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万叶飞花流,封印
霸道的锤子2020-01-19 11:402,762

  在道经《云笈七笺·稟生受命部》中言:“在胞之时,三元养育,九气布化,五星为五脏,北斗七星开其七窍。七星降童子,以卫其身。七星之气结为一星,在人头上,去顶三尺。人为善时,则其星光大而明;为恶时,其星冥暗而小。善积则福至,恶积则灾生,星光坠灭,其身死矣。”

  七星灯也可以叫做“招魂灯”,七日内主灯不灭,这术法即成。北斗星君掌消灾解厄,七星续命灯也不是随便摆摆就好的,要摆在对应人体的颤中穴、天目穴前方虚悬一穴、泥丸穴、夹脊穴、命门穴、丹田炁穴和海底穴。

  分别对应贫狼星、巨门星、禄存星、文曲星、廉贞星、武曲星、天罡星。如果站在左侧看,正好是一个斗口朝前下方的北斗七星图案。把那一碗血放在从勺把数来的第七盏灯,代表着劫后余生。

  顾茗昊大概是因为有办法救活周怡君了,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上下打量着安陌柒:“啧啧啧,你不得了啊,竟然知道道家秘书,禁术。要不是知道你是一个普通人,我都要以为你和我是同道中人。”安陌柒只是把脑子里浮现出的方法说出来罢了,都不知道有没有用。

  她突然想起那个奇怪的梦,直径走到一棵大树前闭上双眼,想着梦中书里记载的画面:天地有灵,大地有命,叶为地之息,万叶飞花,能使叶藤为器,控其生灭。安陌柒心中默念口诀,伸出左手指向一处,“枯!”蓦然间,所指之处寸草不生,安陌柒拍拍手,“恢复!”地面瞬间长出各种颜色的鲜花。安陌柒惊奇的看着自己的手:“嘿嘿,还真有用,梦里的一切难不成是真的?可是那女孩又是谁?我又为何会梦见她。”

  安陌柒想着女孩的样子,却发现自己完全记不清她的面目了,像是脸上遮了一面纱,安陌柒捶捶脑袋,“不管了,我要是学会万叶飞花流,就能够操控植物以各种形态进行攻击,这样也能保护自己。”想着安陌柒学着女孩的样子,默念筋脉运行法咒,打了个响指,可是周围只刮起一阵风,然后……就没然后了。

  也是,那个女孩年级虽小,天赋却极高,我怎么能跟她比,第一次就能控其生死,安陌柒表示还是很满意的。

  转头就看见顾南枢正面色深沉的看着她,也不知道他站在那多久了。安陌柒也不避讳:“你都看见了?”顾南枢阴冷着脸看着安陌柒:“万叶飞花流是谁教你的?”安陌柒不明所以:“如果我说我是学我梦境里的,你信么?”

  “梦?你可知道,每使用一次,你的生命力就会下降一次,直至耗尽你的生命,你这蠢女人,什么都不懂就敢学。”顾南枢暴躁地吼安陌柒。

  “你凶什么凶,你看我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再说了,学会了就等于多了一项技能,还能够保护自己,说不定保护别人呢,有何不可。”

  “你学那么多技能干什么,我保护你不就好了。”顾南枢吼完就愣住了。

  你学那么多技能干什么,我保护你不就好了……

  我保护你不就好了……顾南枢的话在安陌柒脑海里不停回荡,在心里荡起一片片涟漪。从来没人跟她说要保护她,这种感觉……嗯,还不错。想是这么想,安陌柒还是嘴硬道:“谁需要你保护了,我才不用呢。”

  顾南枢瞪了安陌柒一眼,别扭的拉过安陌柒的手,把着,像是不解气似的又吼了一句:“蠢女人,蠢得要死,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

