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再相信你一次!
不问春秋2020-04-21 16:413,219

  楚河虽然贵为国将,但是向来闲云野鹤,不喜参与权政,也一向严令部下参与权政,这是国将府的规矩。

  可即便如此,葛风还是会有所担心:“直接回了,这恐怕不太好吧,会折了上头的颜面。”

  “那你替我出面好了。”楚河瞧了葛风一眼,想了想说,随后迈开脚步,背影在傍晚余晖的陪衬下显得格外高大挺拔。

  “国将,沧州军区事宜属下可以代为处理,但是今晚陈老在云城设了宴,陈老在沧州德高望重,若是谢绝了陈老,恐怕……”

  楚河当即停下步伐,思索了一会,不耐烦地说:“麻烦,我最是不喜和这种老古董打交道。”

  说着,楚河回头看向葛风,葛风左右为难,尴尬的站在原地。

  “还傻愣着干嘛,带路。”

  半小时后,云城天府酒楼,今晚陈老设宴,整个酒楼都被包圆了,楼下站着两排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昂首挺胸,挺拔笔直。

  普通人可能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楚河一眼就能瞧出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刚下车,门前排着长队,陈老设宴,云城的名门望族挤破头也想凑个热闹,哪怕稍微和陈老搭上一句话,也是万载的荣光,不仅有面子,还能为家族带来不小的利益。

  “呦,这不是楚河吗?怎么走到哪都能碰见你,跟鬼一样,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难不成你也想来蹭个热度,和陈老搭搭关系?”

  赵祥瑞迎面走过来,摆着一副趾高气昂的派头,乐呵呵的笑,眼中尽是蔑视和嘲笑:“楚河,我看你还是算了,别懒蛤蟆想吃天鹅肉,陈老身份尊贵,可不是你这种窝囊废可以亲近的,我劝你还是趁早滚远远地,免得待会丢尽了你们楚家最后一丝颜面,哈哈……”

  要说陈老确实身份尊贵,但论军衔,论威望,还远远不如楚河。

  楚河不卑不吭,嘴角微微扬起,然而这笑容却令赵祥瑞十分不爽,在赵祥瑞看来,窝囊废就该有个窝囊废的样子。

  “看到没,请柬,陈老特地派人亲自送过来的,你还真以为什么人都能来啊。”赵祥瑞得意洋洋的拿出请柬炫耀,生怕楚河看不清楚,还故意把请柬凑近几分,言语骄傲自豪。

  楚河不为所动,面色平淡无奇,一个小喽啰而已,还不至于让他动怒,他若想灭掉赵家,不过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宾客凭请柬陆续进入酒店,此时,又有一批人匆匆忙忙赶过来,其中就有楚河的岳父柳风骨,岳母叶珮清和柳云烟。

  柳风骨神色匆忙,急急忙忙就要进去酒店,结果刚上前一步,立马被保安拦住。

  “先生,请出示请柬,没有请柬者一概不许入内。”保安提醒道。

  柳风骨愣了一下,面露尴尬之色,摸了摸口袋,僵硬的笑道:“忘了忘了。”

  “哈哈哈……还真是有趣了,柳家一个芝麻大的小家族,竟然也敢来凑热闹。”赵祥瑞望着柳风骨无情的嘲笑道。

  柳风骨跟楚河向来亲近,见赵祥瑞嘲笑柳风骨,楚河顿时心生不悦,走过去拉了下柳风骨的胳膊。

  “柳叔!”

  柳风骨回头一看,吃惊地问道:“小河,你怎么在这?”

  叶珮清站在旁边冷哼了一生,斜着眼睛挖苦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还不清楚吗?八成是来攀附关系的,窝囊废就是窝囊废,要不是因为他们楚家,我们柳家也不至于如此不被待见,这大半夜的拖家带口来参加宴会,结果门都进不去。”

  叶珮清憋着一肚子火气正好没处撒,一股脑全撒在楚河身上。

  “老婆子,你少说一句话会憋死是不是。”柳风骨猛地回头瞪了叶珮清一眼,接着一阵怒斥:“你别忘了,当年要不是楚河,咱们柳家早破产了。”

  “柳叔,叶姨说的没错,柳家现在在云城不受待见,多半都是因为我,不过你们放心,今后在云城不会再有人敢针对柳家。”

  说着,楚河从兜里掏出一枚徽章递给柳风骨:“柳叔,你们先进去,凭着这枚徽章,他们一定会以最高的规格接待你们。”

  “真的假的?”柳风骨难以置信的问道。

  楚河笑着说:“试试无妨。”

