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叶暮了了2020-04-07 23:124,654

  是夜!

  酒吧是释放寂寞的狂欢处,B市最豪华的酒吧“纵爱999”中,形形色色的人们随着全方位环绕的音乐尽情的摆动着身体,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又掺杂着烟酒味。就在大家都跳得上头的时候,音乐突然停止了,大家就像是被按下了开光一样,都停了下来,然后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部分开始抱怨道:

  “怎么回事?音响坏了?”

  “这也太砸全市第一了吧!”

  “……”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Dj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显目的活动字条:

  大家不用惊慌,我们的音响没出问题,我们Dj点的外卖也没有到,下面,首先祝李小琴小姐生日快乐,然后感谢郑先生的20瓶黑桃A,最后,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晚在场所有人的消费都由郑先生买单,让我们继续狂欢!

  尖叫声瞬起,在同一时间,从空中纷纷落下五彩斑斓的小彩纸,音乐从新响起,舞池里的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都跟着音乐尽情扭动。

  没过一会,就有一长队的兔女郎举着显目张扬的黑桃A往左侧的卡座去,后面的酒保端着酒,场面气派豪横!

  只叫人看得啧啧赞叹,有钱人的世界,他们只能羡慕,也有不少年轻的女孩眼里早就往卡座那边瞄了好几眼了,只不过那边人太多了,什么都看不见,这一晚这个叫李小琴的女孩是多少女孩羡慕的对象。

  江樱手举着纸牌,跟在最后面,她有点紧张,感觉好多人都在看这边,虽然知道他们看的是她们手上举的牌,但她还是下意识的稍微把脸给侧了一点。

  “哎~酒来了酒来了,这排面满满的,生活就是要有排面感和仪式感,我要拍个小视频发朋友圈,记录这土豪的一幕!”

  “我也要,我也要!”

  卡座里的女孩都拿出手机纷纷要拍照,这时这一长条的兔女郎都有点慌了,她们把目光看向领队。

  领队的男人赶紧伸手制止然后说道:“不好意思,各位,她们是不能拍照的。”

  他这么一说,那些女的就不乐意了,特别是那个叫李小琴的女人,她原本就是个初露矛头的小网红,好不容易搭上郑城进这条大鱼,这个时候特别需要曝光度,而今晚的所有一切都是卖点,能够让郑城进陪她过生日,还有这么大的排面,只要消息一出,都可以足够让她在网上热好几天了。

  于是她就对着郑城进撒娇道:“郑少,人家只想来来心心的过个生日,现在就想拍个照片而已嘛!”她说着就要去吻郑城进。但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郑城进突然稍微扭了一下脖子,李小琴凑过去没有意想中一样,亲到嘴上,而是亲到了下巴。

  李小琴正想再娇一下,但看到郑城进脸色有点阴就没再感多做作,就一脸委屈的看着郑城进。

  “不给拍照?”郑城进眉微挑了一下,然后带着些讽刺的说:“这都下过海了,还想装旱鸭子?”

  “不是的,郑少,她们只是零时的,她们不是。”领班赶紧解释。

  这下郑城进也有些真不乐意了,他郑城进什么身份,在整个B市还没人敢跟他说不呢!

  他带着绿祖母的食指轻敲了两下酒杯,悠悠道:“是今晚的酒点少了?”

  “不是,郑少,要不这样好了,我让换人,再给你们从新走一遍,您看这样可以吗?”领班也是一脸无奈,要是换平常,他是二话不说,可今天晚上不一样,因为举着牌的兔女郎都不是他们店里的。

  都是借的,但这也是说好听点,这些女的都是一个女团成员,但这个团其实没什么曝光度,第一是公司穷,没能力给她们买新闻,营销等,第二是这些女团自身也没什么实力。没看点,所以一直都没什么关注,但这也是现在女团普遍化的情况,好多家女团,网上甚至都没有出现过她们的名字,这个团以前只要还出过那么两三手歌,还出现在推进榜上,但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名气没人知道,可年龄却日渐增长,公司已经对她们不抱任何希望了,但合约没到,开除又不愿意开违约金。

