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序:人生若只如初见,比翼连枝当日愿
回头蔡2020-04-23 21:131,124

  自从干掉谢秃子回国已经有段日子了,文山多年夙愿已了,仿佛有一种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的膨胀感。必须要发泄一下,而且是那种带有罪恶感、不带羞耻感的发泄,说白了就是要耍一次流氓。于是他组织了几个研究生同学,去东四环鲁菜馆大吃大喝,吹自己中了大奖请同学们帮忙花钱,大家都了解他这德性,也就不戳穿吧了。喝到深夜,还不尽兴,文山提议KTV再战,有家室的都开溜了,各种理由:有着急回去喂奶的,还有着急回去喝奶的等等等等,中国的研究(烟酒)生,多半气(妻)管炎(严)。只有几条猴子玩剩下的光棍儿同意了文山的提议。这真是一个自带罪恶感、不带羞耻感的好地方啊,每个人都点了个配唱陪喝的小妹,别人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文山肯定确实应该是第一次。为了怕让同学们笑话,文山装出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又喝又唱,还有小妹那本来就醉人的发香,不知不觉就搂上了,不是,应该没有,算了不纠结了,反正是记不清了,不过喝吐了那是肯定的。散了后,同学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清醒点儿的要叫代驾送文山回家,毕竟西四到东五环,隔着好几个圈呢。但是文山喝得太多了,一个劲儿的吐,走一步都要吐,更别说坐车了,谁愿让他吐自己车上啊。文山说想走走,自己打的就可以了,大家就借坡下驴一个个都走了。文山坐了好一会儿,吐得差不多了,站起来溜达到长安街,心中暗骂,”阿玛的,长安街东西走向,往哪边走啊。”想了老半天,终于有了个好办法,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这多简单啊。但是又觉得似乎哪不对,你看,面朝长安街,左边是西,背朝长安街,怎么右边是西呢。当年那地理老师是不是学校从地里刨出来的啊?算了扔鞋吧,鞋尖朝哪,哪就是西,因为这是Z先生(运气先生)的指引,幸运的是他只扔了一次鞋,鞋尖所指的方向,跟长安街的方向几乎、完全平行啊。还是Z先生神奇啊,“谢了,老Z。”文山抬头做了个揖,径直朝东边扬长而去,等待他的是老Z精心为他准备的解药……

  我从地狱深处杀出,满眼是鲜血和尸体,和即将成为鲜血的尸体,地狱再深亦有出口,若要解脱,只有纵刀向前,横刀向上,每进一步便距出口更近一步,我认命,但不认自己。一睁眼,梦醒了,命运依旧,我已不同。

  走进那片白桦林,想起那些花。有的已经枯萎,有的还在绽放。像涧行的溪水,像粉翅的飞莺,像万里晴空飘过的那朵白云,像一眼天涯吹过的那场风雪,见证过,就不是浪费,祝福它,也是一种珍惜。等走出那片山林,岁月风干了头发,终日乾乾,年华尽去,那些匆忙追逐的财富,到头来尽是匆忙归去的游资。余生执念,难舍驻足,若回首,只剩几缕烟波袅袅。当年的壮志,只是经不起时间汹涌的海浪,那些追逐的梦想,都化作白色的泡沫消失在云海。只有那当年的风景,才能让自己会心一笑。像执迷不悟的余念,像鬼迷心窍的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再见文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再见文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