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肖…肖赞?
莲藕太太2020-03-31 23:583,271

  “怎么样?我刚刚厉害不厉害?”

  本还一脸严肃,把人吓尿了的江仁宇脸色一转,居然在林百采面前邀起功来。

  “哇,你好厉害哟。”林百采实在不想理这个幼稚鬼,非常不走心的挑大拇指。

  “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不能。”

  两人正在打闹,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开口了,正是吴夜行。

  林百采觉着这人有些眼熟,当初拿剑指着她脖子的人,好像就是他。

  “皇上,处理完清水县的事,我们该回京了。”

  “行了,朕知道了。”

  吴夜行警惕地打量着皇上身边的女子,他总觉得这个人鬼鬼祟祟,身份定不简单。

  就是不知道皇上……为何总是对她颇为容忍?

  “娘,那个姐姐衣服穿错了呢。”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指着林百采,眉眼弯弯,笑嘻嘻的。

  林百采瞬间满脸黑线,尼玛她这是被小姑娘嘲笑不会穿衣服了吗?

  那个小女孩的娘急冲冲地跑来,显得惊恐万分,抱起孩子不住地道歉,随即立马就跑了。

  “哈哈哈,我就说你这衣服穿着别扭嘛,你还不信,人家小姑娘都嘲笑你了。”

  江仁宇似乎还嫌林百采不够郁闷,非得火上浇油。

  “我特么要你提醒,买这么复杂的衣服干什么?我穿过吗?”

  林百采扬手就准备给某个欠打的人一巴掌,没想到手还没落下去,一把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住手,在干什么呢!”

  江仁宇看着林百采脖颈蹭出的道血痕,顿时慌了,声音也是丝毫未有隐藏的担忧。

  手指不住的颤抖想要去碰一下那渗出血迹的伤口,又怕林百采疼不敢去轻易触碰。

  吴夜行收刀跪下,连带着后面五六个侍卫也一齐跪下。

  “疼不疼啊。”

  “还好,有一点。”林百采呆呆的,像是被吓傻了,这刀要是再下去几分,自己命可就玩完了。

  林百采没有生命危险,江仁宇便开始指责起吴夜行:“我说你怎么老是动刀动剑的?”

  “保护皇上的安危是属下的本职。”倒是一种不卑不亢的语调。

  “我刚才有危险吗?”

  吴夜行沉默不语,刚才皇上确实看起来没有危险,谁知道那女子手中有没有毒针。

  就算是没有,她敢如此胆大妄为拍打皇上,也是大不敬。

  江仁宇也确实是生气了,他一个皇帝,还能让他的属下伤了最想保护的人。

  “朕告诉你,以后任何人都不许伤她,否则,全部给我掉掉脑袋!”

  “是,属下遵旨。”

  “别跪了,买点药来。”凶完侍卫江仁宇觉着不能让气氛太差,又转过头来逗林百采,“看见没有?以后别老是对我动手。”

  林百采也有些生闷气,都是穿越来的,她的待遇怎么那么差?

  当即暗搓搓的下了决心,等没人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江仁宇,让他老是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

  回到驿站,江仁宇拿着侍卫刚买来的药:“过来我给你上药。”

  “不至于吧,这点伤口,痂都结了。”林百采莫名很讨厌药品这一类的事物,本能的抗拒。

  “过来,你知不知道他的剑杀过多少人啊?万一细菌感染,破伤风怎么办?有点常识好不好。”

  江仁宇简直太了解林百采的尿性了,这孩子为了逃避上药,什么谎都扯的出来。

  看着江仁宇一脸认真的模样,林百采知道说不过他,只好撩开头发,露出被剑割伤的地方。

  江仁宇用手挖了一大块膏体,安慰道:“我保证很轻,让你一点感觉都没有…真是的,说的好像没跟你上过一样。”

  这话……怎么感觉有歧义?

  “诶,我问你啊,你回京城我怎么办?”趁着上药的功夫,林百采把憋了一路的话说了出来。

  “什么怎么办,跟我一起回去啊。”江仁宇专心致志地盯着伤口,手上动作轻微,生怕弄疼了这伤口的主人。

  “不是啊,我是说我用什么身份跟你回去。”

  林百采盘起腿来,整个人坐在床上,“诶,我给你说啊,我想过了,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

  皇帝要是想带人回宫,就要无非封她为自己的妃子。”

  “你想当妃子呀,可以啊,这必须满足你。”迅速上好药的江仁宇收起药罐,笑着也盘腿坐到林百采的身边。

  “不是,你想什么呢。”林百采翻了个白眼,伸出手来开始掰手指。

  “你看啊,如果是封妃子,我身份又低微,肯定一下子封不了太高的,你说是不是?

