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婚礼风波3
三两言2020-09-12 11:233,355

  平青云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怎么接,平家的主要势力在京城。他们家虽然从京城出来十几年,在宁城谈不上只手遮天,但惹了平家在宁城是没什么好下场的;她当年肆无忌惮,百无禁忌就是仗着背后有平家撑腰。或许是看到她脸上的歉意了,“大波浪”缓缓吐出香烟又说:“不用道歉,我也一板砖拍碎了你的豪门生活。”平青云不知道大波浪如何得知这里面的圈圈绕绕的,她迎着烟雾平静地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我本来就是鸠占鹊巢。”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被揭发只是时间问题。“还有你出道的丑闻也跟我有关。” “大波浪”又补了句。“这个我也基本也猜到了,应该还有别人的帮助吧!”平青云淡淡的回答。知道她当年事的人是挺多,但有那闲情逸致把她的事添油加醋的加工后po给媒体的估计也就大波浪和顾峯这俩跟她有过节的人了。

  看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大波浪”笑了:“这么多年你果然变得沉稳多了。”而后把手中已经烧完的香烟狠狠按进烟灰缸里,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了:“当年刘姨的死错不在你。其实跟我也有关系。”平青云冷静的脸上终于有了裂缝:“继续说下去。”“卧室里剩下的钱是赵思雨拿的,她看见你从抽屉里抽了两百背着包走了。然后她把钱拿光,去了医院告诉刘姨你拿着小宝治病的钱跑了。刘姨担心你安危就打车去追,后来就听说刘姨出车祸了。”亲生母亲的死虽然一直是平青云心头挥散不去的阴影,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比较冷静的:“事情知道的这么详细,那你在这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大波浪”叹了口气:“赵思雨是我表妹,我们住在一个家属小区。她长得好看,被宠坏了,从小就嫉妒心强。人人校内网的帖子就是她怂恿我写的,后来你出道后的黑料是她找记者爆的……”

  这说话就说话,还混杂着浓烈的个人情绪,看来话的真实性还真有待考证。“等等”,平青云打断了她的话:“你是不是还喜欢贺知先?” “大波浪”没有否认,坦然的点了点头,平青云深吸一口气:“谢谢你能猜到我今天要来,并且在这么多来宾里找到我,给了我一个解释。但不好意思,本人暂时没有给人当枪使的打算。”当年的事情她确实想知道是否另有隐情,但这一步一步给她下的套不就想让她搅翻这场婚礼嘛!敌人在暗,我在明;情况还没了解完全还是别轻举妄动了。

  “大波浪”听完半点没有被人揭穿想法的窘迫,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冲着平青云说:“今天下午刚录的,还热乎呢!听听?”这语气是询问,可她也不管平青云到底同不同意,直接就打开了。

  “哟,稀客呀!我面子真大,这么多年不见的表姐也来参加我婚礼了。”这阴阳怪气的声音率先从扬声器里传出来,应该就是赵思雨了。

  “你不是不喜欢贺知先吗?为什么要和他结婚?”

  “是不是夜总会现在生意不太好呀!表姐还有空来管我的闲事。”

  ……

  这一段相互较劲的话给平青云听腻歪了,“大波浪”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这对话也终于讲到重点了。

  “你当年为了把平青云赶走,甚至编谎话害了刘姨。不就是为了顾峯吗?怎么现在还没得到手呀?是刘姨显灵不让你靠近她儿子吧!”

  “当年你可是全程跟着我,看到我拿钱,听到我说谎不也没有揭穿吗?你也是害死刘姨的帮凶。表姐,我劝你还是别在我这磨嘴皮子了;有空多接几单,赚点钱保养保养。我看你那脸又快凹陷了……”

  关键信息播完后,“大波浪”关停了录音。得到确切证明当年刘娜的死跟自己无关后,平青云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这个算盘打得好,不用自己出手还搅混了婚礼。

  大波浪关上了录音,低头道了歉:“当年没有告知刘姨事实真的很抱歉。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想请你阻止一下这场婚礼。”她恶狠狠的:“赵思雨肚子里还怀着不知道谁的野种,贺知先只是一个接盘侠。他那么好的一个人不能和赵思雨结婚被骗。”平青云简直都要被气笑了,大波浪有什么资格向她提要求。但是看在她把真相告诉自己的份上,平青云决定帮她一把,反正宁城她也没有人脉牵扯了,这个恶人做了也无妨。“帮你可以,但口说无凭,就凭你这个录音可没什么用呀!”听到她的应许,大波浪妩媚的笑了:“她乱搞的视频我已经安排好了,但还需要你提前先烧一把火暖暖场。”

