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
堀木2020-03-25 16:312,206

  “嗨!我回来了!”他使劲地敲着褪色的红漆木板门,“给我开下门呗,老婆子!”

  木门另一边断断续续地传来收音机的调子——“同窗……共读两……无猜,志同道……合相敬……爱……”门外豆粒般的雨滴密密麻麻地砸在地面上,激起一阵阵涟漪,互相碰撞,又周而复始。

  他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窥探着里面的动静,随后不禁笑出了声,老婆子兴致蛮好的嘛,居然听起了《梁祝》,那还是不打扰她了。

  他掏出钥匙艰难地转着,老木门年久失修就连钥匙孔也生锈了。他用力一推,老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缓缓地向后退去。他对着老木门啐了一口,嘴里嘟囔着:”这门比我还老,真不中用。”

  他甩了甩雨伞上的水,撑开放在客厅里,伞的一边折了根骨头耷拉在地上,雨水顺着流了下来。紧接着,他又随手拿起挂在椅子上灰绿色的绒衣,换下身上湿透的外套,一切完毕后,便一屁股陷在破洞的沙发里蜷缩起来。

  “老婆子,这地板新装修的,前两天和你说过,铺了层瓷砖,是不是好看多了哈哈!诶,不过也有点毛病,这瓷砖实在太滑了,又是下雨天,你可得多注意啊!我们这岁数的摔一跤可不得了,昨天我就差点摔倒,还好撑了下桌子,不然现在你得来医院见我了……这真不是浪费钱,你别这么凶嘛!咱们辛苦一辈子了,换块地板没什么吧,之前那老木块都长虫了,你也看到的,整天爬来爬去,哪天咬我们一口可咋办,真是实在熬不下去才换的……”

  他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下了头。

  “离家读书已三载……老父是封封家书催我归……”,悠长的女声又从收音机里缓缓地传来。她没有作声。

  他抬头看看她:“不过你怎么听起《梁祝》了?这可多久没听到了……想当年,哎,人老了啊,就喜欢回忆以前的事情——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听,一起唱越剧!你还记得吧。你总说我唱的调不对,跟不上你,真是的,明明是你唱太快还不承认。唔……你别拿那眼神瞪我,我都让你一辈子了……临老了还不能说点实话嘛……”

  他撅起嘴巴一副骄傲的样子,拖着沙发往前移了几寸,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头发真多呢,就是全白了,下回给你染染。嗨……我都没头发了。说到这事,昨天出门,对门那小兔崽子还让我离他远点。我问他为啥?你猜他咋说?他说‘别当我面前!你脑门晃我眼!’哎哟我的天,可把我气的……可我能咋办呢,也怪不着人家,只能到别处去晃悠……你要是那会儿在就好了,你总能帮我出头的,你在的话那兔崽子准被你骂得一个屁都不敢放!”

  他拨弄着手指上的婚戒,吹去沾上的灰尘,笑眯眯地看着她,好像在等待她的认同。

  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你都好久不去买菜了……菜场现在啥样你知道吗?这菜啊肉啊越来越贵……从前能买一斤的肉现在只能买半斤,而且也不是什么好肉……就连葱也不送了……你敢信吗?葱才多少钱,几毛钱的事还得找来找去,你都是老主顾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得看主人吧……给几根葱他会死吗?哎哎哎!你别笑啊!我又没说我是狗!这就是个比喻!比喻你懂吧!死老婆子你还笑我……”

  他温柔地看着她,见她笑了便轻松了许多。他走进厨房拿来一块破布,沾上些水,在桌上收拾起来:“你看看……这又脏了,到处都是灰,你也不知道打扫打扫……凡事就等着我吗?我可真的老了。”

  她依然慈祥地望着他。

  “哦对……有件事……要和你说……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我们很久没见儿子了吧?你想他吗?他……他下个月要结婚了……买了新房,想把我们接过去住,你觉得呢?他说房子大,也方便以后照顾我们。还说小姑娘没意见,也欢迎我们过去一起住……你同意吗?你放心,小姑娘我见过了,挺不错的。他们俩很般配,我们儿子找了个好媳妇……就是……就是如果住过去的话,我们就要离开这座老房子了,我挺舍不得的……但还是看你啦!你愿意我就跟你去呗!”

  他不安地背着手在厅里来回踱来踱去,时不时瞥一眼她,渴求她的回应。

  她沉默着。

  “是吧,你也觉得不合适吧。毕竟人家小两口新居,咱们过去多给人家添麻烦……还是算了算了。咱俩这么住挺好的……虽然就我们俩冷清了点,但也还好。我可以陪你唠唠……没事也可以出去溜溜……最近教堂也关了,这毛病越来越严重……该死的,快点好起来吧。”他一连串说了许多。

  “啊!忘记拿出来了。你瞧我这脑子。你喜欢吃的我给你买来了,有苹果、青团、香蕉,还有肉包子!哈哈,你闻闻多香,都是你爱吃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桌上盘子里的食物撤下,一边将刚买来的替换上去。他放上了三个苹果,三个青团,三根香蕉,还有三个肉包子。

  他用手指拨弄着青团,戳了几下,清清嗓子又嘱咐道:“这青团哪!得趁热才好吃!刚做的特别新鲜,放久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突然一阵风吹来,老木门摇晃着“吱呀——”地发响,贴上的白纸随着大风激烈地颤抖。

  “呀……你来吃了呀……真好真好……”他激动地摸着面前的镜框,温柔地从这端抚到另一端。

  “嗨……我想你。”他抹了抹眼角低声说,“这屋子真的太空了……”

  他在香炉里插上三根香,又把炉子往旁边挪了挪,以免掉下的香灰沾到饭菜。

  收音机里依然在播放着《梁祝》,悠悠的歌声盘旋在空荡的房间里——“同窗共读两无猜……志同道合相敬爱……光阴过去似流水……匆匆过了三长载……”

  三个月前,她去世了。夜起时不小心摔倒,救护车还没赶到就咽气了。但他依然坚持每天陪她说说话,摸摸被褥,看她有没有悄悄躺回被窝,仿佛她从未离开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