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琉夏的怨恨
霸道的锤子2020-01-16 15:272,982

  女人浑身是血,表情狰狞可怖,肚子高高隆起,是个孕妇。顾茗昊诧异:“竟是孕鬼,煞上加煞,难怪怨气鬼气如此浓烈。”

  孕妇死后所化的厉鬼怨气比一般的鬼邪还厉害,更别说这种腹中胎儿已有意识却无知无畏的厉鬼,双煞合并,可不是一般所能比拟的。

  女鬼微微眯眼,看见安陌柒后有些诧异,声音冰冷幽怨:“据我所知,你们跟她好像并不是朋友,何必掺和进来。倘若你们执意要管这事,我就把你们一块杀了。”

  周怡君听到不是朋友这句话,眼神暗了暗“她说的对,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你们没必要因为我把命搭进去。”安陌柒:“我们是朋友。”顾茗昊扶着周怡君的另一边也道:“我们已经掺和进来了,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谁说不是朋友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顾茗昊竟然说他们是朋友,真好。

  女鬼张开双臂,浓烈的鬼气从她体内释放出来:“既然你们执意要救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顾茗昊凝神,不敢有丝毫懈怠:“你们呆在这,不要动。”顾茗昊从包里拿出桃木剑,起身朝女鬼刺去。

  “捉鬼天师?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改变主意了,那个虚弱的女孩你可以带走,不过……”女鬼指向安陌柒,“她,一定要死。”安陌柒懵逼,顾茗昊直接扔出几张符箓。女鬼大怒,伸手往肚子一掏,将已经成型的婴儿给掏了出来。

  女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生长起来,瞬间就从小婴儿的样子变成了大婴儿,样子说不出来的诡异,女鬼将窗口破烂的窗帘扯下来当做衣服给女婴围上。女婴眼睛赤红,拖着笨重的身体朝着顾茗昊攻击,女鬼一闪将安陌柒一把拎起瞬移到另一个地方。周围就黑漆漆的一片,顾茗昊周怡君女婴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女鬼和安陌柒。

  女鬼一步步逼近,安陌柒退到墙角,退无可退,问道:“为什么把我困在这,你想做什么?顾茗昊周怡君呢,你把他们弄哪去了?”女鬼冷笑,“想让我放过他们,也不是不行,但你……非死不可!”

  安陌柒眸底闪过震惊,这女鬼似乎对她有很大的敌意。可是为什么,她们无冤无仇,为什么非要她死。“奇怪我为什么要杀你?”女鬼看出安陌柒的疑虑,长长的指甲落在安陌柒的脸上,慢慢滑动,“因为你配不上南宫大人。”安陌柒觉得很纳闷,她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叫什么南宫的。

  女鬼的手虚抚肚子,原本肚子是高高隆起的,因为女鬼把小鬼掏了出来,肚子留了一个洞,“你想听我的故事吗?”现在这种情况,女鬼想捏死安陌柒简直易如反掌,如果可以从她的故事中找到突破口,避免一场恶战就再好不过了。

  没等安陌柒开口,女鬼就自顾自讲起来,“我叫琉夏,那天我和我丈夫在路上散步,突然我的羊水破了,我丈夫立刻叫了救护车。那天路上塞车塞的很严重,我根本就等不到到医院再生了,所以当即决定在车上接生……”陷入了回忆。

  “啊……老公,好痛啊!我好怕!”琉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车子停了下来,琉夏的丈夫徐东洲急问:“怎么了?”“塞车了,根本过不去。”琉夏叫的声音越大,医生撩起被单,看了一眼说道:“孩子就要出来了。看样子是等不到去医院后再生了。”徐东洲急道:“老婆,你撑住,孩子就要出来了。”

  “还好医生训练有素,虽然有些突然,但还是选择在车内直接接生。”女鬼道,“车子里的仪器不足,无法选择剖腹产,只能顺产,胎儿的胎位有点不太正,但也还没有生命危险,可没想到的是,孩子的脖子被脐带缠住,而我当时已经快没有力气,感觉随时会被疼晕过去。”女鬼有些哽咽,仿佛又在经历当时的场景。

  “在那种情况下,孩子和我只能保一个,医生提议保大人的可能性更大,如果选择保小孩,只有两种情况:第一就是我死换他安好,第二,我和孩子都保不住,然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让我意外的是我的丈夫选择的是保住小孩,说孩子是他的第一个儿子,不管怎么说都要保住小孩。”