  平青云会意,抬脚走回了婚礼现场。婚礼仪式已经举行的差不多了,贺知先和赵思雨正在场上挨桌敬酒,大屏幕上播着他俩的婚纱照。平青云看了一眼大屏幕,回到桌前等着贺知先和赵思雨过来。两人来到这桌敬酒时,平青云到了一整杯红酒顶了上去,同座以为她是哪里来的乡巴佬聚精会神的盯着她还准备看笑话。“赵小姐好久不见呀!”平青云率先开了口,“太巧了,刚好明天我妈忌日,我明天拖个话让她去恭喜恭喜你。”平青云看见她松垂的手突然攥紧了。赵思雨面上还维持着得体的微笑:“这位小姐,您认错人了吧!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平青云轻笑:“怎么会认错?十三年前害得我家破人亡,杀死我母亲的凶手不就是赵小姐您吗?”周围几桌的人听完这话明显是不信,还有人起身去叫了保安。平青云速战速决,把手中的红酒倒在了她头上:“红酒是耶稣的血,就让它洗洗你身上的罪恶吧!”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前面又传来了一阵骚动。本来放着两人恩爱甜蜜婚纱照的大屏幕上突然跳播了一段男女违规视频,女主是今天的新娘赵思雨;可男主却不是贺知先。平青云也挺佩服大波浪的手段;她放下手中的红酒杯,又冲着赵思雨大声说:“怀孕就别穿高跟鞋了,对孩子多不好呀!”学过美声就是好,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中,这句话贯穿了会场。看着现场一片混乱,平青云混了出去。

  走到酒店门口一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今晚开心吗?”平青云平静抬起头与说话的主人对视,看见顾峯她眼里并没有多少惊讶:“在知道是你设的局之前挺开心的?”顾峯挑挑眉:“这么多年不见,聪明多了。”在平青云看来这是一种挑衅,她知道他话里有话,十三年前,顾峯根本不是凑巧经过了那个巷子,在医院刘娜也不是恰巧看到她的。平青云推断顾峯在了解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就开始设局,一步步把她这个卑劣的小偷拉下深渊。虽然,偷换人生的始作俑者是平青云的外婆,从某种意味上她也算个受害者。但谁又理会呢?在别人眼里她和她的亲生母亲以及外婆都是罪犯。更何况她自己本来就有错,不仅白白享受了十几年的富足生活,在得知真相后还选择了隐瞒。当时的平青云太过任性自私,她只想到自己不能失去现在的富足生活,没有考虑到那个被换走的孩子十几年蹉跎岁月,何其无辜。

  平青云自知理亏,但面对顾峯一次次的打击报复,家破人亡她认了,参加选秀被网暴她也认了,失业漂泊异国她也接受了。可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她真的受够了在她一次次爬起来后再被推进坑里,一次次把伤疤揭开再面对内心血淋淋的创伤。平青云在心里暗骂顾峯一点同学情谊都没有,真是白瞎,她高中那么照顾他了;然后开了口,想尽早了结这事:“到底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顾峯听了这没头没尾的话有些诧异,他明明是在帮她洗清冤屈呀!“我这是在帮你。”

  “帮我!!”平青云像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似得,“帮我就是帮我家破人亡,帮我身败名裂?你当年打的那一巴掌我现在还记得。”

  顾峯听完,收紧了手指;“刘阿姨的死我确实有责任,但我当时打你是生气你为什么要走,我没想跟你争什么。其他没做过的我不会认。”

  “得,得,得”平青云伸手止住顾峯继续向下说,“那本来就是你的生活,是我通过不正当手段占用了。你回到平家是理所当然,可你们为什么觉得这就是换过来就能解决的?十几年的生活真的一瞬间就能抹去吗?”平青云最后一句是吼出的,引得旁边经过的人时不时侧目。说完她又有些后悔,这么些年她很少这么失态了;顾峯也是个受害者,她跟他吼什么。平青云微微点头表示歉意,自问自答说了句“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先走了。”就想离开。

  看到平青云要走,顾峯拉住了她的手臂:“爷爷病了,想要见你。”

  爷爷这个词已经离她很远了,平青云猛地一听还有点愣,想到之前她还在平家的时候祖孙俩也不怎么对付。这个关口见她干嘛?

  可这句话不是商量,平青云没来得及问出口。就听到旁边有人凑近说“来不及了”。紧接着她就感觉一股电流从手臂窜进身体,浑身软绵绵的。这个杀千刀的竟然拿高压电电她!平青云失了力像溺水的鱼一样止不住的往下坠。顾峯一把拽住她,直接塞进车然后迅速坐上了回京的飞机。飞机上,平青云身上的麻劲还没缓过来,脑子晕头转向。只能忍着怒气瞪着帮她记安全带的顾峯。顾峯收到了这个眼神后,看了看平青云因生气而泛红的双眼,笑了。真好,里面都是他;他忍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再出现在她面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你上青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你上青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