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纠缠
花不丸2020-04-07 19:414,861

  宋夕荣改名叫魏西枝那年六岁。

  今年她九岁了,念三年级,来也淮楼有三年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她已经和新爸爸新妈妈相处三年了。

  这天,西枝要上台领奖,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拿三好学生。女孩有点紧张,临上场前一直在整理自己。一会觉得红领巾歪了,一会又觉得刘海打绺。

  只要过分期待,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尽人意。

  还没轮到西枝上场,她现在的新妈妈陶映就来到后台,没有一句解释,匆匆忙忙地要带她离开。

  她想要拒绝,还没拿到奖状呢,那可是她人生中第一张奖状。

  虽然心里还在抵抗,但是肢体上已经老实地接受了妈妈的安排,任凭妈妈牵着她走。

  “妈妈,咱们这是去哪?”

  “爸爸升官了要感谢领导同事的照顾,得请人吃饭。”

  “那不是后天办的吗?”

  “后天领导没时间。”

  西枝那时候还不知道领导在成人世界的意义。爸爸的喜宴,难道爸爸不是主角吗?为什么要因为别人改时间。

  当然,她没有问出口,反正不管是什么喜宴,少说多吃就行。

  妈妈的手因为天气的原因,有些凉,刚拽住西枝的时候,女孩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她没选择立刻甩开,反而把自己的左手从热乎乎的兜里掏出来,想把妈妈的手焐热。

  只是西枝没有料到,陶映会马上把手抽出去。

  这一举动让西枝有点不知所措,她慌慌张张地把自己的手放回口袋,强迫自己不去思考这背后的意义。可越是这样,脑袋转得就越快。

  “在妈妈心里,我还是个外人吧。”

  这句话刚浮现在脑海里,西枝就立马抬头看天,她想要天上的哥哥,赶紧把这个想法从她的脑袋里删除。

  其实,西枝之所以这么想要拿奖状,也是因为班主任说:得了三好学生的孩子就是公认的懂事的孩子。她想要这个公认,她想让爸爸妈妈觉得自己个听话的孩子,不是个麻烦,她想要他们喜欢自己。

  只是那个象征懂事的奖状,她没能拿到手。

  西枝抱着一点点侥幸,如果她领到了,刚刚妈妈是不是就不会甩开她了。

  坐上计程车的时候,西枝听见了广播里正在报她的名字,声音远远的不清晰。

  女孩扭头看妈妈,妈妈只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一定没有听见,对吧。”

  西枝记得很清楚,天气预报说今年淮楼市迎来了史上最长的梅雨季。整个淮楼风不调雨不顺,西枝家的运气偏偏好得出奇。

  她爸魏盛今年从国土局的一个小科员升到了科长的位置,不仅如此,她们家还顺利搬进了机关大院。双喜临门,自然是要办酒席的。

  刚到宴会厅,魏盛就朝西枝招手。

  “西枝,来这边。”爸爸难得对她这么热情,西枝开心地飞奔了过去。

  刚跑到跟前爸爸跟前,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到一个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魏叔叔,这就是你的女儿?”

  男孩双手在胸前环抱,像个选美评委一样上下打量西枝。

  “是的,公子,她叫魏西枝,叔叔听你爸爸说,你转来一完小读书了,也是二班,那西枝今后就是你的同学了。”

  刚说完,魏盛又看向西枝,“西枝,这位是夏副局的公子,夏龚子。他刚刚来一中读书,人生地不熟的,你一定要多照顾他。”

  为了让爸爸能开心,西枝一定会尽全力完成交代给她的任务。

  女孩点了点头,她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男孩的衣服。

  西枝非常困惑,为什么一个人会穿一身钉子在身上,不扎人吗后来她才知道这玩意叫铆钉。

  “副局,您终于来了。”魏盛向前走了两步,迎来上去。

  “刚刚有事耽误了,就叫我老婆带着小夏先来了,恭喜啊,老魏。”夏宏运说着说着,自然地拍了拍魏盛的背。魏盛顺着他的力道,躬了躬背。

  “什么恭喜不恭喜的,还不是托您的福。我知道是您提得我的名。”

  “那是应该的,老魏你为人老实,工作也认真。”

  “还是要谢谢您,我知道当时那个杨家明他……”魏盛越说越激动,险些收不住。

  “老魏,不提这些,咱们两今天好好喝喝。”夏宏运显然不愿意让魏盛继续说下去,匆忙打断了。

  后来,西枝才知道,这个杨家明之前想要贿赂夏宏运,获得他手上的提名。结果遭到了夏宏运的拒绝。夏副局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工作更加踏实的魏盛。

