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乱花渐欲迷人眼
君自寒2020-05-10 10:262,182

  锦殇承认,妖界和他所猜想的全然不同。

  山清水秀,奇花异草竞相争艳。房屋城镇错落有致,河里有正浣衣的“女子”,不远处孩童追逐玩闹,一片宁静安逸的景。

  和人间无二,妖看起来和人差不多。只是有的年龄小,不习惯收了耳朵尾巴。不然和常人根本辨不出。当然,毕竟是妖,长得比人类好看多了。

  “他们不知道我们是人?”过路有一些妖精打探三人几眼,阮世阡禁不住问。

  “知道。不吃人。”月珩回道。

  锦殇走不一会,身上趴了小花妖,灵鸟什么的一大堆。尚未成人形的花妖眨着眼,摆弄柔软的身子抓着锦殇不放手,散发阵阵清香。

  锦殇轻轻碰了下她身上的花瓣,惹得她抖落许多花粉。这个人类真好看,还不怕她。

  “我找了好久,你们倒一点不急。”一声娇呵,勾回锦殇的视线。

  白色的小狐来回甩自己蓬松的尾巴,仰着头不满的“喊叫”。这场面未免让人想笑。

  “是你么小狐狸。”

  “我叫寒瑛。”

  锦殇蹲下摸她的脑袋,寒瑛享受的用爪子把他身上的精怪都扒拉掉。阮世阡咂舌,不愧是南帝,成了凡人还能和寒璟刁钻的小妹打成一片。

  “女帝等你们好久了,随我去见她吧。”寒瑛的人形是个可爱小姑娘,让阮世阡放下不少戒备。又想起她曾把天池中苌槿养的龙鲤吃了好几条…

  寒瑛拈了法术,几人转眼就到宫殿前。若寒宫由万花堆叠而成,青幽幽的树藤缠绕,没有金砖美玉的浮华辉煌,也美的画中才得见。

  “仙境且若此。”

  听锦殇感叹,阮世阡很想拍拍他的肩告诉他,他所居的玄南冥海才是世间奇境,就算是紫微宫也比不了。

  殿中,妩媚的妖娘穿着华丽纱衣翩翩起舞。珍馐美酒,臣子侍从都纵情欢悦。他们一进来,打破了正欢庆的气氛。

  氛围突然变得冷清,所有“人”自动站到两侧,向寒瑛和锦殇他们跪拜。锦殇摸不清头脑,就听寒瑛脆生生的一句:

  “阿姐,我把他们带来了。”

  坐在大殿正上方的女人放下手中把玩的狼皮,眼神涣散的扫过,笑着把寒瑛招过去。

  “月珩,你怎么想的找妖界帝姬做宠物?”后知后觉的锦殇,越发觉得月珩非常人。

  “她自己跟着。”

  成天后边有这么个东西,总让月珩想起来寒璟,也是很烦。寒瑛就喜欢月珩的冷样子,正好知朝凛历劫这回事,她就和寒璟自告奋勇“监视”月珩。

  妖界两位,一个死追朝凛不放,另一个又盯上月珩。阮世阡直想用命薄把自己砸死。

  “这位使者来过几次了,是熟人,你们二位是?”寒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三人跟前,笑眯眯的指着月珩,眼神却一直停留在锦殇身上。

  “在下黎锦殇,见过女帝。”

  “在下阮世阡,见过女帝。”

  阮世阡想把寒璟快掉下来的眼珠子给安回去,又被她耐人寻味的笑容激的安安分分。

  “锦殇…我听说过你。不必拘束,叫我寒璟,把这当成自己家就好。”寒璟娇媚的用手抚过锦殇脸庞。

  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她就不信,这次他一个凡人她还得不到他的心。

  “多谢。”锦殇对寒璟的颜值很欣赏,但不喜欢她说话的语气。她眼中多情让他觉得熟悉但又本能抵触。

  “客房已备好。你们也都累了吧,先休息。”寒璟招手,几个妖娘赶紧过来领路。

  “阮公子,和本座走走?”寒璟拉过走在最后的阮世阡,她得赶紧和他商量怎么能把朝凛搞到手。

  “听小仙一劝,改命格本就逆天,何况南帝这段位的。硬要早日助他回天,或许会加大不良后果也未知。”阮世阡就不明白,寒璟咋就非逼人家和她在一块。

  “可有法子让他喜欢本座?”寒璟不依不饶。到手的肥羊,咋能让他跑了?

  “本心不愿我也没法,他和别的神仙可不同。我已把他提前带来你这,往后的故事我不写,随你们造化。反正如果脱离原轨太多,后果也没法预知。”

  寒璟捣乱,已经让朝凛少了个情劫变了命数,阮世阡也没法和她客气说了。都是主子都惹不得,他也难啊。

  另一边,锦殇呆在屋里着实无聊。

  阮世阡也不知跑哪去了,他再三琢磨还是敲响了月珩的房门。

  “进。”

  “月珩,天还早不如陪我逛逛?”他一进门,看见月珩正打坐调息。

  “嗯。”

  两个人走在后院,一时无话。锦殇挺懊恼,自己平时脑子很好用,和月珩一起就什么也说不出。

  “你以前来过这很多次?”没事找话。

  “嗯,作为两界使者。”月珩是清冷太久,撒谎也自然而然。

  “你到底什么人啊?”锦殇说这话差点咬自己舌头,他怎么净问这些不方便的。

  “与汝相若。”是和你相似的人。只可惜你位置太高,我终究差了一些。

  锦殇也没听出有什么不对,只当他说自己也是人类而已。

  “你总戴着斗笠干什么?”

  “习惯。不喜见人。”

  “你可愿摘下让我见一次?”锦殇做好打算,大不了生气不让他看一走了之。但他就是很好奇,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不愿就算…了?”半天没得到答复,锦殇想换个话题,却见月珩默默的摘下斗笠。

  锦殇发誓,不论男女都找不出第二个相貌能比过月珩的人了。

  眸光胜却晚湖春水,泛着点点青蓝星辰。美比过女子却没有丝毫妖媚,让人不敢亵渎。面庞如琢如磨似空中上弦月,温润如玉。微冷的性子,更增仙气。锦殇觉得,神明莫过他。

  风起,谁经了撩拨,乱了心绪。

  月珩抬眼看锦殇神色复杂,以为他想起什么,随手把斗笠又戴上了。

  “你这般遮挡,当真暴殄天物。”锦殇意识到自己失态,随便掩盖过去。

  月珩没明白,他只知看锦殇的反应,自己的模样应该还不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朝不识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