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战事
林风溪月2020-04-26 13:462,931

  已是深秋,中国的大半领土已经是列强的囊中之物了,不断的蚕食鲸吞,而中国也不过只是个病入膏肓的瘸腿巨人罢了。

  “号外号外,皇屯姑事变,张大帅生死不明!”卖报小童在大街上边跑边叫卖着,街上人影有些散乱了。

  北方的天,六月里已经升的老高了,街上的人影晃晃悠悠的,额角已经有些冒汗了。

  孙琦一路快走,直接走到城防部,事发突然,头上的军帽有些歪了也没注意。

  屋里的人正静静的坐着,仔细观摩着一幅地图,手指细细的移动着,目光清明专注,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屋子里多出来的这个人。

  “营长,这是最新的报纸!”

  孙琦出声,上前一步将报纸递了上去。

  座上人头也不抬的接过报纸,只一眼,眉头就皱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

  座位上的人抬头了,眉眼严肃,郑重的问。

  “大概一个星期之前。”

  孙琦小心翼翼的看了下眼色,回答道:

  “之前,想必这事儿是有意瞒着的,密不透风,最近少帅回去了,这事儿才掀开了,最近已经在操办丧事了,日本人也有去的!”

  “猫哭耗子罢了,不过这小六子也不算太孬,就看看他是不是有他老子的那份魄力了,这东北,怕是要变天了…”

  座位上的营长若有所思的说着,睫毛掩着,看不清神色,秀俊的眉眼却不再笑闹,有些严肃了。

  “孙琦,准备一下,我要去趟东北了,毕竟是老师的朋友,我也去吊唁一下,顺便看看东北的天儿…我好久没去东北了…”

  营长轻轻的笑了,只是在笑什么,孙琦就不知道了。营长一向很有自己的想法,旁人大多是不懂的,也干预不了。

  孙琦欲言又止的,挠了挠头,又踮了下脚。

  “你想说什么?”营长眼睛盯着他,似笑非笑的问。

  “长官,属下觉得,现在东北那么乱,您何必要去摊这趟浑水呢?于您无益。”孙琦认真的说。

  “孙琦,我告诉你,现在的东东,牵一发而动全身,东北这块肉,四方都盯着呢!日本人这时候一定是想要打压,逼迫东北方面做出一个选择,我也去看看,小日本要耍什么阴招。”

  又继续道“既然四方神魔都去,那我要是不去,岂不是看不到好戏了!”

  说话间,眉眼飞扬,傲气十足,身上的军装平添了几分豪气。

  “那,长官一路小心,我派人手跟着您,随时接应。”

  “好了,我林昭是什么人,又不是草包,又不是小孩子,能出什么事。再说,谁敢得罪我,我把他脑袋拍下来,当球踢!”

  营长一豪气,拍了下孙琦肩膀,孙琦嘴角一抽搐,嘴里一嘟囔“您可是个女人,这么粗鲁可还好…”

  原来这位林昭林营长竟是位女子,真是让人啧啧称奇。

  这边,孙琦妥当的安排好了湖城的城防,以及长官的出行,孙副官人虽然有时候话多了些,不过办事儿还是很靠谱的,因此很得林昭青睐,三年就从新兵升到了副官,可谓是平步青云了。

  湖城靠近平津地区,是北方战略要地,驻守此地也确实需要多费心思。

  林昭早年曾出国留学,去过美日德,专门学习过他们的军事理论和战略,也了解一些当地的风俗人情。当时所报的心思只是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想法。

  不得不说林父当年的想法真的是前卫先进和开明。可以花巨资去支持女儿出国留学,学习西方军事思想,希望女儿从军保国。

  林昭自然也没有辜负林父的期望,一个女子,虽未亲自参加过辛亥革命,但也曾经是为中华民国挥洒汗水的一员。也曾经是国民政府的一名一员。

  国民政府国策顾问张作相是林昭早年的老师,而张作相和张作霖的关系呢!大家都知道,是十分要好的兄弟,过命的交情。林昭父亲Y与张作相是同袍,在林昭旅日留学时去世,临走前托孤于张作相。是这么个关系的。林昭私下里都是喊张作相伯父的。

  “呜…呜…”火车轰鸣声阵阵,此时,林昭正坐在火车包厢里,手里不经心的捏着一张报纸,军装下的身姿修长拔俗,看起来是有心事。

  包厢外,能听见刻意放慢放轻的脚步声,林昭就皱了下眉头。

  “齐衡!”林昭开口。

  “属下在,长官有事儿?”

