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为所欲为!
不问春秋2020-04-21 16:443,258

  楚河悠闲地提起茶壶,给老丈人和老婆奉上热茶。

  放下茶壶后,楚河转身走到柳长风面前,微微笑道:“风哥,怎么回事?”

  柳长风憋着一肚子火气,不爽的瞧了楚河一眼,骂道:“又关你屁事,你一个在我们柳家混吃混喝的小白脸,装什么大爷。”

  楚河依旧笑脸以对,点点头说:“既然风哥嫌我多管闲事,那妹夫就不打扰了,告辞!”

  转过身,楚河对领头的负责人说道:“今晚陈老亲临现场,安保一定要负责到位,尤其是些小鱼小虾一定要查清楚。”

  “好的,多谢楚经理提醒!”负责人微微低头,跟个下人一样毕恭毕敬的回道。

  今晚的宴会,除了邀请柳家,还邀请了吴家和苏家,甚至一直躲在暗处不曾露面的谢家也出面了。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云城的大企业,这些企业多半是因为柳家才有幸参与项目开发。

  换言之,如今的柳家已经今非昔比,即便不如吴家、苏家和谢家,但实力也不容小觑,而楚河的目的是将柳家打造成云城第一大家族。

  宴会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但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城南新区新的项目负责人。

  不少企业也都在暗中观察,想着见面后巴结一番,也好为今后的工作做准备。

  但事与愿违。

  不久后终于有人提出质疑:“陈老,不是说今晚新任的负责人也会到场,为什么迟迟不见他露面,这人究竟是谁,未免也太不给大家伙面子了。”

  陈老提了提嗓音回道:“他是谁,你们无须知晓,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在华国可以为所欲为。”

  这彩虹屁拍的够响,就连楚河本人也忍不住笑了。

  “老东西,一把年纪的人,还这么会拍马屁。”

  柳云烟瞧了楚河一眼,微微皱眉。

  宴会结束后,楚河刚陪同柳云烟和老丈人走出酒店,背后突然跟上来一个身着军装的男人。

  “楚经理请留步,可否借一步说话。”

  楚河犹豫了一会,和柳云烟打了声招呼:“我去去就来。”

  酒店天台,陈老坐在凉亭下,头顶是浩瀚的星空。

  在陈老身边站着八名保安,保安神色严肃专注,仅仅一点脚步声,立刻引来注意。

  楚河望着八名保安淡定的笑了一下:“陈老,你这八名保安可了不得,连我这么轻盈的脚步声都能惊动他们。”

  陈老循声看过来,陈老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国将过誉了。”

  陈老主动起身迎接,这在保安看来是一件极其匪夷所思的事情,除了华国最高指挥,还没有几个人可以惊动陈老。

  “陈老今夜会我所谓何事?”

  楚河大摇大摆的在椅子上坐下,品了一口桌上的酒:“想不到陈老如此身份尊贵的人,竟然也会喝这种边疆战士才会喝的寻常烈酒。”

  这种酒是东洲边境特产,由于边境常年战火,粮食短缺,因此酿酒选材也都是随意而为,工序也较为简单,所以口感并不好。

  “我虽为军长,却也在边境征战过,年轻的时候喝习惯了,老了也改不了,喝不来你们这些年轻人爱喝的酒。”

  陈老坐下来再次为楚河斟上一杯酒,含蓄的说道:“楚家的惨案我也曾有耳闻,不久前云城赵家一夜间灭门,与当年楚家之案如出一辙,不知道此事将军可否知晓?”

  “怎么,陈老这是来向我兴师问罪的?”楚河抬起头,凌厉的双眸直直的盯着陈老。

  “陈老是在怀疑我吗?”

  陈老笑了笑回道:“将军多虑了,老朽一把年纪,哪里还有闲心去管这些仇怨,只是老朽想提醒将军一句,凡事得有个规矩,没规矩不成方圆,赵家可以灭,但总得有个原因不是,否则不成了滥杀无辜。”

  楚河也跟着笑了一下,拿起酒杯摇晃了一下,杯中的酒水如同他的心境一般清明。

  陈老突然找上自己,想来必定是收到上层指示,看来苍狼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灭掉他。

  两杯酒下肚,楚河起身告辞:“陈老,我楚河做事向来有分寸,若有任何问题,大可尽管向上层举报,告辞!”

