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皇帝太难了
莲藕太太2020-03-31 23:583,314

  原来这个白头发的姓范,江仁宇心中暗想道,这人是个实打实的友军,前朝元老,可信赖之人。

  今日来本就有两个计划,一做这皇帝权力还算有,说出的话有人听,那便杀鸡敬猴一次。

  要是这皇帝完全被架空,就尽力摸清朝中情况,而后商量了再行事。

  “行了,刘大人说的对,范大人别动了肝火,朕乏了,今日没什么事就散了。不过——折子该递到哪里,诸位爱卿自己思量一下。”

  江仁宇站起身,颇具威严的朝偏殿走去,独留下小木子在身后,不含任何情绪的退朝二字。

  表面上再装的风平浪静,见到林百采,江仁宇依然克制不住自己的吐槽之心。

  “我尼玛的太可气了,这朝上居然居然没有人肯领旨,品阶那么小的大臣都敢反驳我,这皇上当的跟个屁一样。”

  林百采是头一次听到江仁宇爆粗口,知道他心里定是气急了,如今这个局势着实不算太好。

  太后把持不说,臣心也没收笼几个,往后的路数还真挺难走。

  “别气了,先回去。”

  养心殿内,江仁宇呆滞的往口中舀粥,一口接一口,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吃饭机器。

  “我说你能不能好好吃?再这样胃要遭不住了”

  江仁宇长叹一口气,放下手里的勺子只是闷闷的,不说话。

  他从前以为,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已经很难了,没想到这个破皇帝更难。

  林百采想不出话来安慰,他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今的局势任谁也开心不起来。

  “参见陛下,门外这个人躲在门外偷听,被我抓起来了。”

  肖石头手里提溜着一个小太监的衣领,面容冷峻。

  林百采看着这张酷似偶像的脸,心情忽然就变得好了许多,不知不觉露出笑脸,

  “啊呀,是吗?辛苦您了。”

  “皇上饶命啊,奴才没有偷听。”

  这种情况林百采很是熟悉,密谋必有偷听者,幸好派了许多人守着养心殿。这小太监叫冤,哼,真当她傻呢。

  江仁宇本就气闷,又明显感受到林百采看见肖石头后心情的变化,嘴里略微有些酸溜溜的。

  这小太监不识好歹,在自己面前大吵大闹,还真是专往枪口上撞啊。

  “吵什么,给我绑起来,肖侍卫你亲自审问,务必撬开他的嘴,问清楚是谁派来的。”

  “属下领旨。”

  肖石头重新提溜着人走了,林百采还有些恋恋不舍。

  哎呀我滴个亲娘,这脸真帅,看不了偶像,还不能看相似的人嘛。

  “林百采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林白才小声嘀咕着,真是,看看也不行吗,好歹现在也是自己侍卫。

  “烦死了,你赶紧吃吧,就几口粥,你还要喝到天昏地暗啊。”

  “谁想喝粥啊,吃饺子才对吧……”江仁宇小声嘀咕着,腹诽林百采这个花痴。

  看着走远的肖石头,林百采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点子,

  “诶,江仁宇,你说这皇帝有暗卫吗?”

  之前到清水县的时候,林百采心里就有些怀疑,这皇帝没事跑那么偏远的地方,真不怕被刺杀吗?

  如今回到宫中,得知皇帝如此架空的状况,心里的疑惑更甚,这两件事矛盾极了。

  皇帝被架空,按理说权势应当是什么都没有,连小官都不能责罚。

  那怎么还有胆子往那么偏远的清水县去?单单只是为了收拾一个县令保百姓安宁,说出去谁信啊?

  明面上的护卫没有,暗地里一定还有守卫。

  “你问这个干嘛?我怎么知道有没有?”

  林百采将自己的猜想说与他听,江仁宇听完,一拍脑门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怎么没想到,是有这种可能啊,不然逻辑不通,不过这暗卫的领头……”

  林百采夹了一桌小菜和着喝了几口稀饭:“你把吴夜行叫来吧。”

  吴夜行来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场景,恨不得立刻退出去。

  自家皇帝毫不顾形象,被七品小官按着头打,真是辣眼睛啊。

  “属下参见陛下。”

  见吴夜行来了,江仁宇推开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林百采,正了正声,全力维持自己威严的形象。

  “吴侍卫啊,咱们宫里的守卫有多少人。”

  不知道皇帝为什么突然询问这个,仔细估量一下,吴夜行规矩的回答道:

  “属下带队有3000人,另外3000人分散在各个侍卫统领麾下。这些只是精兵,还有一些普通守卫,林林总总加起来约摸有一万人。”

  皇宫的侍卫数量还是不错,毕竟没有算上禁军什么的,林百采如此想桌底下用手轻拍江仁宇膝盖。

  感受到林百采的提示,江仁宇立刻开口询问道“那咱们……私底下的多少?”

