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叶老爷子的热络
霸道的锤子2020-02-17 07:002,553

  道家玄学有五术,分别为山、医、命、相、卜。

  山中包含玄典、养生、修密三部分,通过食饵、筑基、玄典、拳法、符咒等方法来修炼肉体与精神,是修心养性、锻炼身体的秘术。

  而医包括方剂、针灸、灵疗,谋求解脱生老病死的秘术,简而言之就是传统医术。

  命是以时空关系来判断人的命运的一种方法,改造人类命运,使其知天命而近人力的秘术,其重要的方法有:占星术和干支术。

  相包括印相、名相、人相、家相、墓相,是观察事物之理以作取舍,趋吉避凶的秘术。

  卜包括占卜、选吉、测局,利用时间或是异常征兆,而随时进行占卜吉凶之法,如太乙、奇门、六壬、测字、占梦,结合天、人、地三界所相互制约而推断吉凶是预知事态,准备处置方式的秘术。

  其中卜术最为渊源流长,如《梅花易数》、《纳甲断易》、《六壬神课》、《太乙神数》、《奇门遁甲》等数术学,历史朝代中的军事家大多都精通此术。

  顾家擅长五术之山、五术之相和茅山术,而被灭的殷家擅长五术之山、降魔术和养鬼术,叶家最为显赫,擅长茅山术、五术之命、相、 卜。

  精致的四合院,黝黑的宅门,锃亮的门钹,叶辰轩站在门口接人。

  安陌柒几人跟着叶辰轩进了门楼,迎面是一个影壁墙,东西有木质的走廊围成一圈,环抱住气势磅礴的殿宇。东西各有配殿,正屋左右各有耳屋。院里有古树,天井中心有水池,池内有假山,提供了对外界比较隐秘的庭院空间,其建筑和格局体现了阴阳五行学说。

  安陌柒正打量着里头的建筑,顾南枢突然开口:“你别看了。”

  “为什么?”

  “因为你这个样子特别像是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丢脸。”

  叶辰轩憋着笑,顾茗昊直接就笑出声,“噗,你也知道乡巴佬这个词啊。”

  安陌柒脸上挂上三条黑线,“笑笑笑,笑死你得了。”顾南枢嘴角勾了勾,小女人炸毛的样子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叶辰轩将三人引到叶宅待客大厅,叶老爷子早就在那等着了。

  老人家看起来很严肃,那张常年严肃刻板的脸让人不自觉敬畏。叶越左盯着安陌柒打量片刻,有些激动,“像,真像。”

  安陌柒有些疑惑地看了顾南枢一眼,然后开口:“叶爷爷好。”

  “诶,丫头,你叫陌柒是吗?”叶越左激动的站了起来,叶辰轩赶紧上前扶住他,生怕他会跌倒在地。

  “叶老,不知你叫我们来所为何事?”顾南枢见叶越左激动的样子,眼眸深了深。

  叶越左这才将目光移到顾南枢身上,恭敬地点了下头,“顾家家主,早就听闻你的事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叶越左显然看出顾南枢已经修出实体了。

  见叶老爷子对顾南枢恭敬地样子,安陌柒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是,顾南枢的辈分可比叶越左高得多。

  “叶老想见我不是主要目的吧。”说着还以有所指的看了安陌柒一眼。

  “顾家家主,你说对了,请你来的确不是主要目的。”叶越左拄着拐杖走到到安陌柒面前,很慈爱的看着她,“丫头,你今天就住在这吧,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

  叶越左对安陌柒的热络引得顾茗昊和叶辰轩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啊,这个……”安陌柒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看向顾南枢,顾南枢对上安陌柒那颇为依赖的眼神,有些高兴,表面还事一脸淡然地点了点头。

  叶越左也看到安陌柒的小动作了,有些无奈,“丫头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你啊就安心在这边住下,明天你就什么都清楚了。”

  安陌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既然叶爷爷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听您的。”

  叶越左顿时就高兴了,“好好好。”转头看向叶辰轩的时候,脸立马就变了,“臭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一个房间给丫头住。”

  安陌柒和顾茗昊:……

  就连顾南枢也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叶辰轩: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对着安陌柒的时候笑的多么慈祥啊,对着他就是一脸嫌弃,到底谁才是他的孙子?

  “丫头,你要是需要什么就跟那小子说,千万别客气啊。”叶老爷子脸上堆满了笑。

  见叶越左对自己这么热络,安陌柒突然就想起了去世的奶奶,讪讪一笑,“叶爷爷,你对我这么热情就不怕叶辰轩笑你区别对待啊。”

  叶越左经常板着一张脸,所以这些个晚辈都没有人敢用这种打趣的语气跟他说话,叶越左稍微楞了一下,笑的更加温和,说起叶辰轩的时候一脸嫌弃,“这臭小子简直就是机器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练玄术,问一句答一句,哪有个人样?”

  看得出来叶老爷子还是很疼爱这个孙子的,虽然表面上一副嫌弃的模样,但眼底的自豪还是逃不过安陌柒的眼睛。

  叶辰轩是知道安陌柒跟顾南枢结阴亲的事的,所以在安排房间的时候就安陌柒跟顾南枢一间房,顾茗昊自己一间房。

  叶越左的脸色很不好看,眼睁睁看着安陌柒和顾南枢回了房,直接就把叶辰轩叫过来就是一顿训。

  “臭小子,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居然让他们住一间房。这年头的男人有多坏你心里没点数,要是他一个把持不住把丫头那啥怎么办?你长不长心啊。”

  “爷爷,他们结了阴亲,本质上来说他们已经是夫妻了,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吗,况且这件事你也是知道的,干嘛这么大反应?”

  叶越左冷着脸,憋了一会才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啊,用得着你说。丫头看起来单单纯纯的,想也知道肯定是那男人死皮赖脸赖上她的,跟他在一起丫头一定会吃亏的。”

  叶越左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了顾南枢化身为大灰狼正准备把跟小兔子一样的安陌柒一口一口地吞入腹中的场景,“不行,我得去把丫头救出来。”说着就要就要起身。

  叶辰轩连忙拉住他,“爷爷,你之前不是说顾家家主顾南枢多么多么厉害多么多么好吗,怎么就嫌弃成这样了?”人越活越回去了这话果然是对的,他所认识的爷爷一直都是雷厉风行,就算老了气势也不输给任何人,几时看见过爷爷这老顽童的样子了。

  叶越左十分不爽,好吧,他长得是不赖,能力也不差,嗯,财力这方面也还行,勉勉强强配的上丫头。

  “你懂个屁!我能不操心吗,你知不知道这丫头很有可能是……”叶越左顿了顿,叹了口气。

  叶辰轩紧盯着老爷子,“她很有可能是是什么?”

  “罢了,当时你年纪还小不记得你父母长什么样也正常,这丫头简直就跟他们是一个磨子里刻出来的,我怀疑她很有可能是你妹妹。”

  “这怎么可能,我记得你说过,当年我妈在帝都医院生下孩子准备返回家的时候出了意外,连同孩子都死了,你不是都见过那个被……被烧焦的婴儿。”叶辰轩有些说不下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幼稚的顾南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鬼夫赖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