  “试个屁,柳风骨,你是不是还嫌不够丢人,一定非要闹出更大的笑话才满意是吗?你丢的起这个人,我和云烟可丢不起。”叶珮清恼火的瞪了楚河一眼,匆匆忙忙就要拉柳云烟离开。

  柳云烟左右为难,楚河面带微笑对柳云烟说:“云烟,相信我一次可以吗?就一次。”

  柳云烟犹豫了一会,说到底是自己的丈夫,即便如今狼狈不堪,可终归有夫妻之名,更有夫妻之实。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接过徽章,柳云烟踩着高跟鞋,身材曼妙的她放在哪里都是一朵娇艳的玫瑰,叫男人想入非非。

  当柳云烟向保安出示徽章后,保安震惊不已,硬生生顿了十几秒钟,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没徽章是军区最高荣耀,只有在边疆出生入死的名将才有机会获得,那是华国军人一生追求的梦想。

  见保安没有反应,柳云烟脸上渐渐浮现一抹羞红,毕竟这里聚集了云城大半的名流,谁也不想被看笑话,就像一只猴在这里跳来跳去。

  “真是笑死个人了,柳家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陈老的宴会都敢来。”

  “谁说不是,这人活着就得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就怕有些人没有自知之明。”

  众人议论纷纷,柳云烟也退缩了,下意识的低下头,悄悄往后退去一步,尴尬的咬紧红唇。

  然而正当此时,一个高级长官急急忙忙赶过来,向柳云烟敬了一个军礼:“夫人,感谢您这些年的无私奉献,里面请!”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众人皆大眼瞪小眼,柳云烟更是茫然不已。

  “老婆子,看见没有,我就说咱女婿有出息,你还偏不信……”柳风骨眉开眼笑道。

  叶珮清偷偷地瞧了楚河一眼,还是不相信眼前这个穿着穷酸的男人会是军区干部,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肯定是歪打正着,钻了空子。

  走进酒店,再回头去看赵祥瑞一脸恼怒,刚才柳风骨的揣测他听的真真切切:“我呸。”

  啐了一口痰,赵祥瑞向保安递上请柬,刚准备大摇大摆走进酒店,突然间被拦住了。

  “先生,赵家这次不在宴请名单之列。”保安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的说道。

  “什么?不在,你是在逗我玩吗?”本来赵祥瑞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气,结果楚河进去了,他却被拦在门外,越想越气愤,忍不住便爆了粗口。

  当时保安脸色就变了,冷得跟冰块一样,赵祥瑞立马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忙笑嘻嘻的说:“这位大哥,刚刚实在不好意思,可这请柬清清楚楚写了邀请我们赵家参加宴会,您看看是不是哪出错了。”

  保安回道:“对,是出错了,帖子写错了。”

  ……

  “你玩我呢?”赵祥瑞勃然大怒,猛地揪起保安的衣领:“狗东西,我告诉你,我们赵家在云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别他妈睁眼说瞎话,叫你们负责人出来。”

  “先生,请你松开,否则后果自负。”保安严肃的警告道。

  “我就不松开怎么着,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一个破保安跟我拽什么拽,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干不下去。”赵祥瑞气急败坏的叫嚣道。

  “那对不起了。”

  “啊……”

  来到酒店二楼,宴会大厅已经坐满宾客,且都是上上客,相比较之下柳家在这里确实不显眼。

  刚走进大厅,立刻迎来一些名门望族和高官的注意。

  “柳家为什么会来,难不成是陈老邀请的?”

  “我怎么记得楚家灭门后,柳家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站在大厅,已经没有多余的空位,只有角落里还有一桌空着,柳风骨四处看了一眼,乐呵呵的领着一家子人走过去。

  对于柳风骨来说能来参加陈老的宴会已经是万幸,不敢再奢求太多。

  坐下来后,柳风骨笑呵呵的问道:“好女婿,跟你岳母透个底,在军区究竟什么职位。”

  楚河淡淡一笑,刚准备开口,突然听到工作人员喊道:“吴家长子吴有为前来贺寿,恭祝陈老万寿无疆,特送上元清青花瓷罐一件。”

  此罐名为《鬼谷下山》,价值连城。

  “怎么,今天是陈老寿宴?”柳风骨问道,再一看自己两手空空,顿时着急起来。

  楚河不慌不忙的回道:“今日的确是陈老寿宴,陈老向来低调,怕铺张浪费,但又喜欢热闹,所以没有对外公开,知道此事的宾客少之又少。”

  只是吴有为又是如何知晓,望着多年的故友,楚河陷入沉默,楚河和吴有为年少情同手足。

  可即便如此,当初楚家灭门,吴家还是跟着掺合了一脚。

  有为啊有为,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