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父子谈心
起点姑娘2020-11-09 11:592,085

  安排刘樾住下之后,德叔执意要送秦研雪回院子里。

  “二小姐,这次真的要多谢你,若是没有你,老奴和之禾就要离开侯府了。”康叔说着,声音忍不住哽咽。

  秦研雪并没有特意去安慰德叔,反而温暖一笑,“连爹爹都要叫德叔一声叔叔,若按辈分算,你可是雪儿的爷爷了,祖母不理府上的事情,爹爹常年不在府上,所以才会做出一个如此荒唐的决定,还望德叔不要责怪爹爹才是。”

  “没,没有,老奴又怎么敢责怪侯爷,别说侯爷让老奴回老家,就算让老奴死,老奴也心甘情愿呐,只是老奴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德叔越说越激动,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不管他怎么用力擦拭,也擦不掉脸上的泪水。

  说不抱怨那肯定是假的,但也仅仅是抱怨而已,不过,与其说他抱怨秦浩,不如说他抱怨自己,抱怨自己人老不中用,才会让秦浩为难。

  “德叔,现在什么事情也没有了!你就别伤心了,有雪儿在府上一天,雪儿绝对不会让德叔和之禾哥哥离开府上的,当然除了你们自己想离开。”秦研雪拍拍德叔的肩膀,保证道。

  一旁的翠儿见整日板着脸的德叔竟然哭的那么厉害,都吓坏了,“是,是啊,德叔你别哭了,被人看到,还以为小姐欺负你呢!”

  翠儿一句看似无用的话却让德叔破涕为笑,“你这丫头嚼什么舌根,小姐怎么会欺负老奴,小姐教训老奴也是天经地义的。”

  “好啦!德叔,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若是德叔觉得自己欠雪儿一个人情的话,不如明日挑选丫鬟的时候,给雪儿挑选些中用点的?”秦研雪调皮一笑。

  德叔连连点头,“这个自然,老奴一定会给二小姐挑些机灵又勤快的,老奴不打扰二小姐休息,就先回去了。”

  秦研雪点点头,为了不让德叔为难,自己先带着翠儿往闺房走去。

  德叔目送两人进去之后,才准备回自己的房里,他一个转身,看见不远处一名少年正站在黑夜里。

  “之禾?”德叔走了过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刚才侯爷叫我去了一趟,是二小姐改变了侯爷的主意,让我们留下来了,还让我接替你的位置,好好看管侯府。”秦之禾简单地复述一下秦浩叫他过去谈话的内容。

  德叔指了指回去了路,“我们先回去。”

  “爹,你说我们得罪了夫人,我当这个管家,能当的好吗?”秦之禾问道,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的认知,可是他们这一闹,完完全全开罪了刘怜儿,刘氏是主人,他们是奴仆,开罪了主人,就算他当上侯府的管家,说不定没两天就被刘氏找个理由给赶走了!

  “之禾,你的意思呢?你是想继续留在侯府,还是想离开?”

  “孩儿当然想留在府上。”秦之禾不假思索答道,快到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孩儿只是害怕,害怕自己做不好。”

  德叔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之禾啊,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为父我很清楚,只是二小姐始终是二小姐,你我终究只是仆人,主仆有别,你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这些年来,他自己这儿子心里想些什么,他一清二楚,可秦研雪终究是侯府嫡女,是侯爷的掌上明珠,这些年侯爷不在家,刘氏对她总是不管不顾,而秦研雪却十分看重母亲对她的看法,总是闷闷不乐,总让人觉得很是可怜,但这种看似可怜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想想她的身份地位,他们就没有资格去觉得秦研雪可怜,更不能因此而产生非分之想。

  “爹!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秦之禾被自己亲爹看穿心思,很是窘迫。

  他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里心里总是莫名其妙的惦记着不该惦记的人,而这个人,是他这辈子遥不可及的对象,他也只能在远远地看着她,暗中帮助和保护她。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我都清楚,为父只是想让你看清现实罢了!二小姐并非池中之物,她将来可是要嫁入皇家的,你再怎么想也是徒劳,不如兢兢业业替侯爷守住侯府,给二小姐一个最牢固的后盾,这样,他日二小姐若是受了委屈,我们也能为二小姐撑腰。”德叔说着,重重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最后让我们继续留下来的,竟然是二小姐。”

  德叔突然觉得,这十几年间,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二小姐受着委屈,实在是太过罪过,如今他们已经彻彻底底开罪夫人,不如就彻底站在二小姐这边,替二小姐撑腰。

  秦之禾点头,没错,这是他唯一能够为为二小姐做的事情,“爹,孩儿知道怎么做了,孩儿一定不会让爹失望的。”

  德叔用力拍了拍秦之禾的肩膀,“这才是我的好孩儿!以后别不知分寸了,二小姐没有把我们当下人,一口一个德叔,一口一个之禾哥哥,但我们却要安守本分,别再唤二小姐雪儿妹妹了!”

  “这……”秦之禾愣住了,这爹也知道,明明他都是在没人的时候叫的,怎么……

  “天下无不透风的墙,当了秦府的管家,就要时时刻刻警惕着,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都要拿捏清楚,切勿乱了分寸,一不小心说错话,便会落人口舌,丢了侯府的颜面,往后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一步步慢慢来,为父相信你能做的比为父还好。”德叔敦敦教诲着。

  秦之禾今年不过才二十岁,虽然比秦少琳大一岁,但秦少琳年少从军,自然比他要成熟稳重得多,这往后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爹说的是,孩儿记住了。”秦之禾这才发现,他一直以来看不起的父亲确实如此深藏不露之人。

  以前的他总觉得秦德活的太小心,太卑微,太圆滑了,如今他才慢慢发现,身为有几个下人,若不处事周到,分分钟会被人踩在脚下。

  为了爹,为了二小姐,往后他要更小心地走好每一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掌中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掌中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