  安陌柒气愤地想抽回手:“你能别一口一个蠢女人,混蛋野蛮人,你才蠢。”顾南枢紧紧抓住安陌柒的手威胁道:“你最好别动,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直接在这里对你做些什么。”原本顾南枢是没有那种想法的,可这话说出来了之后,想到那次跟小女人……下腹一紧,他的自制力到这个女人面前完全不堪一击,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安陌柒被这话吓到,顿时不敢动。小女人的乖巧让顾南枢很满意,他用力呼吸一口,继续给她把脉。小女人的脉搏很奇怪,若隐若现的。顾南枢收回手,把手放在安陌柒的头顶,进入她的意识,突然被一把弹开。“嘶,好痛,你干什么,你想谋杀啊?”安陌柒摸着额头,没好气的瞪着顾南枢。

  顾南枢表情严肃:“你丹田处竟然有封印,我想进一步看清楚就被弹出来了。”

  “封印?什么封印,我怎么从来都没有感觉到。”

  “你学万叶飞花流时,你可以轻松掌控植物的生死却无法操控树叶藤蔓作为武器,我一开始以为你是天赋差,可你偏偏是第一次使用,只不过是在梦里看过一次,你就学会了。现在我明白了,你之所以无法驱动内力操控树藤作武器,是因为你的丹田被封印,并且不止一道封印,按理说你体内有封印,你是绝对不可能学会任何术法。”

  “可我却学会操控植物生死,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进入你的识海时发现一道封印已解除,其中还有一道正在消除,我想导致你第一道封印解除,应是那次蓝盈盈对你出手,你体内的那股力量为保护你冲破了封印。你突然知道火狐、上古禁术七星续命灯以及万叶飞花流大概跟第二道封印的破损有关,可这也无法解释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谁封印了你的丹田,又为什么要封印。”

  安陌柒很赞同顾南枢的分析,可这样一来,她身上的谜团也就越来越多……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七盏灯点亮着,“今天是第七天,过了今晚周怡君就能活过来了吧。”这七天内顾茗昊一直守着灯,不让它灭,每天一过,就得喂血。过程中安陌柒曾提议把房间窗户打开一点,就被顾茗昊骂个半死,安陌柒知道他是担心周怡君也不介意。

  “十二点了,给她喂血。”顾茗昊紧张的手都有些抖,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周怡君都没什么反应。“安陌柒,她为什么还没醒?”

  不能啊,难不成失败了?半个小时之后,周怡君的身体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脸不再苍白,渐渐红润起来,胸口缓缓起伏,眼睛睁开,第一眼就看到顾茗昊惊喜的看着她,脸更加红了。

  顾茗昊紧紧的抱住周怡君,周怡君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一跳,红着脸问:“顾茗昊……顾学长你怎么突然抱我?”

  “周怡君,我们在一起吧!”蛤?周怡君惊的直接咳了起来,顾茗昊松开手,“怡君,你没事吧?”听到他的关心,周怡君咳得更厉害了。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吧,顾茗昊居然说要和她在一起。

  “你怎么突然要和我在一起了,你之前不是还抱着一个女人在那亲吗?”周怡君有些酸,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些奇怪:“我们不是在医院吗?女鬼呢?”

  “你还记得你……昏迷之后发生什么了吗?”周怡君眉毛皱起,怎么感觉有一段重要的记忆被她遗忘了呢。

  顾茗昊偷偷看了眼安陌柒,用眼神询问,“这是怎么回事?”顾茗昊把他们怎么回来的事一笔带过。

  等周怡君睡着后,顾茗昊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上天是公平的,给她新生,却剥夺了她最重要的记忆,很显然她最重要的记忆是在太平间你救下她之后开始的。”

  “除了失去部分记忆,还有没有别的影响?”

  “她是靠你的血续命的,她是依靠你而活,也就是说你们绑在了一起,你死了她也就死了。”这次是顾南枢说的。

  顾茗昊好不容易才消化这个事实,没关系他会包括周怡君的那部分一起好好活着的。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纸人接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鬼夫赖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