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安慰
花不丸2020-04-07 19:454,291

  全班没有鼓掌的只有西枝。

  看见夏龚子落寞的背影,听着朱老师大获全胜之后的冷嘲热讽,西枝感觉自己的尾巴被踩了。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动铅笔的笔芯已经被弄断很多次了。

  从西枝三年级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夏龚子开始,她就被要求事事迁就。

  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尽职尽责的伶俐丫头,按照管家的吩咐,尽力用得体的方式救公子于水火。

  只是时间一长,对男孩的关心成了一种条件反射。

  而这种反射生存的土壤早已不是她以为的什么命令、职责了。

  等这节历史课下了,就要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西枝记得夏龚子暑假的时候一直嚷嚷着想吃学校外面狗洞的烤冷面。

  这个家伙自诩社会指导层,每回吃腻了家里那些阿姨做得规规矩矩的饭菜,就想下凡找点小吃,让味蕾也接接地气。

  得到他首肯的就是刘记烤冷面,还大胆评论:“刘阿姨做的烤冷面简直是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回血神器。”

  西枝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夏龚子历史课的挫败,给他买份烤冷面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只是他们学校中午是不能出校门的,家长如果没来送餐就只能在学校食堂就餐。

  迫于无奈,西枝只好找到易帆寻求帮助。

  易帆现在是西枝现在的前桌,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混得开,对学校的犄角旮旯都了如指掌,同学想吃狗洞的东西都是找他。

  他甚至建立了一个“灰色交易链”,联系老板,巧妙避开监控,悄无声息运送。到现在为止,这个链条都没有出过一点差错。

  “易帆,有件事想请教一下。”快下课的时候,西枝戳了戳易帆的背。

  “哟,想不到有天我还能被学霸请教问题,你说说看。”

  易帆的五官好像是流动的,不管讲什么都眉飞色舞。

  这次算是西枝第一次和易帆说话。

  其实男生心里一直对西枝有误解。

  女孩平时很少和同学说话,她坐过来那天,易帆和西枝打招呼也没得到回应。

  所以,他以为西枝和他之前碰到过的那些成绩好的同学一样,端着架子,长着狗眼。

  事实恰恰相反,西枝一直对易帆怀有一颗崇敬之心。

  对他那个“灰色交易链”充满了好奇,总觉得那是个普通人做不到的庞大工程。

  “我想吃狗洞的刘记烤冷面,怎么办啊。”西枝悄悄说道。

  “这好办啊,但是你……。”易帆看了一眼周围,突然不作声了。

  一会儿,他穿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我妈新店开业,周末的时候你得来帮忙发传单。”

  “好的,没问题。”

  收到西枝的纸条,易帆回头冲西枝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表示协议达成。

  下课后,西枝到易帆说得礼堂后面等他。

  二十分钟后,易帆把烤冷面送到了西枝的手上。

  西枝还没来得及和易帆说谢谢就接到了夏龚子的电话。

  “老魏,你到哪去了,快来食堂呀。”

  “就来。”说完,便迅速挂了电话。

  西枝想的是赶紧给易帆烤冷面的钱,谁知易帆摆了摆手说道:

  “我才要感谢你,你能答应帮我的忙,我真得没料到。”

  “你和我想像中的好像不太一样,这个就当我请你了。”

  西枝不是不知道,这个账怎么算都是亏的。

  一份烤冷面,把配菜全部加上也不会超过二十块钱,她可得赔上周末帮忙发传单。

  只是有些事情是没必要用收支平衡来计算的不是吗?

