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换位
花不丸2020-04-07 19:413,994

  今天是开学第一周,按照惯例,他们班得换教室。

  老师也会根据同学们的排名顺序来安排座位。成绩好的同学有优先选择权。

  好死不死魏西枝她们班这学期换到了那个年级有名的噩梦教室。

  教室旁边就是厕所,每回风一起,那股人类排泄物的味道就肆意流窜。最严重的地方就是教室后面靠窗的那个位置。

  那儿就算不起风也总是“暗香”浮动,而且,在那玩手机也特容易被路过的老师抓包。

  因此,那个靠窗的座位就被称为“亡命重灾区”。

  西枝期末排名第三,很快就轮到她挑座位了。

  她选在了教室中后方靠墙的位置。那儿既能逃过老师对手机的围剿,也远离厕所,可谓是这件教室里难得的宝地了。

  这大概就是好学生的优待吧,那一片净土坐得都是成绩优秀的同学。

  按照这个逻辑,不难推测出靠厕所那边的就是成绩不理想的同学,界线就这样自然形成。

  随着班长念名字的进度,走廊上的学生越来越少。

  很快就没剩几个了,夏龚子还迟迟没有出现。

  夏龚子就是西枝她们班上次期末考试的倒数第一,也就是“亡命重灾区”的一号种子选手。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刚走上长廊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夏龚子,刚好轮到你,快来选座位。” 说选其实不太严谨,他压根就没选择。

  班长覃子千的声音特别好听,每回夏龚子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回应得特别积极。

  “来了来了。”

  男生刚踏进教室,全班就开始哄笑。大家都在等着看夏龚子惊天动地表现。

  只有他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大家的哄笑是一种特殊的欢迎仪式,站在门口傻里傻气地挠了挠后脑勺。

  “公子哥,快来你的宝座闻闻。保你神清气爽。”

  易帆作为那个起哄的带头人,就喜欢看夏龚子这个公子哥抓狂。

  听到易帆的话,夏龚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

  才走了几步夏龚子就受不了了,那股味道在他的鼻腔变得尤为霸道。逼得这个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横冲直撞地退了回来。

  早知道倒数第一的惩罚是坐在厕所风口,他就不该在马上要期末考试的时候答应他舅舅去澳门玩,导致错过考试。

  虽说夏龚子成绩不太好,但也绝不会沦落到倒数第一的地步。

  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夏龚子原地思索了一下,转而向反方向走去。

  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要干嘛。

  绕着教室走了半圈之后,夏龚子停在了魏西枝的旁边,敲了敲她的桌子。

  “老魏,又到了你为本少牺牲的时候了。”

  “我闻到那股屎味就头晕。”

  西枝甚至没有抬眼看他,麻利地拿起书包,把座位让给了夏龚子。

  动作自然到像是西枝坐错了位置。

  同学们又开始起哄,对他们而言,这就是魏西枝喜欢夏龚子的又一记实锤。

  正因为这种传言,从三年级开始,西枝的桃花就被彻底拦截了。

  也不能全怪同学们瞎说,西枝的确太听夏龚子的话了,就算是放到法律上,同学们那也算合理推测。

  “起什么哄,老魏乐于助人你们不服啊。”

  夏龚子像个老大爷一样摊在位置上,朝班上同学吼了一声。

  话音刚落,老师就走了进来。

  “夏龚子,我隔老远就听见你在那瞎叫,能不能有点高中生的样子。”

  朱敏是个五十出头的历史老师,也是他们班的班主任。

  “看样子大家都选好座位了,西枝,你怎么坐到那去了,快坐前面来,那气味太重了。”

  同学们都知道西枝是朱敏的心头肉。

  上个学期的历史知识竞赛,西枝拿了全市第一给她争了好大的光。

  现在,她自然不忍心看见西枝受这么大的苦。

  “老师,前面没座位了。”

  听了西枝的话,朱敏这才意识自己刚刚光顾着担心西枝,忘了思考现在的局面。

  “没事,朱老师,老魏她鼻子不灵。”

  夏龚子的接腔瞬间激怒了朱敏。

  “夏龚子,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已经算是校园暴力了,嗅觉不灵敏的同学就活该闻臭气吗?”

  夏龚子扶额,他本来只是随意搭个话,结果却撞了枪口。

  西枝没办法猜到夏龚子下一句话要说什么,为了避免局面越来越难收拾就赶紧说道:

  “朱老师,我没关系。同学们也不用担心,虽然现在教室里味道有点大,但是要不了多久西南风就吹起来了,那时风会吹过学校的桂花林,咱们教室是唯一一个可以闻到桂花香的教室。”

  朱敏满意地点点头,赞许地说道:

  “你们瞧瞧人家西枝的胸襟,我早就说过历史学得好的人,眼界都比一般人宽广。”

  “什么胸襟不胸襟,老魏哪有什么胸。”

  夏龚子不满地努了努嘴,小声嘀咕。

  在同学们的眼里,魏西枝就是为了心爱的男人在变相和朱敏作对,只是她春风化雨的语言功底把朱敏哄得团团转。

  要不然老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呢。

  西枝的确又在帮他收拾烂摊子。

  西枝小时候还不耻她爸的这种行为,觉得他爸就是怕领导。

  自己拍领导马屁就算了,还拉着她一起拍领导儿子的马屁。

  只是她性子太软,总是无法拒绝别人,更别说是她那个她从小到大都在讨好的爸爸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倒是习惯了这个官宦子弟的随意作派。

