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老太太兴师问罪
莫莫无为2020-04-18 09:365,312

  第12章:老太太兴师问罪

  岳琪昨天回去的时候受伤了,大概是太脆弱了,回去就晕倒了,现在才醒来,醒来就哭哭啼啼的。

  房间里就坐着老太太一个人,已经快年过半百,老太太胖胖的,提着一根手杖,精神却很好,但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道道岁月刻磨的皱纹,身体硬朗,脸上始终挂着慈祥的笑容,头顶的满头白发却像是提醒她自己老了。

  她很喜欢岳琪,毕竟是自己养到大的,陆瑾深的父母当时没有反对,但对岳琪也差不多是不闻不问。

  一直都是岳琪陪在自己身边,她只知道岳琪有点娇纵,从没发现其他的,她也知道岳琪喜欢陆瑾深,她有时候也会帮忙,想促成两个人在一起,但每次都被陆瑾深制止了,而陆瑾深的父母也不希望她两在一起。

  看着岳琪在那哭哭啼啼的,自己心里面就很心痛,急忙抱着岳琪:“丫头,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昨天一回来就晕到了,到底怎么了。”

  老太太一脸关心。

  岳琪可怜的看着老太太:“奶奶,是……是瑾深哥哥的女朋友对我动手的,我当时都没有做什么,那女人就朝我动手。”

  不得不说,岳琪只会添油加醋,把假的说成真的。

  “什么,你说是小深的女朋友?小深交女朋友了?”老太太一脸不可置信。

  “对呀奶奶,瑾深哥哥女朋友好凶的,她还在瑾深哥哥面前诬陷我,不然瑾深哥哥才不会对我动手的,奶奶,你要帮我。”岳琪说的话老太太几乎都相信。

  “好,奶奶一定会帮你的,丫头,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了就去找小深,好不好?”老太太还哄着岳琪。

  “嗯嗯,我就知道奶奶对我最好了。”岳琪把下巴搁在老太太的肩上,因此老太太没有看到岳琪眼中的那一抹狠毒。

  两人下了楼,只见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一身绿色旗袍,头发绾着,一只珠钗插在头发后面,素雅郁净,而与生俱来的气质更是跟陆瑾深一样,女人就是陆瑾深的母亲,陆夫人。

  而陆瑾深的父亲在外面出差,所以没在家。

  “干妈,早。”岳琪礼貌的喊着。

  陆夫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回道:“嗯。”

  其实陆夫人只是给老太太一个面子,所以让岳琪叫她干妈,但她不喜欢岳琪,作为一个过来人,眼界自然很开,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眼就能看穿。

  反正也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翻不了天。

  但是陆夫人却是笑着跟老太太讲话的,一颦一笑拿捏的都有分寸,“妈,菜好了,吃饭吧。”

  “好,正好吃了饭我就去找小深。”老太太对陆夫人是比较满意的,大家闺秀,谈吐有方,还温柔贤惠,又聪明,光这些,老太太就很喜欢了。

  “妈找小深是有事吗。”几人已经开始吃饭,虽然食不言寝不语,但是陆家例外。

  老太太还没说话,岳琪就说话了。

  “干妈,你还不知道吧,瑾深哥哥交了个女朋友,他女朋友好凶的,昨天还打了我。”岳琪一副可怜样。

  陆夫人虽然对她的打断很不高兴,但碍于老太太 她便不计较了,毕竟长辈讲话,小孩插什么话。

  岳琪只是想让她注意瑾深哥哥的女朋友打她的事情,但显然,陆夫人跟她没在一个频道。

  反而说道:“阿深交女朋友了!”陆夫人是诧异的,毕竟自己家儿子什么样自己心里有数。

  “对呀,长得妖里妖娆的,还很凶,昨天还让瑾深哥哥打我,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岳琪以为陆夫人是要帮她教训林星辰,所以气冲冲的说道。

  陆夫人显然想的是,“这么听女朋友的话,看来是很喜欢了。”

  虽然听见岳琪在那儿说儿子的女朋友不好,自己还是相信儿子的眼光,毕竟自己眼光不就很好,嫁给了儿子的爸爸。

  “你说阿深的女朋友打你,她为什么要打你。”陆夫人很聪明,懂得抓重点。

  岳琪继续颠倒黑白:“瑾深哥哥女朋友说我没钱还买什么衣服,说我是穷酸货,还说我是精神病。”

  陆夫人:“所以等会儿你跟妈是要去兴师问罪?”