  这话问得很隐晦,若有,吴夜行自然知道这私底下是什么意思。若没有,只管解释是还没有入编的侍卫即可。

  听到这次询问,吴夜行谨慎了许多,他大约明白今天叫他来是为何事。

  不过这事一般只会他与皇上两人密谋,今日怎么还有一个七品小官在旁边杵着。

  吴夜行眼神不断瞥向林百采,这举动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是在赶林百采走。

  见此情况,江仁宇和林百采大约知道,他们是猜对了,否则吴夜行不会是如此表现。

  江仁宇招手示意吴夜行起身,宽慰说着“以后林百采也算咱们密编人员,你说你的,不必顾忌她。”

  得了皇上的承诺,吴夜行思量片刻,开口汇报:

  “咱们按为东城一百人,西城七十人,南城最多有三百人,是大本营,西城有一百五十人。”

  人数不多,甚至有些少,加起来连一千都没有,京城的禁卫军也不知道在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要是被太后拿捏在手里,手下这一千不到的暗卫,着实有些拿不出手,不过若个个武艺高强,倒也算是强力的熊军。

  “最近还在招募吗?”

  吴夜行见询问他的是林百采,不知应不应该回答。

  江仁宇微微叹息,自己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林百采是自己人,怎么还有戒心呢?

  “你只管说吧,以后林百采问你什么只用好好回答就好”

  属下遵旨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恭敬回禀道:

  “暗卫招募不敢进行的明目张胆,如今的人员也是好不容易扩增到如此的。找的人大多是孤儿,以减少最少的威胁,每个人都可算是死士,独效忠于皇上。如今规模稍大,选人更加谨慎,不可混入一点心怀鬼胎之人。”

  “你做事谨慎,这样很好,咱们也不着急,尽快扩大规模,细细甄选人才。”

  林百采说的很和吴夜行心意,如今暗卫规模不大,皇上在朝堂上被架空,他也着实担忧可这人才不能随意挑选,一但暴露便就前功尽弃。

  “你先下去吧,这事交给你我很放心,不要辜负朕对你的期望。”

  适当的要给属下甜头,这是职场之道,君臣之间约么也是如此。

  以前的皇帝是个严肃的人,不会轻易夸奖属下,连着吴夜行这么忠心的,都害怕哪日惹怒了皇帝。

  如今江仁宇当了皇帝,自然是要宠着这些忠心心之人。

  吴夜行领旨谢恩退下了,林百采又多了一重心事。

  有暗卫这件事情无疑是给了他们许多的宽慰,但现在人员也不算充足,要与太后抵抗不是件轻易的事情,否则前任皇帝也不会任由太后威风到今天。

  “江仁宇,咱们今天晚上出宫一趟吧!”

  “干什么啊。”

  “暗访。”

  夜晚的城门口,江仁宇很是头疼,他怎么就一心软,答应了林百采暗访的事情了?

  这么晚的时间不拿来睡觉,晚饭也没来得及吃,跑在这儿城门口晃荡。

  打了个哈欠,江仁宇看着认真观察京城布局图的林百采,有些佩服。

  “你这地图哪来的?”

  林百采头也没抬:“我让吴夜行给我弄一份来的。”

  在场的不只有江仁宇林百采二人,还有肖石头和吴夜行拨过来的四个暗卫,瞧着模样,武艺是不错的。

  也不知道宫里怎么样了,江仁宇还是有些担忧。

  养心殿内小木子扮演皇上,吴夜行守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和林百采两个出来暗访群臣,这计划是天衣无缝的。

  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江仁宇叹了一口气,觉着自己是肯定说服不了林百采,随即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开口询问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林百采合上手中的布局图,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第一步,张尚书府。

  尚书府内,张卫林和妻子温存完,正要往新纳的小妾住所去。

  想着小妾肤如凝脂的脸蛋,还有那勾人的眼神,张卫林心痒痒。

  搓了搓手,迫不及待的加快了脚步。

  林百采已经到了尚书府门口,看着挺高的院墙,给了江仁宇一个眼神。

  “你先过去,在那边接着我。”

  “别啊,又拿我做肉垫。”

  江仁宇切实体验了什么叫反抗无效,被肖石头一把扔过院墙之后,他觉得自己这个皇帝真是快到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