  只是这份习惯的力量太大了。

  其实,西枝刚开始挑的那个位置本身就是给夏龚子的,她早知道那家伙会来找她换座位,所以连书都没有放到桌洞了。

  上午最后一堂课下课之前,夏龚子收到一条匿名消息:“班长她喜欢你。”

  这下公子哥可乐了,他一直觉得班上最正的姑娘就是班长覃子千,从开学就想追。

  只是,毕竟是班长,万一没追到又担心被搞路子。

  现在知道她喜欢自己的话,就可以展开攻势了。

  于是他马上给西枝发了个消息:

  “老魏中午的时候,帮我问一下子千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西枝自己都记不清是第几次答应他这种乱起八糟的要求。

  如果乱搞男女关系等于谋杀的话,那她就是给夏龚子递刀的那个人。

  虽说“犯罪”次数多,但是西枝也没有麻木。

  她依然会不舒服,至于原因,却一直不敢探究。

  夏龚子曾经告诉过西枝,他把谈恋爱看成献爱心。

  只要女孩和他表白,并且漂亮,他就会满足她们的愿望,同意交往。

  只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提出分手。

  说什么,美梦不能做太久,不然会猝死。

  人是渣了点,奈何帅气撩人又花钱大方,情路还是遍地开花。

  现在覃子千敞开了大门,那个杨婷婷就得醒来了。

  就在这时,夏龚子在座位上摇头晃脑的疯态成功引起了朱老师的注意。

  “夏龚子,我讲得你都会了是不是,来,看PPT,《天仙配》中的这段唱词:

  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现在你来告诉我这反映了我国古代农业经济的什么特点?””

  他这节课都在想怎么追覃子千,哪有心思听历史课。

  只见男生慢慢吞吞地一点点起立,抬头朝朱老师露出了个谄媚的笑容,传递的意思是求放过。

  朱老师估计上课累了,起了闲心要和他闹会儿,完全没有放过的意思,接着说:

  “哟,我们公子哥这是怎么了,回答个问题还扭扭捏捏像个姑娘家家。”

  夏龚子听了这话就突然刚了起来,腰杆也挺直了。

  “朱老师,你这样说的话,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董永和七仙女风雨同舟的动人爱情你不看,偏要看什么经济特点,是不是有点牛头不马嘴、没事找事啊。”

  夏龚子在说这段话的时候,朱老师的眼神越来越犀利,以至于男生语气越来越轻,最后的那个俗语几乎是淹没在班级的哄笑里。

  可这并没有逃过朱老师的耳朵。

  “你不听课就算了,还说我牛头不对马嘴,我看你才是答非所问,对,全班就你这个公子哥读得到爱情,我们其他人都读不出。”

  夏龚子虽然一直反感朱敏莫名其妙地针对,但是从没想过真的和老师计较。

  这次不同,朱老师最后那句话就像是一根刺,扎进了他的自尊。

  其他人都读不出,只有他夏龚子读得出,这不是在说他是个异类吗?

  想用群体力量来孤立他,夏龚子还就偏不信这个邪了。

  他心想:就算这个班的人都对你朱敏阿谀奉承,至少老魏是站在我这边的。

  接着,夏龚子底气十足朝朱老师冷笑了一声,说道:

  “我怎么这么不信只有我一个读得是爱情啊,老魏你来说说,你读得到爱情吗?”

  夏龚子说完这话,全班的眼睛齐刷刷地望向那个“亡命重灾区”。

  西枝作为朱老师最喜欢的学生,在朱老师最需要她支持的时刻是否还会义无反顾地站在夏龚子这一边。

  吃瓜群众在等一个答案,爱她的老师和心爱的男人,魏西枝的选择究竟会是什么。

  西枝刚想起立,可还没等她站起来,一个声音就划破了教室冷空气。

  “夏龚子同学,你的确是清晰的看到这段唱词的主题,爱情,只是这种一目了然的东西实在没必要特意强调。”

  “你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忽略了朱老师提问的大背景,也就是整堂历史课的主题: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

  “所以,夏龚子同学,朱老师最生气的地方是你事先没有做好倾听工作。”

  “好。”朱老师带头为何立成鼓掌。

  学霸的发言,自然让全班赞叹不已。

  何立成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甚至每回都能稳在年级前三名。

  与西枝理科较弱不同,何立成在读书学习方面没有短板,从小到大优秀是习惯。

  立成长得很帅,和夏龚子一般高却比他要更单薄一些。

  与夏龚子那种阳光大男孩的帅气不同,立成看上去就很聪明,眼神又极富进攻性,好像一眼就能看穿这个世界上所有错综复杂的阴谋。

  单从被姑娘追求的次数来说,夏龚子还是比何立成多的。

  何立成容易让姑娘们感觉自己很蠢,而公子就全然不同,随时都能开玩笑,好像抱起来就能亲一口。

  在何立成接受英雄般的礼赞时,夏龚子悄悄地坐了下来。

  虽然失去关注度对于一个言论场上的战士来说无疑是失败,但他不觉得自己倒下来。

  直到他在鼓掌的人里看见了覃子千,以及子千看立成时那双发光的眼睛。

  那一刻,才是真正的战败。

  古往今来,美人情关,才是英雄的致命毒药。

  “怎么搞得,不是说喜欢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枝可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枝可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