  下楼后,一阵凉风吹过,楚河心底也冒出一丝凉意,他在边疆征战八载,退敌无数,最后却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看来,东洲他是不能再回了,但若有人胆敢在云城兴风作浪,只有死路一条。

  楼下柳云烟和柳风骨已经不见踪影,拿起手机有一条柳云烟的短信,说是先回去了。

  一人独自走在深夜的马路上,拐进一条胡同,眼前突然间出现一群人,这些人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楚河,你已再无去路。”其中一人叫道。

  楚河何曾有过畏惧,哪怕是当年一人孤军杀入敌营,也丝毫没有胆怯,再看看眼前这些人,不过蝼蚁一般。

  他从容不迫,岿然不动,甚至有些想笑。

  “就凭你们?”楚河问道,顿时眸光骤冷,双眸射出两道寒气。

  “国将,我来!”

  这时,一道黑影闪过,葛风出现在楚河面前,他目视前方,冰冷的说道:“就凭你们,还不足以让国将亲自动手。”

  “呵,原来是葛副将,葛风我劝你最好不要阻碍我们办事,我们有上层的指示,今夜必定要伏诛楚河。”

  “上层何时有过这样的指示,我看分明是苍狼的指示。”

  又是一道黑影闪过,青鸾如鬼魅一般立于葛风身旁:“国将,我来迟了。”

  葛风和青鸾是楚河最得意的两大副将,也是东洲赫赫有名的战将,即便没有楚河,也可以独当一面。

  “我给你们三秒钟时间,立刻从国将面前消失,否则……杀无赦!”

  “猖狂!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先拿你们开……”

  “呜……”

  月色下血光一闪,一人扑通倒地,青鸾在皎月之下舞动曼妙的身姿,来无影去无踪。

  一滴血从锋利的军刀顺着刀刃滑落,笔直的落在地上。

  “滚!”

  青鸾这辈子最恨别人欺辱楚河。

  一众人面面相觑,目光惊恐闪烁,这时已经有人因畏惧而后退。

  “普天之下,没人可以伤国将一根汗毛。”

  半晌后,小巷仅剩下楚河三人,还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派人收拾一下!”

  “是!”

  楚河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随后慢步走出小巷。

  站在路边,楚河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回头对青鸾笑道:“青鸾,以后别这么凶,整天喊打喊杀,少跟葛风学,他脸皮厚无所谓,你不行,女儿家就该有个女儿家的样子。”

  青鸾愣了一下,怦然心动,竟有些不知所措,原本肃杀的脸渐渐浮起一抹羞红。

  半夜楚河会到家中,竟发现客厅坐满了柳家亲戚,连老太爷柳康成也在。

  一家人坐在一起也不说话,一个脸色比一个臭,尤其是大伯一家人。

  听到开门声后,一家人迅速朝楚河看过来,还没等楚河步入正厅,柳长风急急忙忙叫道:“爷爷,那个小畜生回来了。”

  楚河不明所以,脸上挂着从容的笑,走进去后先向老太爷问候道:“爷爷,这么晚怎么还没睡,老人家应该多注重身体。”

  “哼,原来你还知道关心我这个老头子!”老太爷发怒道:“跪下!”

  楚河表情一愣,不解的看向柳云烟和柳风骨,柳风骨默认点了下头。

  但楚河何错之有:“爷爷,我何错之有,为何要跪。”

  柳长风一声冷哼,傲慢无礼的说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认罪,楚河,你自视替柳家拿下城南新区,成了柳家的恩人,便开始鼓动二伯分裂柳家。”

  楚河是越听越糊涂,分裂谈何说起?

  “风哥,你是在说今晚宴会的事情吗?那你可是错怪我了,宴会名单又不是我负责的,他们都是有机关背景,我一个普通人,又如何去控制他们?”楚河理直气壮地回道。

  “强词夺理,若不是你在暗中挑拨,为何同样是柳家子孙,他们却区别对待,你别忘了,我爸可是公司CEO,二叔不过一个小副总而已,你们这明摆着是越级,今天你们可以越过我父亲办事,明天就可以越过爷爷办事,我看你们分明是想造反,想爷爷早点死,好霸占柳家全部的家业。”

  柳长风面目狰狞,言语更是激进,把一串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跟真的一样。

  看老太爷满脸怒气的模样,估计是信了。

  “我老头子还没死,你们就开始想着分家产,我要是死了,那还得了。”

  “爸,我可从来没这个意思。”柳风骨连忙跪地,委屈的解释道。

  老太爷哪里听得进去,平日里他就偏袒老大一家人,如今老大一家人受了委屈,自然是要站出来替老大一家人撑腰。

  “好,风骨,既然你说没有,那你把城南新区全权交给你大哥负责,以后听你大哥指挥。”

  “这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