  女团她们本身也知道,公司对她们也不抱希望了,同样的,她们也不想陪违约金,于是双方就这么拖了。

  而公司为了榨干她们最后一点价值,于是有各种酒吧各种土豪派对需要有人过去当当门面,她们就会被分配过去,公司再从中收取些租借费,但有一个规定就是不能不拍照,毕竟在合约没到之前,万事都有个意外。

  所以领班也不可能答应的。

  可他越是拒绝,就越是勾起了郑城进的固执,“怎么再从走?难道你的人生也能从走吗?我就是要她们。”

  “这……”

  郑城进微眯着眼,“这儿的人,好久都没见过换新人了,老是这种不识抬举的货色,也是乖影响视觉的。”他语气随意,但威胁味十足。

  领班马上有点慌了,“别呀,郑少。”

  郑城进就玩着酒杯,一脸笑意的看着领班,没再说话。

  领班理了理思绪,然后看向那群兔女郎说:“这个事呢,郑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其实也算是一种荣幸,就看你们怎么想的了。”他也没拐弯抹角,他刚刚就知道,这群兔女郎在看到对方是郑城进的时候,都是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郑城进是谁?谁不想沾点光呀,哪怕只是余光都是挤破脑袋想抢的。

  “可是……郭姐交代过的。”其中走最前面的女孩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

  “郑少还比不上你们郭姐吗?”领班赶紧说道。

  “那好吧!不过等会照片可以发了我们一张吗?我们也想留个纪念!”

  “先拍了再说,后面的,打起点精神来,要面带微笑,面带微笑是我们的服务最基本宗旨啊!”松了口气的领班,赶紧给后面指挥道。

  江樱一听着情况就开始慌了,本来出来到酒吧跑业务已经够丢人了,没想到现在还沦到靠拍照片供人取乐的地步,不行,她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是端着酒的酒保,她咬了一下唇,语气有些虚弱的说:“小哥,你还能腾出只手来帮我抬一下这牌子吗?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那酒保看她了她一眼,说,“就小心放旁边好了,我手空不了。”

  “那行,我先放一会,我马上回来。”江樱说着把牌子放旁边,然后小跑着走了。开玩笑,她管他是哪个少,这照片不能拍就是不给拍,万一以后火了,这种照片突然冒出来了,怎么办?永远不给自己留后患是她的最基本原则。她不信她一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

  她走得飞快,而且又怕被别人看出,于是就低着头,走过了也不知道,耳边是震耳的音乐声,她心不在焉的,直到——

  “啪~”一声。地上一只精致的高脚杯,里面淡青色的液体还有点在底。

  江樱傻眼了,她对面的酒保也是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恐慌的,“你……你知道这酒是给谁的吗?”

  “我不知道!”

  “你……我不管,反正你得跟我进去说清楚,这杯酒我赔不起。”

  “什么……”江樱才刚开口,就被酒保拉扯进了另外一个卡座去了。

  “不是,有事好好说,别别我衣服。”

  “这是好好说不清楚。”于是江樱就被酒保态度坚决的拉了进去。

  “呦~这是哪一出?猴子进山揪了个傻逼回来吗?”江樱只顾着抓住领口,不让被揪住的地方泄露太多,前方传来一道揶揄的声音。她停止了挣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

  然后她就愣住了,好帅的男人,留着一个寸板头,但剑眉星目的,轮廓刚硬,穿着一身整齐的黑西装,在蓝暗色的灯光下,往那沙发上一座,就有种给人无形压抑的气息,和神秘的味道。

  江樱多看了一会,但对上那人讥嘲的眼光,她赶紧收回了她的目光。

  “对不起,客人,你们的酒被她撞翻了。”酒保一进去就赶紧告状。

  “我不是故意的。”江樱下意识就反驳。

  “那就再去重新去配一杯好了。”里面又传来一道女声,江樱这才注意到里面还有别人。

  她往声源处一看,心里暗自惊讶,邢梨椿?她怎么会在这儿?她可是现在演艺圈最火的大花呀!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到。平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都是优雅温娴的样子,今晚的邢梨椿感觉还有点不一样,她今晚穿一件酒红色人鱼姬衬衫,下面一条热裤,一双腿又长又直的,她就跟那个男人对面坐,一条腿就这么踩在沙发上,另外一条腿悠闲的直放着,长发扎了个高马尾,她的脸很小,典型的鹅蛋脸,那双桃花眼,眼角线有些长,跟屏幕里比起来,此刻似乎把所有注意里都放在手中魔方上的邢梨椿有些不一样。

