息笼罩在她的身上,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人”正在缓慢转身,更准确是说,只转了上半身。

  寂静之中,赶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她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往后退,一只脚还没落地。

  下一秒,一张贴在胸口处的脸皮猛地注视着她的方向,那女鬼她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把上半身扭一百八十度转到了背后。赶春的双眸一下睁大——

  “啊啊啊!”

  她发出一声刺耳又凄惨的尖叫,连滚带爬地往戒蓝房间所在后院处跑去。

  赶春头也不回地跑着,按理说她的那叫声会惊醒很多人,可现在的季府一反常态的寂静,好像只有她一人而已。

  雪越下越大,她跑了很久,却怎么也跑不出这个小小的院子,明明尽头就在眼前。

  吱呀——

  大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门外空无一物,只有一片诡异又心悸黑暗。那黑暗像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徐徐旋转着,似乎要把所有东西都吞噬进去。

  赶春想停下脚步,可是她不敢。女鬼就站在她的身后,顶着一张残破的脸皮,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想当日天边夺笑歌,今日里地下同零落。痛杀俺冤由一命招,更不想惨累全家祸。呀,空落得提起着泪滂沱,何处把恨消磨!怪不得四下愁云裹,都是俺千声怨气呵——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缠着我!”

  哀怨的唱词并没有因赶春绝望的嘶吼停下,反倒鼓点更密,声音更激昂。

  赶春坐在地上,头发被风吹得糊在脸上,看上去狼狈不堪。

  半晌后,赶春已经满头大汗,她又急又气,心里不停地埋怨和咒骂那和尚的无能,为何过了这么久,戒蓝依然没能过来救她。她就这样与女鬼对峙着,时间久到寒冷让手冻得通红。

  突然,女鬼动了……在赶春骇人的目光下,女鬼抬起一只手,指向了她的身后,那扇门外面的世界。

  赶春绝望的回头,看向了那未知的黑暗。

  天黑不入城,子时不出门……

  女鬼一步步靠近,像是在逼迫她一样,抬起的手指马上就要触碰到赶春低下的头,赶春看清了,贴在女鬼胸前红色戏服上的脸皮正是之前死的那个丫鬟,望月。

  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刺得赶春闭上眼睛。

  往前是死,往后也是死。

  内心苦苦挣扎,她下了决心,猛地站起身,跑向了那一片可怖的黑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呔,臭和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呔,臭和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