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仁心堂
大圆子2020-02-04 16:023,277

  “没错,小姐您怎么知道?”难道说小姐已经发现了什么?

  “我今日出府,是因为看到巧菱

  偷偷摸摸的从后门出去,我跟在她后面发现他进了仁心堂。”楚南音简单解释了一下,便又开口问道,“可查出她去那药铺做什么,又或者买了些什么东西?”

  “这个……”采莲摇了摇头,“只是查到巧菱去了那药铺好几次,可每次出来手上也都没有拿任何东西,而且还有一点很奇怪。”

  “哦,什么奇怪?”

  “奴婢派了人去药铺打听,可是那家药铺察觉打听的人可能是巧菱之后,就立刻闭口不言,再问什么都说不知道。”采莲皱着眉头,“奴婢觉得这一点奇怪的很。”

  “的确。”楚南音想了想,“若是一般的药铺,纵使不愿意透露太多,但也不会刻意隐瞒。若是一提到巧菱就立刻闭口不言的话,那只能说这家药铺本身便有些奇怪。”

  “那小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楚南音思索着开口:“还是要从那家药铺查起。若是我们查不出来什么的话,那就只能找人帮帮忙了!”

  ……

  思文院每月初一和十五都会给学子放假,称为休课日。

  楚南音虽然在思文院上课,但因为有些课业并不向女学生教授,所以她平时去思文院的时间相对来说也较少。

  而连景熙他们却是每日去思文院上课,只有初一十五才能放假休息。当然,对于白羽宸来说,他虽是学生,但同时也是助教,加上夫子对他的课业十分满意,在平素时间上也就更轻松和自由了些。

  “我说,你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到约我出来喝茶了?”茶楼之上,连景熙看着面前的楚南音笑嘻嘻的开口,“我不是几日不去思文院,因此十分思念?”

  楚南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能不能正经点,若是不想喝茶的话,你大可以现在就走。”

  “别,我只是开个玩笑。”连景熙连忙开口,“不过这家留香居出名的茶可不算是最好的。若是你真的想要喝茶的话,不如我请你去香茗居。”

  “不必了,我觉得这就不错。”楚南音笑眯眯地喝了口茶,目光投向茶楼对面的仁心堂。

  茶好不好她倒无所谓,可是这留香居的位置倒是坐落的极好。

  “好吧。”连景熙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说起来这皇城根下哪处好玩,哪处好吃,我可是最清楚的了。你日后若是不好选的话,不如问问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这么说你对这城中的每个地方都很熟悉了?”楚南音转过头,看着连景熙一脸笃定的模样,故意开口问道。

  “那是,小爷什么地方不清楚。”连景熙随口应到。说完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咳,我的意思是说城东的酒楼,茶楼这些的。”

  他可不想楚南音误会什么。

  楚南音没有深究他这话的意思,只是摇着头,“我可不信,别的不说,就说说我们对面这家药店,难不成你也了解?”

  “仁心堂。”连景熙看着那药铺,想了想,“就是没记错的话,这药铺在这街上开的也有些年头了,大概六七年。”

  “那掌柜的姓什么你可知道?”楚南音继续追问。

  连景熙没有回答,倒是有些玩味的看着楚南音,“你怎么好像突然对这药铺感兴趣了?”

  “哪有,这不是想要证明你是在吹牛吗。”楚南音挑眉一笑,“我看你就是说不出来了,故意想要打岔吧,这仁心堂的掌柜的姓刘,这一点可是连我都知道的。”

  “呵,掌柜的的确是姓刘不错,不过这仁心堂听说可不是归他们掌柜的管。”说来也巧了,前段时间思文院里有学子生病,恰好闲谈之间聊到了这仁心堂。

  “听说这的掌柜的虽然表面看着主事,我实际上却是做不了主的。真正能当家做主的药铺主人听说是姓冯,只不过平素很少在药铺出现,生意都交给刘掌柜打理。”

  姓冯?楚南音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前段时间书院里面的王石突然发了急病,需要几位珍稀药材,恰好听说仁心堂里面刚好都有,他父亲户部尚书王大人亲自前来仁心堂,结果发现掌柜的做不了主,最后是那位姓冯的同意了,才把药材卖给了王大人。”王石平日里待人有些尖酸刻薄,书院里有些学子对他都很是不喜,所以将这件事当做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其中也不乏取笑之意。而他是无意中听来的。

  这就怪了,仁心堂这铺子也不算大,还要特地请一个掌柜主事。若说是背后的主人手中家产万千,打理不过来,那皇城之中又怎么会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号人物?

