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水患
无敌大怪兽2020-04-27 14:282,673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奖励十万积分,累积十五万积分!】

   

      朱佑樘过了几日清闲的时间,可是大明朝国土辽阔,不是这里发生了事情,就是那里了,发生了事情。

   

      文华殿上朱佑樘重新启用谢迁、徐溥入内阁,共商国事。

   

      谢迁、徐溥原本就是治世能臣,让他们入内阁,其他人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

   

      毕竟经历过丈量土地、削藩这些事情,文武百官都知道,这个皇上是要海晏河清,所以他们也就都老实了起来,那些阴沟里的事情万万不敢再做。

   

      雨化田递上了一个折子,说是沿海地区倭寇泛滥,百姓受害民不聊生。

   

      大明王朝毕竟地域辽阔,物质富饶,那些倭寇活不下去了,便从沿海地区上岸烧杀掠夺屡禁不止。

   

      沿海的百姓,也是十分苦不堪言,如今削藩已成,土地也都丈量好了,国库充盈一些,这些事情自然也就被提上了日程。

   

      朱佑樘按下一个薄薄的折子,这褶子却并非说的是倭寇问题,而是海禁问题。

   

      虽然明朝早就已经开始实施海禁,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和那些海外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了。

   

      不过,他们都是私自进行,这些阴沟里的事情,他们也不敢翻到明面上来。

   

      将折子放在龙案上,朱佑樘扫视了一眼站在文化殿上的文武百官说道:“各位说说,倭寇应该怎么办?”

   

      有一官员说,这倭寇不过是小打小闹的人,派军队驻扎一番,便可将这些倭寇彻底清除。

   

      因为明朝实施海禁,所以即使他们知道有人私下做生意,却也不敢提到明面上来。

   

      朱佑成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朕倒觉得,不仅仅是倭寇这么简单,我觉得更大的关系在于海禁。”

   

      众人疑惑显然不知,朱佑樘这是什么意思?

   

      谢迁上前一步,“陛下?可是要开海禁。”

   

      朱佑樘神色讳莫如深,在这些事情上,他一时之间还真说不好。

   

      毕竟若是要重新开启海外贸易,势必是要大动干戈。

   

      开了海禁,倭寇也会趁机袭来。

   

      若是不开启海外贸易,那么恐怕国库就算是再怎么样,也是入不敷出。

   

      就在这时,一个叫叶红的尚书突然间跪倒在地说道,“陛下,万万不可这海外贸易,说什么也不得开启,这可是太祖遗训啊。”

   

      朱佑樘之所以提到开启海禁有一些小心,就是因为有叶红他们这些老臣在。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朱佑樘就算是想要对朝堂大洗牌,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清除掉太多的人员。

   

      叶红就是这么其中一位,他可是忠心耿耿为了大明王朝,只可惜为人太过于古板,几乎将太祖遗训奉为不可违抗的命令。

   

      当年太祖确实决定要海进,毕竟在他看来百姓嘛,都是土里刨食的人,就不要去海面上了。

   

      只是现在,海禁是一定要开起的。

   

      朱佑樘知道,只有开启了海禁,那么商人才能做更多的生意,赋税也就能更多一些。

   

      只是这件事情,朱佑樘一时之间还不知该如何决定,海进是一定要开的。

   

      但是该怎么开让谁去开,还有只要开了海禁,那么明朝的海军就也一定要重振雄风。

   

      就在曹正淳宣布散朝时,突然间有一加急奏折被递了过来,说是潮州那里发了大水,百姓民不聊生,受灾百姓达到十万计。

   

      朱佑樘眉头紧皱,将奏折看了看,便又让曹正淳将奏折递给了谢迁他们。

   

      此时有官员说,灾民肯定会赴京求生。

   

      只是如今这折子在路上走了将近一个月,而那些灾民如今变成什么模样却未可知。

   

      朱佑樘让刘建,李东阳再次行使钦差大臣的职责,去潮州看一看,如今现在灾情究竟是什么模样。

   

      李东阳,刘建很快领命,朝着潮州出发。

   

      朱佑樘扫视一眼,文武百官说道,“工部何在?”

   

      工部上书罗立出列,跪在殿前说道:“微臣在。”

   

      “朕问你,如今潮州水患一直是心头大患,我记得在之前,就已经让公布治理水患怎么如今潮州又发生了水灾?”

   

      罗立一个头磕在地上,“启禀皇上,这这是因为前朝时就因为治理大堤的费用不足,所以导致大堤未加高加固,才会导致此次水患。”

   

      “哦?你的意思是,一直没有钱治理大堤,所以,这些事情才会发生。”

   

      罗立不知道朱佑樘此时是何意思,只得跪在地上沉默不语。

   

      “曹公公,你觉得呢?”

   

      曹正淳对着朱佑樘行礼说道:“启禀皇上,奴才现在就让人取账本过来。”

   

      小安子从侍卫手中接过账本,放在了曹正淳面前。

   

      曹正淳看了一眼说道:“皇上,上次工部派人治理水患,从国库中去了一千万两银子。”

   

      “哼!”

   

      朱佑樘冷哼,“一千万两银子,你就将这大堤弄成如此模样,这一千万两银子,就算是堆在那里,挡也将水给挡住了,罗立!你可知罪。”

   

      罗立猛地磕头说道:“启禀皇上,微臣、微臣真的没有见到那一千万两啊,臣用性命担保,到手不过几十万两而已!!!”

   

      看着罗立血都磕出来了,朱佑樘倒是有些相信他的话了。

   

      他也知道,官字两个口,就算是这钱发出去,层层剥削,又有多少是能用在修建大堤上的呢?

   

      “给我查,看看那些钱都是谁贪污了,国库总是没钱,你们修大堤要钱,兵部要钱,朕倒要看看,这钱都去了哪里!”

   

      见到朱佑樘雷霆震怒,文武百官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毕竟这些事情,谁又能够说清楚呢,不过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但是他们也知道,朝廷恐怕又有新的动静了。

   

      乾清宫内,朱佑樘将曹正淳、雨化田和谢迁、徐溥叫了过来。

   

      朱佑樘叹息一声,“说说吧,你们怎么看今日这些事情。”

   

      朱佑樘原本以为,自己削藩、丈量土地,已经足够威慑,却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还敢!!

   

      谢迁想了想上前一步说道:“陛下,如今水患才是重中之重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第一狠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第一狠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