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同床共枕”
舟桥2020-05-12 16:353,734

  当天下午,阿爷从陆家回来,手上又带了许多东西。

  往自家里抓了只鸡,带了跟老参,准备给陆清补补。同时又不忘带上自酿的酒,准备喝个痛快。

  因为平常大多时候都是陆清做饭,也就使得阿爷的厨艺难以出手。

  看着阿爷带着活物回来,想着还在人家屋里,陆清婉言劝谏阿爷还是不要这样。

  哪想还未等阿爷说些什么,秦阿婆一声招呼,就让顾景泽处理去了。

  看着被使唤受累的顾景泽,陆清占着人家的房间,吃着他煮的东西,简直觉得无福消受,同时又十分尴尬。

  “阿爷,您老实和我说,您和这位秦阿婆真的没有什么吗?”陆清满是怀疑的打量着二人,疑惑道。

  阿爷看了看陆清,伸手佯装打她,落下却十分的轻,生气道:“我说你个丫头在想什么?啊?脑里的东西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

  听着阿爷没有正面回答,陆清越想越觉得有些什么,不过还是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我们的事情你不要乱想,小孩子想多了不好,知道不!”阿爷摆出一副高深模样道。

  陆清小声嘟囔了几句,暗道自己总会发觉,因而没再出声反驳。

  看着陆清没再追问,阿爷趁着机会赶紧溜了出来,拍了拍胸脯,暗道小丫头真是越来越精了。

  将东西放进厨房,阿爷看着忙活的顾景泽,招手让他过来。

  “小泽,来,这个可是好东西啊,听你阿婆说你手艺不错,你也知道我们家都是小清下厨,那这些就麻烦你了。”阿爷厚着脸皮将任务全交给顾景泽。

  顾景泽看着溜走的陆家老爷子,苦笑一番,继续忙活。

  傍晚间,陆清与阿爷第一次在别人家做客,而且还是顾景泽下厨。

  陆清因而伤势原因,提前让阿婆换了膏药,晚上也只喝了些添了药材的鸡汤。

  而反观阿爷,许是看到陆清终于逃过一劫,人也逐渐放松下来,竟然争着和秦阿婆喝酒。

  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还知道提前背上自家酿的槐花酒来。

  浅浅的桌子上,一盘炒花生米,一些凉菜,半锅鸡肉,一份青菜,再加上几坛酒香扑鼻的酒。

  小小的桌子上,摆满了东西,三人各坐一方位置,顾景泽看着二人全程喝酒,自己吃了些东西垫着。

  看着小泽吃的差不过了,秦阿婆出声道:“小泽,去把隔壁房间收拾收拾,今晚你和陆阿爷睡。”

  顾景泽看了眼还在诉苦说话的陆家老爷子,暗道今夜注定无眠,他孙女占了自己的房间,如今他还要来和自己一个房间。

  但眼看着他的情况,夜半时分一个喝得烂醉的老人,顾景泽也不放心让他回家。

  所谓的收拾房间,其实也只是秦阿婆用来支走顾景泽的借口。

  因而他二人都知道,隔壁房间的特殊性,秦阿婆三天两头都会进去打扫,里面干净程度可想而知。

  知道阿婆有意不想自己偷听,顾景泽只好自动离开,往自家房间走去。

  房间内的陆清此时也觉得十分的好笑,自家阿爷的酒品可是深有体会。

  毕竟听着自己阿爷在别人家里耍酒疯,作为当时人家属简直想钻进缝隙里算了。

  而自己又暂居在顾景泽的房间,虽然自己再三表示没事,但秦阿婆以伤病在身最好不要随意转移,将自己扣在了顾景泽房间。而当事人也没有任何反应,陆清再矫情也就没有必要。

  原本就怕麻烦别人的陆清,此时是真的麻烦了许多人,如今就怕再遇到顾景泽来。

  不过人就是这样,越害怕什么就真的来什么。

  听着门外熟悉且步调一致的脚步声,陆清也不知怎么猜到了顾景泽。

  “蹬蹬,蹬蹬。”敲门声响起。

  陆清淡淡道:“请进,门没关。”

  门外的顾景泽推开房门,踩着夜色踏进了房门内。

  陆清靠在床边看着顾景泽慢慢走来,深色长裤下私隐似现的肌肉隐隐可见。

  眼前的场景也不知怎么就和之前相撞,回忆初次相见时顾景泽的后背,虽然隔得不近,但确实印象深刻。

  “怎么了?”眼见自己越想越偏,慢慢变红的脸颊也愈发不对,陆清不等不转移话题,先发制人道。

  早在进来前,顾景泽就发现陆清看着自己的眼神十分奇怪,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

  听着陆清说话,顾景泽没有理会,走到桌边,取上背包,向陆清示意。

  看着顾景泽要走出去,陆清赶忙问道:“那个,能不能给我一本,我都躺了快一天了,说实话好无聊!”