  呵,还真像神经病。

  老太太此时说话了:“是啊,我到要看看小深的女朋友是有多蛮横。”

  听老太太这么讲,陆夫人也不说什么,反正对自己儿媳妇还是挺好奇的。

  她不在乎未来的儿媳妇是否是什么豪门世家,又或者是平民,只要人品好,对自己儿子好,她就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儿媳妇是跟儿子过,又不是跟自己过。

  ……分割线……

  陆瑾深别墅

  此时在别墅里腻歪的两人还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

  “吃的好饱呀。”林星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幸福。

  “有没有吃撑?”陆瑾深怕她吃多了肚子不舒服。

  “有点点,要不,出去散下步吧!”林星辰提议。

  陆瑾深这几天一直陪着她,工作都是在家里处理的。

  “大早上散步的也只有你了。”陆瑾深说是这么说,还是拉着她的手散步去了。

  说的也挺对的,别人都是晚上散步,他家小女人倒好,早上吃完东西散步,很好,我喜欢。

  两人就在别墅里走着,别墅太大,游泳池那些都有,还有好大一片空地,甚至还有一些林星辰都逛不完的。

  “阿深,这片空地要不然拿来种花呗。”林星辰指着那片地说道,反正种点花也可以呀。

  “你高兴就好。”陆瑾深随她折腾,就算把房子重新倒腾一遍,他也随她折腾。

  林星辰:“好呀好呀,我想想种什么花好呢?”林星辰又看着陆瑾深:“阿深,你喜欢什么花呀,我们可以一起种呀哈哈。”

  陆瑾深温柔的看着她:“我只喜欢你,有你这朵花就够了。”

  林星辰翻了一个白眼,这人说情话是越说越撩啊。

  “讨厌。”林星辰娇嗔的看着他,“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很正经的好不好。”陆瑾深看着她害羞的样子,简直好可爱,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真可爱。”

  “我才不跟你讲话了,我要回去在手机上查查什么花好种。”林星辰挣脱他的手,往前面跑去,还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真是调皮。”陆瑾深宠溺的看着林星辰跑的方向说道。

  林星辰刚进门,就看见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老太太跟昨天阿深给她说的那个养女岳琪。

  而岳琪一脸得意的看着她。

  林星辰心里想:“跟我瞎得意什么,关我了事。”

  “怎么不进去,在等我啊。”陆瑾深刚刚到看着小女人不进去便问道。

  林星辰朝他指了指岳琪那边。

  陆瑾深一看是奶奶,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给林星辰,拉着她的手上前走到老太太面前。

  “奶奶,你怎么过来了。”他看了看旁边的岳琪,顿时明白了。

  又继续说道:“奶奶,这是小深的女朋友,星辰。”陆瑾深又看着林星辰道:“辰辰,跟我一样叫奶奶就好。”

  林星辰甜甜的对着老太太说道:“奶奶好,我是阿深的女朋友,奶奶叫我星辰就好了。”

  “你这一声奶奶我可当不起,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蛮横的女人,昨天打了我的孙女,这神怎么算。”老太太完全不给面子,一脸对林星辰不满意。

  陆瑾深听了这话,看了看岳琪,岳琪立马心虚的低下头。

  陆瑾深没有马上回答老太太的话,而是看着林星辰,一脸温柔道:“辰辰,刚刚走了好长的路累不累,来先坐着。”

  陆瑾深可不管什么,他家小女人他可是要保护好,不让她受欺负。

  “那个……我不累,阿深。”林星辰不好坐着,毕竟老太太还在这儿,这样显得不礼貌。

  “没事,来,先坐着。”陆瑾深强制的让她坐着,还让佣人拿了一些草莓跟车厘子过来,让林星辰抱着吃。

  一切弄好之后,陆瑾深也挨着林星辰坐着,他看着老太太:“奶奶,这话您从哪听来的,我家辰辰是什么样我知道,我不允许有人随意诬陷她。”

  陆瑾深说完还看了岳琪一眼,岳琪本想说话的,被老太太制止了。

  “小深,你别被她骗了,你们才在一起多久,你就那么相信她?小琪也算是你妹妹,她说的话你也不相信?”老太太不喜欢林星辰,原因很简单,岳琪喜欢他。

  “奶奶,有些话我不想说我是怕伤了您的心,既然您今天讲出来了,我也就直说了,我妹妹只有瑾萱一个。”

  “而岳琪说穿了只是陆家收养的,准确来说是您收养的,她只能算个外人。”陆瑾深实话实说。

  老太太:“奶奶知道你说的是对的,但是小琪是我养大的,我当她如亲女儿一样,看着自己亲女儿被欺负了,奶奶哪有不心疼的道理呀。”

  陆瑾深拿了一颗草莓喂给林星辰,林星辰也不好拒绝,直接张开嘴咬了下去。

  “奶奶,关于昨天的事,我觉得还是让岳琪自己说好一点,按您的意思是,是辰辰打了她?那我不妨告诉你,她是我打的,只能说该打。”陆瑾深完全没有留情面的意思。

  岳琪本来听挺心虚的,但看着老太太在这儿,便想着有人撑腰,说话也有底气了。

  “瑾深哥哥,我知道我昨天是有点不对,可是她不该让你打我,还骂我。”岳琪还是在颠倒黑白。

  “那你告诉我,我是怎么让阿深打你的,是因为什么事?”林星辰此时说话了,她也看不惯这个岳琪,典型的白莲花。

  老太太也没制止,大概是想两人对质吧。

  陆瑾深也没有制止,自己家小女人想怎样就怎样,他就负责收尾就好了。

  “还……还不是因为我进去看衣服,你说我没钱,买不起那样的大牌。”岳琪说的那叫一个有底气。

  林星辰此时只想呵呵,有句MMP 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完全是把自己说的话推给别人了。

