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蜕变(更于7月18日)
浅钟离陌yu2020-07-18 21:261,454

  茶馆离酒店不远,拐过四、五个弯,就看到不远处那座因生意冷清略有几分年久失修的茶馆,如今却被各式的车辆围得水泄不通。来的人还真不少!

  时隔多年,没想到再次来到了这间茶馆,回想当时的紧张和压迫感依旧是那么清晰,我捏捏脸,庆幸这次是以自己的身份回来的,长呼一口气,看着后方车队里的人纷纷下了车后,训练有素的在前方人群中开出一条道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车子的方向投来,我定了定神,推门下车,小花拍拍我的肩膀,丢给我一记鼓励的微笑后沉了沉目光,眼底的柔情顿时冰冷起来与我并排走在王盟和坎肩的后面,头微低,一手插在裤兜,另一只手单手打着字,整个人被冷冽充斥着,仅剩了他身上那件粉红衬衫带来的一丝温暖

  我低垂眼眸,微微抬起眉角,收起眼底那仅剩的一丝柔和,眸光一冷,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唇角微抿,浑身散发出阵阵寒气,让众人不禁一愣,看着我们一行人越来越近。

  “小三爷”一个略带恭敬的声音不知从哪个角落里传了出来,传入人耳中很快便消散了,像是刚刚回过神来,那三个字越来越轻,甚至连尾音都捕捉不到,众人才都慢慢回神。

  世人皆传:吴家小三爷,温文儒雅,懦弱无能;清新脱俗小郎君,水出芙蓉弱官人。却不曾想,那个毅然绝然走过那镜花水月的人生,背负着数代人的仇恨全面反击,度过了那蜕变的十年,早已是天真散尽……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踱步进茶馆,原本喧闹的厅堂,随着我们的到来而寂静下来。

  茶楼里陈年的烟味扑鼻而来,奈于肺部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忍不住一阵咳嗽,周围传出一阵喧嚷,身边的小花见状默不作声的伸手在我喉咙上轻轻捏了一下,烟草的刺激消失了便立即止住了咳嗽,接着搭着我的肩膀朝二楼走去。

  上到二楼烟草味淡了下来,我观察到这二楼似乎近期被翻新过,陈旧的帷帐已经更换,原本那竹子所得隔墙换成了木质的。一行人走到走廊尽头的包间,坎肩掀起帷帐,为了防止烟草味再度刺激我,他掀得很轻很慢。

  包间内的一切都没有变,但红木方桌两边却少了一把盘龙丝绸靠垫的椅子,听说是那椅子是被鲜血滲湿无法清洗就被撤掉了,我的心沉了沉,那段回忆又在我脑海中浮现,那个从跟随三叔起就已经觉得豁出去了的人,那个本该隐退却因我一句话重拾旧业再也没有回来的人,那个临死也要保我平安的人,因为我的一个计划瘫倒在了那张椅子上……

  我定了定神,拉开一把坐下,摆了摆手,王盟留下了我旁侧的椅子,将其它的都撤到了墙边,小花在我旁边落座后,坎肩走到窗前放下了帷帐,冲着门外喊了一嗓子:“各位爷,小三爷有请。”

  声音一落,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帷帐一次一次得被掀起,各路牛鬼蛇神接连走了进来,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地中海”老头,这几年老了很多,算起来年纪也很大了,没想到还没退休,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刚进来就干咳了几声,埋冤地看着走在他前面的一个嘴中正叼着烟的年轻人道:“哎哎哎,你哪家的啊?新来的吗?不知道小三爷现在身体弱,闻不了烟味啊,还不赶紧把烟给掐喽。”

  那年轻人一声不吭,慢慢掐灭烟,嘟囔道:“身体这么弱,还有什么能力经营三爷的生意,不如让大家散伙自己发展算了。”旁边一中年男子附和道:“就是就是,这三爷也不知道跑哪里逍遥去了,估计都忘了兄弟们了吧,他不回来我们也没什么大生意,每个月勉勉强强撑着,还要往上报帐,这还让我们这么活啊?”

  这些人一来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不过这些也都料想到了,我也只冷冷地笑笑,并没做声。

  等所有人都进来了,又一阵疑惑、不满地声音传了出来,是站在最前排的令三叔都非常忌惮的四大“喇嘛盘”传来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写麒麟踏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写麒麟踏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