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霸道岳母!
不问春秋2020-04-21 16:443,196

  秦应明摆着是在故意刁难楚河,其他人也都在等着看楚河笑话。

  “堂堂楚家大少爷,如今还不如一条落水狗,还真是可怜。”

  “少说两句,云烟还在,扫了楚河的脸,怕是也会惹云烟不高兴。”

  “云烟怎么会不高兴,一个废物老公,甩了也就甩了,难不成楚河还能比吴少爷优秀?”

  一众同学议论纷纷,句句戳心。

  苏天坐在正位笑而不语,默默地注视楚河的神色变化,说到底曾经是楚家大少爷,即使面对众多同学的嘲笑,也仍然面不改色。

  “你还站在这干嘛,去啊。”秦应再次开口,他本不想刁难楚河,奈何楚河无端辱骂自己,活该。

  这时,柳云烟主动站起来,亲昵的称呼道:“老公,你坐我这好了。”

  柳云烟的举动令一众同学吃惊不已,苏天赶忙劝阻道:“云烟,你安安心心坐着,实在不行,我给楚哥让个位置。”

  “免了!”

  楚河高声拒绝道,乞丐尚且不是嗟来之食:“云烟,你们吃,我出去抽支烟。”

  转身走出包厢,顿时包厢内一阵哄笑。

  “窝囊废,简直就是草包。”

  “云烟,我看你们还是趁早离婚算了。”

  柳云烟面无表情,低头不语,云城上流社会关系错综复杂,他们柳家虽然贵为五大世家之一,但在云城谁也得罪不起,尤其是剩下的其他三大家族。

  今晚的同学聚会是苏天发起的,她若是不给好脸色,一定会恶化苏柳两家的关系。

  因此也只能委屈楚河。

  包厢外走廊,楚河暗自摇头哭笑,与他而言,柳云烟的那些同学就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早晚要为家族惹上祸端。

  点上一支烟,刚吸上一口,不远处迎面走过来一人,来人脸上挂着殷勤的笑容。

  再仔细一看,不正是云城商业银行的行长蔡忠全。

  等蔡忠全走近后,楚河纳闷的瞄了蔡忠全一眼,蔡忠全热情的招呼道:“这不是楚经理嘛,还真是三生有幸,竟然能在这里再次相遇。”

  楚河笑了笑,主动伸出手道:“幸会幸会,蔡行长是来吃酒的?”

  楚河做事向来有分寸,别人敬他三分,他敬别人一丈。

  蔡忠全点点头:“有个饭局,如果楚经理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起,顺便也好为你介绍下我的几位挚交好友,都是在云城谋前景,以后生意上少不了会有所往来。”

  楚河擦了擦鼻子,想了一会后,欣然应道:“既然这样,那多些蔡行长美意。”

  本来楚河正愁着没地方呆,现在好了,有人要请自己吃白食,何乐不为。

  跟着蔡忠全走进旁边的一间包厢,包厢内设了两桌,共12人。

  这些人楚河多多少少都有些印象,但如今还记得楚河的却无一人。

  “各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丰业地产的商务部经理楚河。”蔡忠全咳了咳嗓子隆重介绍道。

  话音落下,现场反应平平,一个小小的商务部经理确实上不了台面。

  实际上蔡忠全也并不高看楚河,他只是惹不起楚河背后的权势。

  “楚经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兴隆集团的韩总,这位是富国集团的陈总,还有这位,这位是咱们市局的邢秘书,常年在市局工作,可了不得……”

  经蔡忠全这么一介绍,在座的每一位都是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并且都是老江湖,就算看不起楚河也不会刻意表现出来。

  “哈哈哈,既然是蔡行长的朋友,那来头肯定不小,楚经理,你来这上座。”一个中年男人笑眯眯的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楚河笑着说。

  蔡忠全摆了摆手:“有什么不好意思,都是自己人。”

  安排楚河上座后,宴席正式开始,毕竟都是上层名流,吃的喝的都不一般,单单一瓶酒就要值二十多万。

  酒席间,楚河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算是把这些老家伙的底全部都摸了个清楚,更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当中有不少儿女都在隔壁,就连秦应的父亲秦元隆也在。

  想到这里,楚河心里就乐呵的不行,瞧不起老子?你们亲爹跟捧爷爷一样捧着我。

  酒席结束后,楚河在众星捧月下走出包间,前脚刚出去,迎面就撞上了秦应。

  “爸,你怎么在这。”秦应吃惊道:“还有你,你这个窝囊废为什么会和我爸在一起?”