  没错,有了提名也不一定会选上科长,毕竟提了名也要靠其他领导一起投票。

  可是夏宏运提得名,含金量就不一般了。

  夏宏运是从省级单位空降到淮楼市国土局的,一来就是副局的位置,以他的能力和号召力做局长只是时间问题。局里想巴结他的人多了去了,他提得名大家自然会跟风投票。

  这个画面有点讽刺,夏宏运其实比魏盛还要小上十岁,官却比他高上几级,现在看来依然前途无量,而魏盛显然已经进入职业生涯的迟暮之年,如果错过这次晋升,估计这把科员的椅子得坐到退休了。

  年龄增大,人不一定会变得德高望重,可机会一定会变少。

  “你就是老魏的女儿吧,是不是也在一完小读书啊。”

  “是的,夏叔叔。”西枝乖巧地说道。

  “那以后小夏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夏宏运和西枝说话的时候刻意弯了点腰,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点童言的感觉。如果不是她爸之前的介绍,西枝完全不会想到那个趾高气昂的小男孩是眼前这个亲切叔叔的儿子。

  “放心吧,副局。我刚刚都交代过了。”魏盛接过话头,带着夏宏运离开了。

  大人一走就只剩下了两个小鬼头。西枝看了男孩一眼,马上回避了眼神。

  “你成绩好吗?”男孩先开了口,语气像是质问。

  “一般。”

  “得了吧,谦虚什么。我爸带我去报名的时候,校长把你们班成绩单给我看了,你期末考试是第一。”

  “你都知道了,干嘛还要问我。”

  “我就想告诉你,以后和本少说话要诚实,别想蒙我,我可什么都知道。”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她爸的嘱托,西枝真想一巴掌呼到他脸上。

  “那夏公子,你本名叫什么。”

  “你听好了,我只说一次。”西枝用力的点了点头,满眼期待。

  “我叫夏龚子。”

  “我知道你是夏公子,原名呢?”

  “我去,就你这智商也能考第一,那个班同学都得蠢成什么样啊。”夏龚子的白眼反了过去,又接着说:“我的龚是姓龚的那个龚,我爸姓夏,我妈姓龚,我是他们两的儿子,所以我叫夏龚子,这样说,你能听懂吗?”

  西枝看着地面,用脚画了一个圈。

  “听懂了。”语气明显有点低落。

  “喂,不是吧,这就生气了,我开玩笑的,不是真得说你智商低。”夏龚子慌了,他只是想在西枝面前建立威信,没有恶意。

  “我没生气,只是羡慕你,能给你取这个名字,你爸妈肯定很爱你。”

  “那肯定,老师说爸妈都是爱自己孩子的。”

  “万一,不是他们亲生的呢?”

  西枝就这样问出来了,这是她第一次展露心魔。这场喜宴上明明有那么多西装革履、看上去无比智慧的大人,她却选择问这个最不靠谱的家伙。

  “不是亲生不是更爱吗?亲生是我爸妈没有选择,只能爱我。不是亲生意味着你爸妈明明有选择,最后却还是选择爱你。感人啊!这就是伟大的爱啊!”

  听了夏龚子的话,西枝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心想,对啊,我的爸爸妈妈是选择爱我,他们一定比一般爸妈更爱得更多。

  男孩的胡言乱语好像歪打正着,把西枝的心魔暂时封印住了。

  “谢谢。你真是太厉害了。”西枝望着男孩,一脸崇拜。

  “知道本少厉害的话,以后就做老老实实做我的小弟。”男生注意到女孩炽热的眼神,说话的时候刻意把下巴抬高。

  可他没料到,女孩会突然拥抱他。速度之快,甚至搅动了周围平静的空气。男生整个身体绷得僵直,脸上的红晕一路蔓延到耳根。这是他第一次被同龄的女孩拥抱,女孩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触感和他家里那个超大的路飞玩偶不同,不是棉花那种单纯的软。应该叫温柔,温暖绵柔。

  他回过神来,鼓起勇气准备回抱一下的时候,女孩推开了他。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女孩突然反应过来,警惕地看着他。

  “本来还不确定,你这么问的话,我就知道了。”

  男生那一闪而过的笑容里,全是狡黠。

  那时,他们还太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场喜宴上的相逢,会裹挟一生的变数。

  ……

  夏龚子是从省城转来淮楼的,公子哥大城市的气质加上活泼的性格很快吸引了同学的注意。

  男孩家境优越、长得帅气、为人大方、大家都喜欢和他玩。一下子就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当然喜欢他的姑娘也不计其数,就连做个课间操都有女孩子递情书。