  其实,易帆有点胖,看起来虎背熊腰的,并不挺拔。

  但他转身离开的瞬间,落到西枝的眼里,莫名有些潇洒。

  那厢,夏龚子在食堂也不老实。

  他刚和几个男生到食堂没多久,就看见子千马上要把饭卡放上感应器,连忙跑到打饭队伍的最前端。

  “诶,慢着。你怎么就打两个素菜啊,这哪够吃啊,没事,你随便点,钱我来付。”

  子千先是吓了一跳,发现是夏龚子之后倒是有些开心。

  也许是享受同学们羡慕的眼光吧,子千说道: “是不是真得呀,那我可点了啊。”

  女生望着男生,笑得灿烂。说话间隙,挽起一缕头发别到耳后。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夏龚子见子千接受了他的好意,更加相信女孩是喜欢自己的了。

  子千的笑容就像是蛊毒,惹得男生头脑发热。

  听到这话,子千又仔细扫视了一遍窗口的饭菜。

  后面的同学不乐意了,大中午的,本来人就饿,前面的还磨磨唧唧选半天。

  “同学,你能不能快一点。”

  听到后面有人催,夏龚子来劲了。

  “人家女孩打饭,你一个男生等等怎么了,食堂有规定选菜时间吗?催催催,这点耐心都没有,以后怎么陪女朋友逛街啊。”

  夏龚子这话引得其他排队的同学笑声不断。

  那个男生被夏龚子弄得面红耳赤,一时间找不到回嘴的话,只能憋屈着,干瞪眼。

  “瞪个头啊你,爷爷我这是在给你传授和女孩相处的心得,付费教程免费送,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场闹剧倒是没有影响子千,她还是镇定自若的选菜,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我选好了。”

  女生温柔的声音一出,夏龚子连忙结束战斗。

  “好嘞。”还没等男生付好钱,女生已经端着盘子离开了。

  夏龚子回到队尾重新排队,轮到他打饭时,阿姨一边颠勺一边幽幽地说了一声:

  “小伙子,阿姨提醒你,刚刚那姑娘可不好追哦。”

  男生先是一愣,回过神来时突然老脸一红:

  “阿姨,您放心,我从不追女孩,都是女孩追我。”即便是被戳穿了心思,也不会忘记吹牛。

  阿姨笑了一声,把餐盘递给了男生。

  大人的惯常行为,点到为止。

  夏龚子本来想坐到子千旁边,奈何和他一起来的男生朋友一直在向他招手。

  站在交叉路口男生犹豫了一下,反正老魏已经答应他帮他打听,他亲自问反倒容易破坏惊喜。

  于是他朝那些朋友走了过去。

  西枝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

  同学大多都吃好了,陆陆续续地离开了食堂。

  女生扫视了一眼,立刻找到了夏龚子。

  他正在忙着拒绝那些邀请他一起走的男同学,动作之浮夸,就像个舞台上的rapper。

  这家伙在人群中总是那么显眼。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公子哥即便是穿着校服都有种身披巴黎时装的即视感。

  “老魏,你干嘛去了。”

  “我……”

  还没等西枝回答,夏龚子就火急火燎地打断:“你是不是忘了件事啊,子千都吃完走了。”

  西枝没有忘记要帮他打听“子千的心愿”,只是自然而然把它排在了少爷的心情后面。

  “那个……”

  西枝的话又被打断了,“得了,别狡辩,我也不是计较的人。只是老魏啊,你也是我身边的老同志了,怎么做事还是毛毛躁躁的。”

  夏龚子学他老爸的语气,故意摆出一副领导的样子。

  西枝看了之后努力憋住笑意,她知道这家伙戏瘾又犯了。

  “夏局长说得是,我下次一定注意。”说着,还站起来假模假式地鞠了个躬。

  “噗~哈哈哈哈哈。老魏,可以啊,演魏叔叔是越来越传神了。”夏龚子没忍住,率先笑出声来。

  “都是夏局长提点得好。”

  “嘘,你别再喊了,我爸可嘱咐了,叫我出门在外低调点。”

  西枝点了点头,把烤冷面放到桌子上。

  打开塑料袋的时候,女孩故意把动作的幅度做得很大,想引起夏龚子对烤冷面的注意。

  果然男生上钩了。

  “好啊,老魏,真是会享受啊。怎么搞进来的,这味道,哇,还是狗洞的烤冷面。”

