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私盐泛滥
无敌大怪兽2020-04-27 14:282,712

   

      此时文武百官都已经在等待着朱佑樘上朝,胡兵战败,并且被朱佑樘斩首的事情,他们都已经知道了。

   

      这件事情人人自危,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朱佑樘在这件事情上的铁血手腕。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年纪小的皇帝,却没有想到这皇帝的城府,仿佛如同海水一样深不见底。

   

      看着低头站在朝堂上的众人,朱佑樘冷笑,“各位大人想来都已经听说,朕将胡兵斩首一事。”

   

      见到那些人没有回答自己,朱佑樘又说道,“胡兵没有将孝王捉拿归案,反倒打草惊蛇,让孝王佣兵自立,成为一股不小的势力,你们说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

   

      刘大夏出列,众人原本以为,他是要将这件差事自己揽下。

   

      却没有想到,刘大夏单膝跪地说道:“皇上,臣想推荐两人。”

   

      刘大夏所说的那二人就是刚刚回到京城中的马文升、屠勋。

   

      朱佑樘故作惊讶道,“哦,他们二人已经回到京城中了。”

   

      曹正淳上前一步说道:“回皇上,他们二人已经在殿外等候,等着面见皇上呢。”

   

      “既然如此,那就希望他们二人上殿。”

   

      不一会儿的功夫,马文升和屠勋二人一身盔甲走到金銮殿上,单膝跪地说道:“参见皇上。”

   

      “你们二人既然已经回来了,这捉拿孝王归案的事情,你们愿不愿意接下?”

   

      马文升、屠勋二人立刻领命,说事实也要将孝王捉拿归案。

   

      “好好好,大明有你们如此良将,朕也就不愁什么了。”

   

      马文升和屠勋二人很快就领兵出发,朱佑樘在他们出发时还特地喝了阵前酒,就是预祝他们能够顺利成功。

   

      从这一点上,文武百官都能够看到,朱佑樘诛杀孝王的心有多么的坚定。

   

      几日的功夫,战报传来,马文升和屠勋二人到了孝王封地,如同摧枯拉朽一般,诛杀了孝王势力。

   

      紧接着,他们二人又斩杀了孝王,将孝王的头颅挂在城门上示众。

   

      那些平日里被向往欺压的百姓,都不停的山呼万岁,感谢朱佑樘帮他们诛杀了孝王。

   

      看完了这些奏折,朱佑樘心中才痛快一些,看着底下站着的文武百官说道,“不错,等到他们二人班师回朝,朕一定会好好的奖赏他们。”

   

      孝王一死,很多的藩王和大的氏族,都开始人人自危。

   

      尤其是孝王的罪行被公之于众,天下子民拍手叫好。

   

      其中有一条罪名,就是抵抗丈量土地一事,这违抗圣旨本是英杀之人,天下间还有哪一个敢在不配合丈量土地一事。

   

      明眼人都知道小王被罗列出如此多的罪名,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阻碍丈量土地的事情进行。

   

      刘亲王和剩下的四位亲王,以及大氏族的族长暗中不停的联络。

   

      一时之间,这大明朝上空飞着无数的鸽子。

   

      雨化田和曹正淳二人所调查的事情,也如同碎纸片一样,呈现在朱佑樘的桌案上。

   

      刘建、李东阳那里,反倒是顺利了一些。

   

      毕竟有孝王的事情,震慑着那些人,这件事情也就发生了很多的改变。

   

      利用这个口子,刘建和李东阳二人则不停的推进丈量土地的事情。

   

      账本一册接着一册,递回到了皇宫中。

   

      整个朝堂的气氛也越来越严肃,毕竟剩下的藩王害怕。

   

      他们觉得丈量土地一事还好,最害怕的就是朱佑樘决定削藩。

   

      若是真的薛削藩,那么他们这些人恐怕都是不能够活下去的。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孝王什么下场,他们说不定依然还是什么下场。

   

      朱佑樘知道,现在那些藩王和氏族联系的越来越紧密,不过因为丈量土地的推行,国库中也充盈了将近千万两的银两。

   

      这也就更加坚定了,朱佑樘丈量土地的决心。

   

      而很快,刘建他们的奏折再次递到了龙案前。

   

      朱佑樘恼怒的将奏着扔在地上,“他们未免也太过分了,怎么以为朕是瞎子,聋子什么都不知道吗?!”

   

      曹正淳和雨化田跪在地上,请朱佑樘息怒。

   

      不一会儿的功夫,铁胆神候朱无视也来了,在看清楚这些奏折后,朱无视的脸色也阴沉如水。

   

      “皇叔,这些人也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丈量土地一事还未解决,这些人竟然碰了盐引,而且暗中倒卖私盐。”

   

      盐引一直以来,都是赋税当中较重的一环。

   

      通常倒卖私盐的人都是死罪,却没想到这些氏族竟然敢将主意打到这上面来。

   

      朱佑樘和朱无视他们,商量到深夜才散开。

   

      第二天早朝时,朱佑樘直接将奏折扔在金銮殿上,说道,“你们都看看,竟然有人胆敢倒卖私盐,用盐引作为遮掩,这件事情若没有上下勾结,又怎么会发生?”

   

      朱佑樘是彻底的震怒了,这件事情没有在他的意料内。

   

      也就说明那些亲王或者氏族,很有可能是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若是这些人真的联合起来,恐怕到时候就是铁饼一块。

   

      “去给朕查,就算是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也要查到底。”

   

      朱佑樘此时知道,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将这生了脓的疮,接下来那么以后若是再想要碰恐怕就难了。

   

      碰完地又要碰盐,那么有一天他们是不是要将这水源全部拦下?

   

      此时朝堂上的气氛可谓是风声鹤唳,几乎到了人人自危的情况。

   

      有很多人都知道,朱佑樘是要将那底下的脓疮全部翻上来,那么到时候牵扯绝对是盛大的。

   

      朱佑樘让曹正淳和雨化田亲自督办这件事情,又让朱无视调查京都中的这些官员。

   

      若是有上下勾结者严惩不贷,一律从重处罚。

   

      下完了这些命令,朱佑樘便带着小安子去御花园内散心。

   

      此时他觉得,就算这天下间最冷的水,也不能够浇熄他的怒火。

   

      谁能够想到,这些人联合起来,竟然翻了这么大的浪花。

   

      朱佑樘知道,或许他们就是想用这样的办法,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贩卖私盐,一直都是屡禁不止的事情,但是如今却弄的人人尽知,他们想要做什么?无非是想让朱佑樘无暇顾及丈量土地一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第一狠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第一狠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