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闯入太平间
霸道的锤子2020-01-15 00:202,598

  周怡君的胆子在几人里是最小的,她害怕会真的招来笔仙,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蓝盈盈还劝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了你就不想问笔仙一些问题吗,到时候只要把笔仙送走不就好了。”周怡君动摇了,她很喜欢顾茗昊,可顾茗昊从来没有注意到她。

  杜航准备了一支笔,和一张大白纸,把蜡烛点燃,由赵平在纸上写:唐、宋、元、明、清。又在两侧写两个大字:是、否、男、女,在下排写了些数字,和字母。四人依次握笔,将笔夹在中间,笔立在纸上,胳膊悬空,开始念咒: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圆。几人念了三遍后都没有反应,杜航笑道:“你们看吧,哪有鬼啊。”

  可就在他们念到第6遍的时候笔移动了一下,“你们……谁推了笔一下?”周怡君颤抖着声音问道,显然杜航几人也感觉到了,杜航咽了咽口水,不是吧,还真招来了?赵平喊了一句:“你们不要松手,继续念,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

  话还没说完,一阵阴风从窗户吹了进来,旁边的蜡烛被吹得摇曳不停,却始终没有熄灭掉。蓝盈盈问了一句:“笔仙,你来了吗?” 笔缓缓地动了起来停留在“是”字上,赵平以为是谁在悄悄动笔,直接轻浮的问道:“笔仙,你是男是女?”笔移动到“女”。蓝盈盈和杜航分别问蓝盈盈能不能拿到出国名额,杜航能不能在篮球赛上一举得名。笔都是停留在是上面,周怡君问能不能跟顾茗昊做朋友,笔还是停留在是上面。

  赵平始终以为是他们几人中悄悄动了笔,所以就在还没把笔仙送走之前先主动松开了手。就在赵平松手的瞬间蜡烛突然灭了,周围一片黑暗,然后是蓝盈盈、杜航依次松了手,最后松手的是周怡君。几人没把这当回事,就在他们离开医院的时候,周怡君鬼使神差回头看了一眼。

  就看到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有个影子在冲着他们笑。周怡君把这事说出来,几人一起看过去,这次却什么也没看到。只当是因为周怡君过于害怕产生的幻觉。

  “一连两天都没事,我就放下心来,可没想到第三天就死人了,赵平第一个松手,所以他是第一个死的,然后是蓝盈盈,接着是杜航,然后,就是我了,接下来死的就是我了…我好怕……”周怡君一把鼻涕一把泪。

  做笔录的警察同情的看着周怡君,不管周怡君怎么说,他们都不相信鬼神之说,还劝周怡君放心,杜航几人的死都是意外,还劝她别想太多。

  走出警察局后,周怡君伸出手怯生生的拉住安陌柒,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救我,因为……你在车上的时候是在跟鬼说话,对吧,我看见了。都说开法眼的和出生的婴儿还有将死之人才能看见鬼,而我现在已经看见了,你和那个鬼那么好,你一定能救我的对吗?”

  安陌柒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顾南枢,“你会帮忙的对吗?”顾南枢对上安陌柒的眼,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像是等待主人怜爱的小猫,他想,如果换做其他人也会受不了她的眼神攻势吧,就在他要点头答应的时候,不行!他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她攻陷。

  “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去帮她。”特别傲娇地说完,就大步走前面去了,他要树立他的尊严,不能随便就任由那小丫头摆布。

  顾南枢看向安陌柒的时候,安陌柒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快要跳出来了,果然长的帅的人,是没有人能对他免疫的。结果男人傲娇的来了一句“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去帮她。”然后就毫不留情的走前面去了,走前面去了!

  妈蛋!亏安陌柒刚还觉得他挺温柔的,结果呢!结果呢!他就这么走了,走了!我真是眼瞎了,气死我了。

  安陌柒心里一阵狂轰乱炸,然后才跟周怡君说:“你也看见了,我跟他一、点、都、不、好。对了,我们可以去找顾茗昊,他懂这方面的知识,他一定可以帮你的。”周怡君一听要去找顾茗昊,脸都红透了。

  到学校一阵打听,知道顾茗昊的位置后,直接就去找他,结果就碰见他跟一个女生在那亲的啧啧作响,尴尬,十分的尴尬。见他们看过来,安陌柒笑得十分狗腿,摇摆着小手,魔性的傻笑:“咦,我走错地方了?抱歉抱歉两位,我走错路了,白白!”“等等。”顾茗昊叫住安陌柒,女人立即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安陌柒,不就是不小心打扰他们的好事,至于这样瞪着她吗。

  虽然安陌柒心里把她们吐槽个遍,但表面却依然笑眯眯的,“顾学长,还有事吗?”顾茗昊对女人说道:“依依,你先走,等下我会去找你的。”女人之好不情不愿地走了。

  “安陌柒,你怎么来找我了?”安陌柒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把周怡君几人请笔仙的事说了,顾茗昊的眉毛皱成一团:“看来我们得去那个废弃的医院看看了。”周怡君一开始看到顾茗昊亲着那个女生后就有点心不在焉,这下听到顾茗昊说要去那个废弃的医院,说道:“我带你们过去。”

  还没走进去,顾茗昊就感受到了浓烈的鬼气,顾茗昊道:“还好这鬼气对我们没什么伤害,我是因为自小修炼术法,而你则是因为顾南枢的关系所以对鬼气免疫了。”安陌柒听他这么一说,猛的想到周怡君,却发现周怡君不见了。

  “顾茗昊,周怡君不见了。”安陌柒急道。

  “我们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找,我们得赶紧找到她,不然就危险了。”

  走到三楼的时候,鬼气更加浓烈,因此确定那个所谓的笔仙一定就在这一个楼层,太平间就在眼前,透过玻璃看进去,只能看见黑漆漆的一片,还是看不到周怡君的身影,安陌柒有些焦急,他们从一楼开始一间一间房间的找周怡君,找到三楼的时候已经浪费了一些时间,周怡君会不会已经遇害。

  “砰砰砰”从太平间里传出声响,安陌柒顾茗昊对视一眼,顾茗昊踹开太平间的门,顾茗昊捏了一个诀,迅速把太平间内照亮,安陌柒穿过那些躺着的尸体,刚要走进冰柜的时候,他们身旁的尸体腾的一下坐了起来。诈尸了?

  顾茗昊道:“你别怕,这具尸体的魂魄并没有回到尸体里,所以这不是僵尸,阴气太重的情况下,尸体也会动,在风水学中也叫诈尸。”这太平间内的阴气厉害的不像话,安陌柒指着一个冰柜说道:“顾茗昊,刚刚好像就是那个冰柜传出的声音,里面会不会关着的就是周怡君。”

  顾茗昊跑过去,拿起掉落在一旁的铁锹炸开冰柜,奇怪的是这里明明已经废弃多年了,这个冰柜却还是冰的。里面关着的正是周怡君,周怡君呼吸微弱,安陌柒连忙把她扶出来。

  “多管闲事!”一道阴柔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太平间的寂静,透着森然的冷意,让人毛骨悚然,可环视一周,却一个人都没有。

  呼啦!呼啦!

  太平间内的尸体全都唰的全部坐了起来。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冰柜自动打开,从里面缓缓坐起一个女人。

继续阅读:第七章 琉夏的怨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鬼夫赖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