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你不配!
不问春秋2020-04-21 16:412,408

  赵祥瑞的话一出,众人哗然,八年前楚家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

  “啧啧,穿的这么破,从名门阔少到街头乞儿,楚河,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赵祥瑞绕着楚河转了一圈嘲讽道。

  楚河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把赵祥瑞的挖苦放在心上。

  在楚河看来,此刻活着的赵祥瑞已经是个死人,包括赵家。

  八年前的恩怨,他们赵家也难辞其咎,只是今日楚河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比灭了赵家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柳云烟,他的妻子,他们结婚前柳云烟已经怀有身孕,想来孩子如果安全顺产,现在也应该有八岁了。

  在边疆征战这八年,楚河无时不刻都在想着与妻儿团聚,从日暮到黄昏,从春夏到秋冬,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睦睦。

  楚河不想再与赵祥瑞纠缠,冷冷的扫了赵祥瑞一眼,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撤走你的人,否则今夜过后赵家将再无安宁之日。”

  “哈哈哈,好大口气,你还以为自己是楚家的大少爷吗?就凭你?”赵祥瑞肆意放声大笑,言语藐视:“你现在不过就是一条丧家犬,看你这样子,吃得饱饭吗?竟然还敢来阻挠我们赵家动工,该不会是饿的受不了,故意来讹钱的吧,我看要不这样,我给你两千块,以后跟我干,怎么样?”

  羞辱,毫不掩饰的羞辱。

  楚河面色一沉,寒气盘腾而起:“你不配!”

  说着,楚河向前走去,刚走两步远又停了下来,背对赵祥瑞说道:“跪在这里替我们楚家守孝七日,我可以考虑给你们赵家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

  “给我们赵家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哈哈……楚河,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说你是故意想笑死我,好守住你们楚家这最后一块地。”

  “我告诉你,没可能,我不仅要收了你们楚家的地,还要收了你们楚家的坟,哦,我忘了,你们楚家好像连座土坟都没有,一把火全烧没了,连骨灰都找不着,可真他妈惨啊。”

  角落里,葛风眼中杀气汹涌,恨不得过去拧断赵祥瑞的脑袋。

  在他眼中楚河一直是高高在上、威震八方的护国将军,华国子民对他只有崇高的敬意,即便是愚民,也不曾敢如此冒犯楚河。

  一道凌厉的目光投来,是楚河。

  葛风跟随楚河八年,自然明白楚河的意思,但他不明白的是楚河为何不直接动手复仇,他还是那个杀伐决断的护国将军吗?

  离开楚家废墟,葛风跟上问道:“国将,属下不解,刚刚为什么不直接宰了那混蛋?”

  楚河仰起头,看了眼天空:“死,岂不是便宜了他,我要让他们活在无尽的恐惧之中。”

  “交代你的事情,查清楚了没有。”

  “查清楚了,但是似乎夫人现在并不想见你。”

  说着,葛风恭恭敬敬递上一张照片,顿时楚河冰冷的脸逐渐变得柔软起来,眼中含着温馨的光,像那春天里的朝阳。

  葛风从未见过楚河如此感性的一面。

  照片中,一道倩影深深地映入楚河眼帘,那么美,又那么优雅,仿佛九霄之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她是柳云烟,楚河的妻子,也是云城有名的美女,如果说在云城论姿色柳云烟称第二,那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她曾经是无数少男心中的梦中情人,多少富家子弟踏破门楣都梦想娶她为妻。

  可偏偏她嫁给了楚河,一夜间,数以万计的男人梦碎了,心也伤了。

  在柳云烟身旁还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模样可爱,即便年少,也已经有了倾国之容。

  云城柳家,怀揣着不安和愧疚,葛风敲了门。

  半晌后门开了,只见一个模样和蔼的中年人从院内走出来,中年人眉头紧锁,看起来似乎有心事萦绕。

  此人正是楚河的岳父柳风海。

  见到楚河的第一眼,柳风海愣住了身,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你是……楚河?”

  “是我,柳叔。”楚河微笑说。

  柳风海虽然是楚河的长辈,但是和楚河交情颇深,更胜似挚交好友。

  当年如果没有楚河相助,柳家的公司早已宣布破产,至今柳风海都对楚河心怀感恩,后来楚河和柳云烟坠入情网,更是毫不犹豫答应把女儿嫁给楚河为妻。

  只是八年前楚家遭劫,楚河从此销声匿迹。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要我宝贝女儿了。”

  柳风海热泪盈眶,激动的握住楚河的手,急忙拉着楚河进屋:“老婆子,你快来看谁回来了。”

  “谁啊?”

  叶珮清急忙从屋里赶出来,可一见到是楚河,瞬间冷下脸来:“是你,你竟然还有脸敢回来?”

  “你这个抛妻弃子的负心汉,八年前,要不是因为你和你们楚家,我们柳家也不会落魄至此,我女儿更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小寡妇,你知道这些年外人都是怎么说我宝贝女儿的吗?”

  “你给我滚,滚出我们柳家,我们柳家不需要你这种没担当的女婿……”

  “老婆子,你这是干什么,楚河能回来那是天大的喜事。”柳风海劝道。

  “我呸,他就是个扫把星,要不是因为和楚家结亲,我们柳家也不至于被五大世家如此打压,我的宝贝女儿更不会被侮辱……”

  叶珮清说着两眼发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默默啜泣。

  “侮辱?柳叔,阿姨说的到底怎么一回事?”纵使楚河是百战之身,却也难逃儿女情仇,更别说自己的妻子被褥。

  柳风海微微张嘴,却欲言又止。

  “妈,你胡说什么呢。”

  柳云烟从客厅走出来,时隔八年,再次见到柳云烟,楚河眼眶湿润了,含着辛酸挤出一道浅浅的微笑。

  “云烟,你还好吗?”

  柳云烟神色忧郁,低下头凄冷的回道:“你还回来干嘛,八年前你明明就还活着,却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忙于逃命,楚河,你就不是个男人。”

  是,他不是,他不该丢下他们母女逃命,他心中有愧。

  “妈妈,你怎么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

  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白色碎花小洋裙的小女孩紧紧地抓着柳云烟的裙子。

  小女孩脸蛋红润,模样十分乖巧,有一双和柳云烟一样水灵的眼睛。

  楚河非常确定,那一定是他的女儿。

  出于一个父亲的爱,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抱住小女孩。

  可就在这时,柳云烟一把抱住小女孩,将小女孩揽在怀里,冷漠的盯着楚河警惕道:“你干什么,不许你碰小晗,你不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