  秦应身后跟着一群同学,纷纷神色震惊。

  “什么情况,咱们云城商业银行的蔡行长也在,还有市局的邢秘书,兴隆集团和国富集团的老总都在这里,还他妈围着楚河转?”

  一众同学惊的目瞪口呆。

  楚河笑着瞄了一眼秦应,再去看柳云烟,柳云烟也是一脸的茫然疑惑。

  “秦应,你怎么说的话,我就是这么教你在外得罪人的?楚经理可是咱们家的贵人。”秦元隆猛地瞪了秦应一眼,指着秦应鼻子骂道。

  秦应顿时心生不悦:“爸,你是不是疯了,他楚河是楚家的余孽,算哪门子贵人。”

  秦元隆在酒席上喝了不少酒,晕乎乎的神志不清,听见儿子胆敢反驳自己,抬手就是一耳光狠狠地抽了过去。

  “小兔崽子,都敢顶撞老子了,要不是有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你他妈早饿死了,没出息的东西。”

  楚河安安窃笑:“算了算了,小孩子不懂事能理解。”

  秦应本来心里就委屈,憋着火气,现在又听到楚河这般辱没他,当即怒火攻心,控制不住脾气就要对楚河动手。

  “我去你妈的,你一个小废物也敢教训我。”

  当秦应提拳的一瞬间,楚河面色骤冷,仿佛六月吹雪一般,凌冽的寒气从瞳孔中射出。

  下一秒,秦应突然间冲撞出去,倒在地上。

  “秦应……”

  几个女生紧张地叫道,急忙过去扶秦应起来。

  苏天站在人群中观察楚河许久,虽然他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明白楚河绝不是秦应口中的废物。

  可他有不明白楚河究竟强在哪里,为何会让这么多上层名流围绕他打转。

  凑巧?

  酒店楼下,秦应怨恨的盯着楚河,楚河微微浅笑,目光专注的望着柳云烟。

  柳云烟心中存有疑虑,犹豫许久后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楚河耸了耸肩,笑着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办法,全靠一张嘴忽悠,男人嘛喝醉酒就爱吹牛。”

  柳云烟噗嗤一声开心的笑了,轻轻的白了楚河一眼:“没个正经,都快奔三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两人聊得正开心,秦应不甘的走上前打断道:“云烟,喝酒不便开车,我家伺机待会过来,我送你回去。”

  柳云烟看了秦应一眼,没等开口,楚河抢先拒绝道:“免了,我们家云烟好歹也是柳家子孙,还用不着你来可怜。”

  秦应是彻彻底底被楚河激火了,一双眼睛涨的通红,握紧拳头怒道:“楚河,你要是真有本事,又何必依赖柳家,我要说你是个小白脸,过分吗?就凭你现在的经济情况,别说雇伺机,你有钱叫一辆滴滴吗?”

  秦应话刚说完,迎面开过来一辆黑色奥迪,车上坐的正是蔡忠全,蔡忠全红着脸醉醺醺的对楚河招手:“楚经理,一起?”

  “好啊,多谢蔡行长厚爱!”

  坐上车,楚河回头看了一眼秦应,秦应气得暴跳如雷、火冒三丈,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蔡行长为什么会去巴结楚河,就连自己父亲也一样。

  回到柳家后,叶珮清和柳风骨还没睡,两人站在客厅争吵。

  刚走进客厅,叶珮清立马回头看向楚河:“楚河,你回来正好,你和云烟结婚也有八年了,这半年来云烟为你遭受过多少委屈,可你为云烟做过什么,什么都没有,如果你还想和云烟继续下去,你去买一套房。”

  叶珮清突然让楚河去买房,楚河起初也是一肚子的疑惑和不解,后来听柳风骨说是因为大婶在叶珮清面前炫耀,说他们家又在哪哪哪买了一套别墅。

  而叶珮清却还一直住在老房子里,处处被大婶一家人压着一头,心里不平衡。

  “买还是不买,不买明天就离婚。”叶珮清插着腰咆哮道。

  楚河苦笑了一下:“妈,您看中了哪一套?”

  见楚河答应下来,叶珮清心满意足的笑了,一改刚刚霸道的语气,细声细语说道:“天琴湾近期刚开盘,我今天去问过了,还剩几套不错的别墅,价格也贵,一千来万。”

  一千来万?

  柳云烟惊住了,气愤的反驳道:“妈,一千来万,你还真敢开口,楚河哪来这个钱,就算把我们家掏空了,也未必有一千万。”

  叶珮清心意已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着胳膊冷漠霸道的回道:“那是他的事情,我管不了,实在不行,我换个女婿,他买不起,有为一定买的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