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因为我爱你!
不问春秋2020-04-21 16:413,224

  柳云烟噗嗤一声笑了,眯着眼睛望着楚河不可思议的问道:“这么大的工程,你有钱吗?”

  楚河摇了摇头,但依旧自信满满:“现在的确是没有,但是以后肯定会有的,而且也不需要等很久,半个小时?”

  “咋的,银行要开运钞车给你运钱?”柳云烟眉开眼笑,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虽然楚河现在一无所有,可是和他在一起就是会莫名的觉得开心轻松。

  柳云烟说的楚河心里一慌,真要动用运钞车运钱也不是不可以,但没必要。

  “老婆,你可真逗。”楚河笑呵呵的说道,伸手想要去搂柳云烟的肩膀,但柳云烟一个白眼就让他退缩了。

  他觉得自己是个好男人,老婆不愿意,一定不会强求。

  柳云烟向前走了一步,四处看了一眼,在这里有她和楚河最美好的回忆,回过头:“说实话,我现在对你越来越好奇了,明明一无所有,却神秘兮兮,故弄玄虚搞得自己很成功一样,话说你们在前线打仗也是靠一张嘴降服弄敌人的吗?”

  听到这话,楚河面色瞬间严肃起来,他是个军人,更是英勇无畏的战神,前线战场对他来说是残酷的,是绝对不可以用一个玩笑来亵渎的。

  “我们用的是性命和热血。”楚河眼中燃起凌冽的寒气,一字一字清楚的回道。

  柳云烟动了动红唇,自知说错了话,轻声的道了一句对不起,接着说道:“赵家那边我可能必须要先解决,没办法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为什么?”楚河不解的问道。

  两人四目相对,这时一阵挖掘机的轰鸣声惊扰了他们,循声望去,不远处开来几辆挖掘机,这让楚河十分不爽。

  挖掘机停下后,还是上次的那些人,领头的长毛再一次进入楚河的眼帘。

  “呸,真你妈晦气,怎么他妈又是你。”长毛对着楚河啐了一口痰道。

  楚河面色骤冷,周身寒气盘旋,他已经懒得和这些人废话,要不是柳云烟在这里,长毛此刻已经一命呜呼。

  长毛虽然嘴巴贱,但是也没敢对楚河动手,畏畏缩缩与楚河保持三米远的距离,挥手让楚河赶紧滚出去。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长毛叫道。

  楚河向前走出一步,吓的长毛立马闭上嘴,老老实实往后退。

  “你别过来,我警告你,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弄死你丫的信不信。”长毛目光惊恐的警告道,后背全是冷汗。

  争锋相对了几秒钟,长毛慌慌张张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少爷,那天那个孙子又来了。”

  打完电话,长毛指着楚河说道:“孙子,有种你就别走,我们少爷马上就过来。”

  楚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笑着说:“好,我等他,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他商量。”

  十分钟后,赵祥瑞风风火火抵达现场,下车后气势汹汹的朝楚河直奔而来,眼神鄙夷的瞟了楚河一眼,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楚河。

  然而当他看见柳云烟也在,稍微怔了一会:“柳小姐,你怎么也在,吴有为那小子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柳云烟面无表情的回道:“我和吴哥只是普通朋友,不劳赵大少爷费心。”

  “柳小姐,你要这么说可就见外了,我知道柳小姐今天日子过的不太愉快,我看要不然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其实在下对柳小姐也是仰慕已久。”赵祥瑞猥琐的笑道。

  “免了。”楚河打断道,当众调戏自己老婆,赵祥瑞又一次成为楚河先出之而后快的对象。

  “我和柳小姐说话,关你屁事,用得着你来插嘴。”赵祥瑞恼火的羞辱道:“哦,我忘了,柳小姐是你老婆,可是你配吗?”

  楚河暗自攥紧拳头,但并没有因此而恼怒,迎面朝赵祥瑞走过去,拿起一分文件直接甩在赵祥瑞的脸上。

  “你他妈敢打我?”赵祥瑞双目怒瞪,顿时火冒三丈。

  楚河耸了耸肩,泰然自若的回道:“抱歉,不小心扔你脸上了,打你,我还嫌脏了我的手,这是法院的起诉书,你们赵家非法占有我们楚家的地皮,所以我向法院起诉你了。”

  “起诉我?”赵祥瑞憋着嘴窃笑,最后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楚河,你他妈是不是脑子不好,这里是云城,你去问问,云城谁敢起诉我,我要说你是个智障,你会不会当我是在夸你?”