  酒保本来都打算被开除的打算,才会拉个垫背的进来的,没想到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让他从新再去配,他松了口气,转身就去了。

  江樱也松了口气,她微微歉意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对不起。”也要跟着出去。

  “没让你走。”坐后面的男人叫住了她。

  “我吗?”江樱有些不确定的转过来。那男的一副,不是你还能有谁的表情。

  江樱尴尬一笑,“那个,刚刚是真的抱歉,我没注意到他过来,所以……”

  “我让你过来,哪来那么多废话。”

  江樱咽了下口水,她看了一眼邢梨椿,对方并没有要帮她的样子,注意力依旧在魔方上面,江樱只好小步过去了,“还有什么事吗?”

  “把这瓶喝了!”那男的从桌子上随手推了一瓶酒过来,江樱不懂酒,但看那黄色的颜色就觉得这度数不低的。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那男的微挑眉,“你喝都没喝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喝?没事的,这酒又不醉人。”

  江樱摇摇头,坚持道:“真不行。”

  那男的好好的看了她一会,然后不死心的问:“真不行?”

  江樱疯狂点头!

  “可惜了,原本见到这么可爱又好看的小姐姐,就想邀请喝一杯的,没想到不会喝酒。”那男的顺利变一副很可惜的样子,然后突然伸手摸了摸江樱头上戴着的兔耳朵。

  江樱立马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般,往后推了两步,有些警惕性的看着男人。

  那男人才刚刚摸到毛绒绒呢,下一秒,手就空了,他顿了一下,然后也不见尴尬的若无其事收回手,“既然不会喝酒,那跳个舞吧,小姐姐长这么漂亮,跳舞一定也很好看,好不好嘛!”他那句好不好嘛,嘛字拖得很长,江樱听得心一热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这里还是能听得见外面的Dj声,她随着音乐扭了起来,那男的看着她跳得舞还跟着吹了一下口哨,搞得江樱脸一红,就连邢梨椿都好像往她这边看了一下。

  江樱心里有点紧张,对方应该不认识自己,江樱跳的是她们的舞,勉强能跟这里的音乐能对上,她跳完后,赶紧问:“好了,我能走了嘛?”

  那男人噗嗤一下就笑了,“干嘛那么谨慎,我们又不吃人,要不要一起玩会?”

  江樱摇头拒绝,“我们上班时间有规定,不能离岗太久的。”

  “行吧,那就不为难你了,不过你的舞跳得真好看!期待下次还会见。”

  江樱对他微微一笑,然后赶紧出去了,这个时候那边应该好了,她今晚又没有破坏规矩,回去应该也没什么事了。

  而右边卡座里,韩玉宁看着江樱走后,对一直在跟魔方做斗争的邢梨椿说:“你门家的工作人员还挺可爱的,能不能安排到我那儿去?”

  拿着魔方的手顿了一下,邢梨椿才冷淡的说:“这种货色都不够孙小姐撕,送到你那儿有什么意义?再说,她不是这个店里的人。”

  韩玉宁在听到邢梨椿说孙小姐的时候,脸色变了变,他的确不太喜欢听到这个名字,因为对方马上就要进他韩家的门了,奉子成婚,。韩玉宁爱玩,有次在户外野行中遇到了个女的,一来二去的,两人就干柴烈火。

  动情的时候一点就燃,时间一过,韩玉宁也就索然无味了,没想到对方也在这个时候发现怀孕了,而更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是他母亲同学的女儿,家底还是有点厚,两人就这么被定下来了。

  韩玉宁一直把自己定义为野马,不想受任何约束,这次被那女的带球逼宫,他每天烦的都快原地爆炸了,好容易碰到这么个有趣的,他当然不会错过了,“不是你们店里的,那就更好了。”

  邢梨椿冷眼瞥了他一眼,然后吐出,“无聊!”两个字,手指微微一用力,手中的魔方瞬间成一摊散,然后戴上口罩就走人。

  韩玉宁看到散乱一桌的魔方碎片,有些莫名,“你就还没来呢,干嘛莫名生气了?”

  邢梨椿头都没回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花1加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花1加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