  一个身着便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去看看,是不是有尾巴跟着!”林昭吩咐道。

  “是!”年轻人退了出去。

  不多时,又进来了。

  “长官,车厢左右各隔一个包厢的位置有俩伙身分不明的人。初步怀疑是松井门下的人,派来盯梢的。”

  齐衡谨慎的推测道。

  “这个松井真是贼心不死,盯我都要盯到东北了,你说,我是不是如厕他也要盯着啊!”

  林昭皱眉,一脸无奈的调侃道。

  “这,这个,属下不知…”齐衡很明显是被噎住了,不知道如何作答。

  松井是湖城最有名的一家日本料理店的老板。妻子是中国人。据闻,松井早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是横滨人士,继承了家族的料理店并将其开到了中国,说是要将日本的饮食文化传入中国。

  不过,湖城这几年发生了好几位爱国名士被暗杀的恶性事件,其中死者有商人,有政客,有文艺界名人。此事最终不了了之,成为无头公案。林昭怀疑与这个松井有关,但苦于没有直接证据。

  不想了,头疼。

  “把所有进出松井料理店的不明人士都留意着,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告诉孙琦,他要是在我不在的时日里给我出了事儿,我回去,拔了他的皮。”

  林昭一本正经的恐吓道。

  “是,属下立刻给孙副官打电话。”齐衡退了下去。

  “呜…呜…呜…”

  火车到站了。

  林昭收拾停当,换了身西服,戴了顶帽子,还是觉得军装有些扎眼,换了件外套。

  齐衡和身后五人,跟着林昭走了下去。

  这几个人都是一打一的好手。身手不错,人机灵,林昭就让他们跟着了。

  一下火车,林昭就被一伙人围住了。

  “先生,长官吩咐我们来接您,这边请。”

  其中一人上前,礼貌的问好。

  齐衡吓了一跳,忙把林昭往身后护,招呼着五人忙着就拔枪。

  “没事儿,你们干什么?”

  林昭笑着阻拦众人。

  “好了,带我去见伯父,好久没见了,伯父身体可好。”

  林昭笑着问开头那人。

  “昭小姐放心,长官一切安好。就等着见您了。”那人答道。

  这时,齐衡几人才松了一口气,刚才突然冒出一伙人,委实把他们吓的不轻。

  林昭倒是淡定,这人她在张伯父家见过,是个间谍高手,人很谨慎。刚才自己一眼就认出来了,要不是如此,也不会那样淡定。

  酒店门口,林昭一伙人走了进去。

  “咚咚咚!”

  林昭敲了敲门。

  “请进!”

  是一声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林昭走了进去。

  (作者说:故事背景:本文背景为民国,北洋政府统治末期,列强侵华加剧,尤以日寇为甚。

  主要发生地点:中国北方,黄河以北,军事要地,交通枢纽湖城

  主要人物:民国政府军事顾问、湖城司令部、营长林昭和名伶顾轻辞

  主要反派:松井道哉,铃木晴子,沈三阳

  故事主线:林昭奉命驻守北方军事要塞湖城,而恰巧发掘毕业于东京大学且了解中国文化的松井料理店店长松井道哉与前几年发生的爱国名士被刺案有紧密联系,于是派人暗中调查,一趟参加吊唁的东北之行拉开了序幕…真像在渐渐浮出水面…于此同时江南小镇名伶顾轻辞动身前往湖城…二人之间恰巧擦肩,她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让我们拭目以待!

  人物性格:霸道傲娇花木兰VS温婉可人俏名伶🌸

  生逢乱世,于红尘中或许只是一个过客,可是偏偏遇见你,生也逢君,幸也逢君,君子一诺,胜过千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铜雀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铜雀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