  男生,嘴上说着话,手也没闲着,赶紧推开自己的餐盘,立马就把西枝的餐盒拿了过来。

  “烤冷面这种不卫生的东西就给我吧。你吃点健康的,饭卡给你,拿去随便刷,本少请客。”

  西枝没有选择告诉男生她买烤冷面的原因,总觉得有点肉麻。

  好在她们家少爷并没有因为历史课的事情不开心。虽然女生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不再沉重了。

  西枝应该想到的,这点破事夏公子才不会花费精力念念不忘,是她自己过于紧张了。

  “子千想要的东西,我会记得问的。”

  “好啦,你记得就好,快去打饭,你不是爱吃胡萝卜那破玩意嘛,我看今天3号窗口好像有。”

  西枝也没和夏龚子客气,拿着饭卡就走了。

  走向窗口的路上碰到了何立成。

  他正和另一个男生朝她的方向走来。

  那个男生是三班的班长杨威,他们应该是刚吃完饭,准备去放餐盘。

  暑假的时候,学校专门组织年级前五十的同学弄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培养计划。

  何立成、杨威以及西枝是一个学习小组的。

  虽然只有一个星期的相处,也算是打过交道,平时见面也会打声招呼。

  只是,今天西枝对何立成公然让她们家少爷下不来台这件事颇有微词,不想逼迫自己强颜欢笑。

  再说,何立成也并不是她非得要交的朋友。

  想到这,西枝决定绕道。

  “西枝同学,你还没吃饭吗?”何立成隔着一排餐桌叫住了西枝。

  “嗯,还没有。”

  女孩本来打算冷脸相待,可关键时刻还是不由自主地牵起了嘴角,勾出了一个看起来有点牵强的笑容。

  讨好已经写进她的血液里,自我意识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男生走了过来,眼睛里盈满了笑意。

  “那个,我看到你在志愿墙上写的是当医生对吧。”

  西枝木讷地点点头,默默在心里揣测他的意图。

  “我也是,想去A大学临床。你呢?”

  “我考到哪算哪吧,但的确也想学临床。”

  “别佛呀,如果你愿意的话肯定可以考上A大的,咱俩以后可以互相帮助呀。”

  面对立成的盛情邀请,西枝是感激的,感激他看得起,并且愿意把自己纳入他的队伍。

  “谢谢。”

  “谢什么?哦,今天历史课的事吗?不用谢,这个是小事。夏龚子这种一看就是被爸妈惯坏了。”

  西枝没有计较自己的意思被误解了,但她不爽何立成的随意评价,甚至还牵扯了夏龚子的爸妈。

  “他没有被惯坏,要说惯坏也是我被他惯坏了。”

  这句看似赌气的话,反倒暴露西枝内心更真实的想法。

  在此之前,女孩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她潜意识里居然觉得自己被夏龚子惯坏了。

  夏龚子这个人臭屁又自大,能指使别人的事,自己绝对不动手。

  换做旁人肯定无法接受,可对西枝这样从小就习惯性讨好的人而言,这种“被需要”能让她们认可自己。

  明知是病态,却无法自救。

  何立成还没想好回答的话,旁边的杨威就开始催促了。

  “立成,走啦。”

  “好嘞。”男生朝杨威的方向点了点头,又对着西枝说:“不管怎么样,咱俩可说好了,互帮互助的啊。”

  她感受到了立成的善意,没有理由拒绝。

  西枝失去过亲人,天然害怕和人建立关系,以至于社交方面一直有心里障碍。

  她好像一直活着一个冰冷黑暗的山洞里。

  不是不想有人陪伴,可她知道山洞的空气有多冷,知道岩石有多坚硬,知道就算有人来也会马上离开。

  命运最吊诡的地方就是,总有些傻子愿意为了你冒险留下,他们带着稻草和火把,把山洞装点得明亮而温馨。

  碰巧,这次闯进山洞的傻子是何立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枝可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枝可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