  楚南音想的入神,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不自觉的轻轻敲击在茶杯之上,一双秋水眸似有涟漪点点,忽明忽暗,看的连景熙连呼吸都不由得有些放缓了。

  茶楼楼梯口,白羽宸没想到的是,竟然又遇到了楚南音,而且还会是现在这样一副画面。

  楚南音和连景熙两个人相对而坐,茶气氤氲间,楚南音微皱眉,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而她对面的连景熙静静的看着楚南音。空气中透着几分茶香,同时又似乎带着几分淡淡的情致,美好的让人不忍出声打破。

  可是,这情景落到白羽宸眼中,总觉得有些莫名的感到不适。

  “咳!”白羽宸轻咳了一声,刻意想要打破两人之间的莫名和谐感。

  “羽宸,你怎么也来了。”

  连景熙回过神,自己刚才看着楚南音发呆,这情景一定被白羽宸看见了,想到这他脸上不由得透出几分尴尬。

  楚南音也转过头看向白羽宸,“白助教。”

  “嗯。”白羽宸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来到两人的桌旁。“好巧。”

  “的确,你今日是来喝茶的?怎么不去香茗居?”心头的几分尴尬退散的差不多,连景熙恢复了之前脸上常带着的笑意开口。

  “怎么,觉得我打扰了你们二人?”白羽宸半玩笑的开口,说完之后自己心里面咯噔了一下,他这是怎么了。

  索性连景熙倒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依旧插科打混般的开口:“是啊,好不容易南音请我喝次茶,你倒好,来的早还真是不如来的巧。”

  楚南音有些无奈的看了连景熙一眼,不过也没有出言解释什么。

  “白助教不如一起坐下喝杯茶?”

  “下次吧,今天我约了人。”白羽宸顿了一下,看着楚南音说到,“再过五日就是学院测试的日子了,楚小姐若是有时间的话还是应当多看书,温习一下功课。”

  毕竟,之前每次考试楚南音的成绩几乎都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楚南音脸上的神色僵了一下,合着助教来催促学渣赶紧学习了?

  “白助教放心,这段时间我一直有认真在温习功课。”

  “是吗,如此便好。”白羽宸看了一眼楼下,“约了人,我先走了。”

  说着,白羽宸中二人点了点头,便转身走进了二楼另一头的雅间之中。

  白羽宸走后,楚南音二人继续坐在桌边喝茶。

  “你说,白助教会约了谁?”楚南音有些好奇。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羽宸平素和什么人来往他也不常提起。”连景熙顿了一下,望着楚南音继续开口说道,“南音,说起来你这段时间对羽宸似乎疏远了不少。”

  “有吗?”楚南音愣了一下。

  也对,之前的楚南音一直对白羽宸死缠烂打,态度和自己现在的自然是不同。

  “有。”连景熙点了点头,“你看你现在见到他一口一个白助教,看起来倒疏远的很。”

  “呵,他本来就是助教,我也没有喊错啊。”楚南音笑着开口。

  其实归根究底还是因为白羽宸的身份有些特殊,在书中他毕竟有着男主光环,而楚南音原来的设定更是一心痴恋白羽宸。

  或许也是因为在看书的时候,有些同情原主楚南音最后的结局,所以她心里面连带着对白羽宸也有些芥蒂。

  再者说,现在自己成为了楚南音,最稳妥的方式自然是好好做任务赚积分,然后抽身而退。面对白羽宸,有些接触虽然少不了,但只要对方不厌恶自己,不会太过影响自己的任务,她也不愿意和白羽宸接触太多。

  连景熙虽然平常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但是他自然有他的智慧和敏锐。

  察觉到楚南音刚才只是在敷衍自己,明显不想深聊,连景熙也不再追问,只是笑着转移了话题。

  之前南音对羽宸的态度他自然是知道一些的,不过现在……

  他不想管为什么南音会突然改变了态度,他只知道现在这情况是自己乐见其成的,而这,也就够了。

  茶楼之外,阳光渐渐被云层遮住,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像是一张大网,又像是一盘棋局,将世间万物笼罩于其内。

  茶楼之中,有人逐渐明白自己的心意,有人置身迷雾笼罩着层层不解。

  也有人只想朝着目标出发,希望永远是个冷静的局外人,但却没明白,自己早已入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