  女鬼说到这,嘲讽的笑起来:“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他爱的人一直都不是我,我以为我们结婚后有了孩子,他会慢慢爱上我。在我怀孕的那段时间他对我很好,可没想到在他眼里,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对我的好也只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一直以为我怀的是男孩,可在听到医生说是个女孩之后就表现的很淡漠,结果孩子还是没保住,我也时日不多了。”

  到医院后,徐东洲安排琉夏住进病房后接了一通电话就火急火燎的走了。只剩琉夏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天天以泪洗面,埋怨命运的不公,孩子保不住,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自己的丈夫也弃她而去。琉夏看到了,徐东洲走之前接的那通电话是他的前女友打来的,琉夏知道徐东洲很爱他的前女友,是因为徐东洲家里的人不同意,所以才会不得已娶了琉夏。

  琉夏以为徐东洲不会再来看她了,可没想到他却给她带来个巨大的“惊喜”。徐东洲手里牵着一个笑颜如花的女人,女人也怀了孕,徐东洲那种小心翼翼生怕女人摔倒充满爱意的目光刺痛了琉夏的心。徐东洲残忍的跟琉夏说他和他的前女友复合了,说他们从未断过,他爱的一直都是他的前女友,他们有了孩子,已经五个月了,是个男孩。

  男人说完后毫不犹豫地扶着那个女人的腰肢走了,任由琉夏哭喊挽留都没能将他留下来,他就这么走了。琉夏狠啊,狠他的绝情。

  没过多久,那个女人又走了进来,抚着自己的肚子耀武扬威的说男人对她多么多么的好,这次也是陪着女人来产检的,否则男人是绝对不会来看她的,不仅如此,她还拿出了琉夏和徐东洲的离婚证,还有几张女人跟徐东洲的婚纱照,笑着说他们很快就会结婚了,照片上的徐东洲笑的格外开心。那个女人走后,还买通医院的医生,让医生给女人做些手脚,害死了她。

  “为了给我和我的孩子报仇,我才变成了厉鬼,在杀了那个医生之后,又在婚礼上杀了他们,把他们的婚礼变成葬礼。我的尸体被那个无良的医生分尸烧毁,我没法离开医院,只能在医院游荡,每当有人要生孩子,我就会让那些男人做出选择,可还是有不少男人只选择保孩子,不要大人,于是我就把那些男人一个一个的都给杀了,把他们的鬼魂送给南宫大人。”

  安陌柒知道了女鬼的经历后,心存怜惜,可还是道:“我能理解你的苦,你杀了你丈夫和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医生,那是他们罪有应得,可是你可以托梦找人报警,你为什么还要杀人。好,你说的那些个男人先不说,就说赵平蓝盈盈和杜航,他们并没有伤害你吧,你为什么连他们都要杀了。”

  “他们几个是自己作死,非要来这召唤什么笔仙,这怪不得我,再说了,把他们的鬼魂送给南宫大人也算有点用处了。”女鬼毫不在意的说道。

  南宫大人?莫非就是蓝盈盈口中的那个把他们拿去炼制的男人?

  “那你为什么非要杀了我。”这一点安陌柒始终想不透。“因为你背叛了他!他为了你不顾一切,你醒了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不止一个,你把他至于何地,你根本就配不上他。”女鬼凶狠的瞪着安陌柒。

  安陌柒完全听不懂她说的话,脑里突然闪过什么,蓝盈盈说过她曾在那个男人那看过她,所以才来找安陌柒报仇,这个女鬼估计也在那个男人那看到这张脸,所以才会误会什么。安陌柒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南宫大人,哪来的背叛啊。”

  “你还想骗我,明明就是你,你这张脸我怎么会认错,到现在还不承认,我要替南宫大人杀了你。”铺天盖地的鬼气朝安陌柒袭来,可还没碰到安陌柒又朝女鬼袭去,眼前一切发生的太快,安陌柒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女鬼一脸不可置信的倒在地上,眼睛看着安陌柒的背后。

  安陌柒防备的转头,就看见顾南枢双手插兜。“顾南枢,你怎么在这?”

继续阅读:第八章 血腥的告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鬼夫赖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