  “还有吗?我还说了什么。”林星辰依旧淡定。

  “你还说我是从精神病院放出来的,还说过几天就会把我抓回去治疗。”没办法,这句话倒是真的。

  “那我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林星辰反问道。

  一旁的陆瑾深笑了,这小女人完全是在套话呀,加上岳琪有点蠢,这一套就出来了。

  岳琪急了:“还不是就因为我说你买不起衣服,说你那穷酸样根本就买不起那些衣服,我就是实话实说好吗,你就说我是精神病院放出来的。”岳琪根本没注意自己说的话,完全是口快。

  林星辰挑眉:“哦!原来是这样啊。”

  岳琪反应过来,指着林星辰:“你套我话?你怎么那么贱。”

  岳琪话一落,陆瑾深怒了。

  “你们两个过来。”陆瑾深指着门口的两个保镖。

  “总裁,有什么吩咐。”保镖恭敬的说道。

  “掌嘴,既然不会好好说话,我作为长辈,是该好好教教你了。”陆瑾深脸色阴沉,知道的人都知道他此时很生气。

  “瑾深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并没有说错什么,林星辰她就是贱人,不要脸。”岳琪还在作死的路上前行。

  而老太太,听着岳琪说的那些话,想制止,又不敢,毕竟岳琪是做错了事。

  保镖刷刷的往她脸上招呼,下手力道重之又重。

  “阿深,可以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林星辰拉着陆瑾深的手说道。

  她很感动,陆瑾深做事情是很护着自己的。

  这证明,她没赌错。

  小女人在拉着他手的那一刻,陆瑾深瞬间温和下来,感觉冬天一下变成夏天了。

  陆瑾深摸了摸她的头,温柔说道:“乖,放心,我有分寸的。”

  林星辰:“那就好,嘻嘻。”

  “好了,这次就算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记住,别忘记自己的身份。”陆瑾深对着岳琪说道。

  此时岳琪的脸已经红肿不堪了,还有血,老太太一脸心疼,只能先带着她走了,走之前,岳琪还一脸恶毒的看着林星辰。

  这场闹剧收场了,该走的人也走了,两人算是清静了。

  “阿深,你真好。”林星辰抱着他的腰不撒手。

  “不对你好对谁好。”陆瑾深宠溺的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在书房各干各的,一个看书,一个处理工作,很谐和。

  陆瑾深工作做完的时候,看见小女人睡着了,无奈呀简直,这是吃了睡睡了吃呀。

  他轻轻的把林星辰抱了放在床上,刚刚放下小女人就醒了,刚刚醒的林星辰迷迷糊糊的,又可爱又像只小猫。

  挠的陆瑾深心痒痒的。

  “阿深,我好困呀。”林星辰撒着娇。

  “乖,困了再睡会儿,我陪你。”陆瑾深很邪肆的说道。

  林星辰没发现,直到一个吻落下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可惜已经晚了。

  “陆瑾深,你流/氓。”林星辰控诉。

  “嗯,只流/氓你。”

  接下来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分割线……

  那座神秘的古堡

  “傅柔怎么样了?”S 问道。

  “还在刑罚室,还要在继续惩罚吗?”阿瞳恭敬的问道。

  “当然要罚,狠狠的罚。”S 说道。

  呵,敢背着自己偷偷出去做事,要不是叫阿瞳清理痕迹,怕是迟早要被陆瑾深知道,还在现在他还不知那两口子已经死了。

  “放几条蛇进去,我要让她知道私自行动的后果。”S 阴狠说道。

  阿瞳:“是。”

  刑罚室内

  傅柔被绑在柱子上,身上都是鞭痕,她一直都惧怕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太可怕,就像毒蛇一样,她以为自己很小心了,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弄得现在这样血迹斑斑。

  此时门开了,傅柔看着阿瞳进来,以为自己可以出去了,还很高兴,可阿瞳的话却让她再度崩溃。

  阿瞳看着眼前的女人,他没有同情,甚至没有任何情绪,他只忠心S 一人。

  “傅小姐,S 说了,要给您严重的惩罚,这样才能让你长记性。”

  阿瞳向后面的人招手,那人进来以后拿出几个罐子,而罐子里都是蛇。

  傅柔吓坏了,“不要,不要,阿瞳,你去告诉S ,说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傅柔几乎接近崩溃,这蛇可是会咬人的,虽然没毒,但是她最怕蛇了。

  “抱歉傅小姐,S 只给我吩咐这些。”阿瞳说完命人将蛇放出来,便关上了门。

  里面传来傅柔的惨叫,没有任何一个人理。

  “林星辰,我不会放过你的,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偷偷出去,都是你,林星辰,我要你不得好死。”傅柔阴狠的说道。

  她将这一切都算在林星辰的头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星辰,她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星辰,她的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