  公子哥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家伙,只要是敢表白、长得好看的姑娘,他几乎来者不拒。如果说小学谈恋爱他还会脸红,现在就完全成了情场老油条。

  到了高中,夏龚子的女朋友都不知道换了几波了。

  那天,三班的班花杨婷婷来找夏龚子。因为夏龚子的座位在窗边,杨婷婷趴在窗台上,努力把身体往前探,饱满的胸部像礼物一样送到了夏龚子的面前。男生也没有客气,送上门的便宜不要白不要。

  于是,夏公子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毫不避讳。

  女生用娇柔的声音叫把男生叫了出去。班上同学都在起哄,杨婷婷是夏龚子的初中同学,一直喜欢夏龚子。到上学期的暑假,终于等到了他的空窗期,顺利成了现任女朋友。

  趁着大课间,西枝想去小卖部包酸梅。

  因为下节课是物理课,物理老师就是西枝的安眠药,只要他一开口,西枝就必睡无疑。不买包梅子刺激一下,纯靠自我意志是挺不过去的。

  想着这个时间大路上人肯定特别多,就抄了小道。

  结果,在小路上看见了香艳的一幕,那个漂亮姑娘正在亲吻公子的脖颈。

  杨婷婷特别主动地抬起男生的手臂,想要让他搂住自己的腰。

  只是公子哥天生的反骨,在男欢女爱上也是如此。你逼我搂,我还偏不搂了。

  这下,杨婷婷生气了,一把推开男生。

  “你什么意思,嫌弃我吗?搂一下都不愿意。”

  看着女孩赌气的样子,男生反倒来了兴致,俯下身子,温润的空气在女孩的耳廓蔓延,男生的声音因为刻意放低而变得略带沙哑。

  “我是担心搂了你之后会忍不住进行下一步。”

  杨婷婷果然吃他这一套,马上娇羞的搂着男生的腰,脸颊也顺势靠上了男孩的胸膛。

  西枝没有听到男生说了什么,只看见男生花了3秒就把傲娇女友治得服服帖帖。这种神级把妹操作把西枝的世界观震得稀碎。

  西枝惊讶的表情被男生收进了眼底,对上了男生的眼睛的那刻,西枝有点不知所措,慌乱中抬起右手为他树了个大拇指,然后匆忙转身跑开,连酸梅都忘了买。

  夏龚子被西枝的样子逗乐了,笑出了声。

  这个举动引起了杨婷婷注意,她松开手,看见了西枝逃跑的背影。

  男生回来的时候,物理老师黄利华已经开始上课了。迟到对于夏龚子来说就是家常便饭,黄老师懒得再说,没有过多的批评,就放他回来座位。

  男生走下来的时候,西枝已经撑着脑袋开始打盹了。

  他回到座位以后,看着女孩的安静的睡颜有些出神。

  西枝睡觉时,五官总是攒着劲,小嘴撅着,眉头轻皱。袖口稍稍滑落,露出了纤细嫩白的手腕。

  公子心里一痒,下意识地去拽女孩的腕骨。没了支撑,西枝的头偏了下去,正好被公子接住。

  “老魏,够有定力啊,还能睡得这么安稳,看来本少还不够激烈。”

  “没有没有,激烈激烈。”西枝明明睡眼朦胧,说话的声音含糊不清,却还是惯性附合。

  “这个夸奖很不真诚啊。”男生的身体往后贴上椅子的靠背,偏着头,眼神灼灼,等着女生回答。

  西枝把神志从刚刚睡梦中拽出,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少爷的魅力怎么是人间的凡俗词藻可以形容的呢。”

  女生想着这样总能交差了吧。

  谁料到男生还是不满意,“我就是俗人,怎么不能用俗词了,再换一个。”

  西枝暗自感慨了一下自己悲惨的命运,又开始思索怎么才能把马屁拍得利索又清新。

  这时,物理老师解救了她。女生被叫到黑板上做题,物理题也叫人为难,至少好过在下面压着性子说恭维话。

  西枝她爸给她布置任务的时候,夏龚子他爸还是副局,现在已经做到局长了。

  那个任务的分量自然有增无减。

  “一定要多多照顾夏龚子,多让着他。”

  这就像个魔咒,一直缠绕着西枝的人生。

  女孩有时候也搞不懂老天爷的意思,好像生怕她没法照顾夏龚子,从三年级开始到现在一直安排他们俩做同班同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枝可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枝可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