  高等级的封不了,就只能从低等级升起来,往往还在低等级的时候,我就被各种陷害,各种欺负。”

  江仁宇无奈,这姑娘怕是甄嬛传看多了,哪儿来那么多陷害。

  林百采丝毫没有注意正在溜号的某人,自顾自的分析:

  “我才不想被人折磨个半死,你这样,封我为女官,就说……我是你在凡间找到的能人异士,能够推测国家的运势。”

  林百采分析的头头是道,觉得这样肯定没有人来找她的麻烦。

  江仁宇却听不大懂林百采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但是听不懂并不妨碍他按照林百采的话去做。

  于是在江仁宇回宫之前,皇宫内消息灵通的各宫娘娘便听说,皇上带了一位民间能人异士回宫的事情,还是女子。

  紫簌殿

  “娘娘,皇上要带一名女子回来,这可怎么办?”

  “小桃,别那么紧张,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就开始慌乱起来,我平日教你的都喂狗了吗?”

  贵妃榻上侧卧着一位美人,身材窈窕,胸前的两团白光滑无比,引人遐想。

  锁骨上还点着一红痣,瞧着倒是平添几分魅惑。

  殷红的小口正尝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美目狭长,看谁都含情三分的样子。

  这位正是李锦奕李贵妃,宫中未设有皇后,她这个贵妃可谓算得上真正的六宫主人。

  “等皇上回了京,我们再去好好拜见一下那位能人异士吧。看看是哪方面的能人异士……”

  “是,娘娘。”

  殿内传来主仆二人的笑声,甜腻腻的,却是让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三日过后。

  江仁宇和林百采一路打打闹闹回了京城,只不过还多带了一个乞丐。

  每每想起来事情的起因经过,江仁宇就觉得头疼无比,真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三日前,商量着回京的江仁宇带着林百采到城东,去看关在那里的乞丐流民。

  本来一切顺利,结果林百采瞧见乞丐中有个人,居然长得像她现代的偶像。

  “是肖赞?”林百采忍不住惊呼起来,还不住摇晃着江仁宇,“你看,你看看,是不是啊!”

  江仁宇受不了林百采的推搡,招手示意那个乞丐过来,详细询问起来。

  “我,我叫肖石头。”憨憨的声音,七尺男儿在林百采的面前,竟然拘谨万分。

  “还真姓肖,你不会是肖赞的祖先吧。”林百采心中的欣喜有多了几分。

  面前的人实在太过于像她的偶像了,她追了这么几年的星,还是头一次近距离的观看偶像。

  “肖赞是谁?”肖石头很茫然,觉得这个女子有些奇奇怪怪的。

  “没,没什么。”林百采望向一直沉默的皇上,“江仁宇,我们把他也带回去吧。”

  江仁宇真的无语了:“我说你这个花痴能不能好了,他哪里像肖战嘛。

  再者说了,人家说不定现在早就有了妻室。这是古代他年纪这么大了我不信他还没有成亲。”

  “人家哪里年纪大了,我又没有要嫁给她,不行就不行嘛,吼我干什么!”

  林百采制服江仁宇,靠的就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不知二位恩人在争吵什么,在下孤身一人,并未成亲,只要恩人愿意,肖石头愿永远追随恩人。”

  在江仁宇和林百采还在打闹时,肖石头已经默默表了衷心。

  “你看,他都比你有良心,你带不带他。”

  这架势,自己还有不同意的权利吗,自己这个皇帝在林百采面前,连个屁都不算。

  “带,带,我真是服了你了,姑奶奶。”

  旁边的侍卫们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出,在他们眼中,这位姑娘是神人。

  想当初皇帝可是个暴脾气,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忤逆圣上。怎么在这个姑娘面前,皇上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就这样,带着肖石头,江仁宇生着闷气,一行人回了京。

  京城的百姓早已听闻皇上是如何收拾的狗官,虽然官职不大,却也是一个祸害。

  皇上亲自到那么偏远的地方,为的就是一方百姓安康。真是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愧是国家领导人啊。

  “恭迎皇上。”

  瞧着跪倒在接两侧的百姓,江仁宇略微有些不自在。

  “早知道就悄悄回去的,这阵仗我是真受不了。”

  林百采点点头,她一个新时代女性,也不习惯这走到哪里都跪一地的场面:

  “我算是理解你了,这皇帝也不大好当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