  楚河平静的笑了一下:“着什么急,老婆,我们换个地方聊,这里味道不好,总有些人莫名其妙的放屁。”

  转身拉上柳云烟的手,柳云烟也没有拒绝,然而赵祥瑞并没有打算放楚河走,两人刚走出几米远,立马被拦住了。

  “想走,你当这里是谁的地盘,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自从楚河回来后,赵祥瑞已经不止一次遭受到侮辱,今天他无论如何也要办了楚河。

  “跟我拽是吧,横是吧,今天就让你死去的爹妈好好看看他们的不孝儿子是如何守护祖宅的,把他们俩给我堵死了,其他人给我拆,把这里夷为平地。”

  “是!”

  赵祥瑞一声令下,挖掘机开始作业,将这片残存的废墟一点一点推平。

  柳云烟转头看了楚河一眼,然而眼前这个男人神色平静,过分的镇定让她有些难以理解,毕竟这里是他们楚家的祖宅,更何况楚家的亡魂都葬在这里。

  正当柳云烟疑惑不解之时,突然从远处飞驰开过来一辆车,很快从车上跑下来一个男人,男人边跑边喊。

  “不能拆,不能拆……”

  “给我拦住,今天谁敢挡我,死路一条。”赵祥瑞瞧了一眼道。

  “赵少爷,这里真的不能拆,王局已经进去了,半个小时前刚被双规,你们赵家和王局的勾当已经全部暴露,并且上面还特地下了命令,严令除楚家之外的任何人霸占这块地。”

  “什么?”赵祥瑞大惊失色,现场挖掘机作业的轰鸣声也随之停止。

  “你说王局进去了,谁干的。”赵祥瑞上前一步抓住报信人的肩膀质问道。

  报信人摇了摇头:“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事态紧急,我看赵少爷还是尽快赶回家中,恐怕这把火很快就会烧到你们赵家。”

  “废物!”赵祥瑞恼羞成怒,一脚朝报信人踹过去,接着回头凶神恶煞的指着楚河道:“楚河,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次要不是那个废物王局被抓,今天我定要推平你们楚家这最后的一亩三分地。”

  楚河风轻云淡的笑了一下:“你可以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赵祥瑞怒道。

  楚河擦了擦鼻子,漫不经心的说:“我还真以为你不敢。”

  “废物,你给我等着。”

  一群人迅速撤离现场后,柳云烟疑惑地询问楚河道:“你干的?”

  楚河摇了摇头:“我哪有这个本事,凑巧而已,刚刚你也听到了,是那个王局被抓,才导致一系列的问题爆发,而我可从来没见过什么王局。”

  经楚河这么一说,柳云烟将信将疑,确实楚河才刚回来,而云城也早已经没有楚家的势利,楚河如今能在云城指望上的人只有她。

  “现在赵家摊上了这么大的事,恐怕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估计不会再针对你们柳家。”楚河提醒道。

  望着天边的落日,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两人开车来到幼儿园接上楚晗。

  每次楚晗见到楚河都意外的开心,因此柳云烟也不得不信那句话,血浓于水,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前世的情人,这话怕是不假。

  返回赵家大院,三人刚下车,葛风暗暗地从黑夜中走出来,葛风也是从军多年的军人,身形挺拔,面容刚硬,放在人堆里也是极其显眼的。

  “国将,您吩咐的事已经全部办妥,是否要继续执行下一步计划。”葛风毕恭毕敬的询问道。

  柳云烟也是第一次见到葛风,直觉告诉她葛风这个人绝非寻常,但又察觉不到异样,反而给她一种中二少年的感觉。

  国将?哪门子的军衔?

  见柳云烟有些憋不住想笑,楚河也颇为尴尬,僵硬的笑了一下,介绍道:“一个朋友,平时喜欢搞点cosplay,不用搭理他。”

  “挺有意思,今天多谢了。”柳云烟嫣然一笑,心底的那层寒霜正在逐渐融化。

  关上门,楚河对着葛风摇了摇头:“去赵家走一趟。”

  “是!”

  赵家别院,此刻赵家内部正在召开重大会议,家主赵兴隆雷霆震怒。

  “祥瑞,你说王局被抓全是因为楚河那小子,可是楚家早已灭亡,即便楚河还活着,我也不相信他有这个能力,还是说你又在外面闯祸了,我一再跟你说要低调再低调,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要总在外面给我闯祸。”

  “父亲,我看这次王局被抓大哥难辞其咎,要不是他整天在外招摇,又怎么会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之前我就劝过他不要贪图楚家的祖宅,可他偏不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