  此时的顾景泽回头看了看陆清,似乎较之前有所好转,人也变得有了些精神。

  便听顾景泽轻声道:“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了再说吧!这些现在先不要看了。”

  没等陆清再说什么,便见顾景泽又走出门外去了。

  四周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

  只留着陆清一人靠着床边,斜视着今日的夜色。直到最后陆清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清晨的一天,鸟儿与昆虫起了大早,争相的鸣叫着。

  床上的陆清听着声响,慢慢的睁开眼,伸展着身形与四肢。感觉今日好多了的陆清,较之心情也更加放松了些。

  但突然之间,原本伸展的陆清突然呆愣不动了,因为陆清发现自己刚才似乎摸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再次伸手去摸,又发现它有温度,还有毛发,越发觉得奇怪。

  望着熟悉的画面,熟悉的痛觉感,陆清知道自己没有做梦,

  便见陆清定了定神,将四周情况观察了一圈,发现没什么问题。

  突然想到可能是昨夜里有什么小动物偷偷爬了进来,跑到床上。

  天气还没回暖,便钻进被子里来,而自己因为受伤,睡的比较沉就没察觉?

  总算琢磨出来个可能,陆清又暗自宽慰自己,轻轻的起身朝自己右侧去看。

  撑着身子抬头看去,便见右侧果然有一坨鼓起的东西。原来是藏进了被子里面。

  此时的陆清也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一鼓作气下掀开了被子一角。

  “啊!”幸亏陆清反应灵敏,及时捂住了嘴,没喊出声,不然今早一定热闹了。

  便见陆清重新将被子轻轻盖上,自己又悄悄的躺回了原来的位置。

  躺下的陆清此时却一点都不淡定,打鼓作响的心跳暗示着主人的激动,因为还在想刚刚的事情。

  原来刚才掀开被子,陆清便看到旁边躺着的顾景泽。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和他睡在了一处,看着窗外的天色,陆清估摸着再过不久阿爷就会起来,到时候可就不好说清。

  陆清放缓身形,悄悄的披上衣服,推开房门,走出屋外。

  而此时的床铺上,陆清不知道的是,早在陆清第二次上手摸索时,顾景泽便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不想再生事端,而顾景泽也没料到陆清会直接掀开被子,弄到现在这种局面。

  不过眼前的顾景泽回想起自己昨晚,简直是哭笑不得。

  昨天晚上,陆家老爷子与秦阿婆也不知道喝的多少,反正顾景泽赶去的时候,两个半百的人完全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好在之前顾景泽看着他们一人喝了一碗汤药,为的就是预防宿醉。看着在已不省人事的二人,顾景泽也只好将他们送回房间,挨个收拾妥当。

  又回到厨房将那里收拾清楚。看着几个酒罐子都空了地底,顾景泽实在好奇二人昨晚到底说了些什么。

  忙活了大半天,直到后半夜顾景泽才悄悄回到隔壁的房间,但一进去便是鼾声四起,酒味扑鼻。

  顾景泽这人平时最耐忍受的两件事,一件打扰他睡觉,一件发酵过的酒气。

  而他恰好都碰上了,看了看眼前的时间,又望了望滚在一处的陆家老爷子。

  难以忍受的顾景泽拿起一件外衣,走之前又给他盖上了被子,出了门。

  来到院内,便见天上的月色早已被乌云笼罩住,显得一片朦胧漆黑。

  耳畔中听着此起彼伏的鼾声,顾景泽靠在木桩之上,渐渐的打起了瞌睡。

  也不知睡了大概多久,外面的温度变得极低,浑身冰凉的顾景泽赶忙起身,冻得不轻的他,半梦半醒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却忘了此时里面还有一人。

  黑暗中,顾景泽轻车熟路的来到自己的位置,拉了角被子倒头就睡了下去。

  而半夜里,顾景泽觉得有人和自己抢被子,以为还在梦中,便没理睬。现在想来却也不是在做梦。

  回忆起自己的经过,顾景泽又想起刚才陆清掀被子的举动,真是第一次觉得记性好的苦恼。

  既然记起来之前的经过,顾景泽也不准备赖床,起身穿上衣服出了门去。

  陆清走出房门,却还是第一次在内院看四周的景色,不向之前在门外,果然是不同寻常。

  园中的一角长着半人高的紫藤萝树,许是因为院墙关系,只能从里面看到。

  便见每一根枝丫上都长出一大捧花茎,花茎上挂满了浅色的花苞。

  微风吹过,摇晃的花苞好像风铃般发出声响,同时空气中隐约间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淡淡的花香就如晨光般,让人舒服。

  而陆清最喜欢的就是坐在一角,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

  不过既然来别人家做客,陆清也不准备偷懒,所以摸索着往厨房走去。

  陆清先取了些清水将自己清洗干净。

  看着干净无比的厨房,陆清四周找了一圈,装了些米准备熬些白粥。

  刚准备开始,便听顾景泽道:“我来吧!你去休息。”

  听着顾景泽说话,陆清淡淡道:“还是我来吧,我休息的够多了,真的够了,你先去洗漱吧。”

  好容易将顾景泽说走,陆清才开始忙活起来。

  将洗净的米与水倒入锅中,大火煮沸烧开,用勺子搅拌,转小火熬煮。

  直至等到半小时后,加入少量食盐,温火起锅。将剩下的菜重新加热,切了些泡菜调味。

  刚刚做好不久,众人也陆续出来,闻着淡淡的米香,阿爷便知是陆清在忙活。

  今日的早饭,众人只觉吃着简单的白粥都不同寻常。

  尤其是秦阿婆,早就将步骤问了个清楚,想着以后自己试试。

  换了膏药,收拾好东西,陆清爷孙再三谢过二人,向着家里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