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亮剑
马超2020-01-21 06:023,806

  王总和苏慧在车间巡视完毕准备上办公楼。正巧看到一辆大巴直接开进了厂门,停在院子里。俩人纳闷这是哪里来的车,只见车门打开从车上涌下一帮人,再定睛一看原来是包天依领着广东帮回来了。

  包天依发现王总和苏慧在院子里,心想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正要找你。便跳下车迈开大步就迎了过去,后面广东帮众人紧紧跟随。“王总,为什么开除我们,今天你要给我一个说法。”包天依远远就朝王总嚷道。“包天依你还有脸回来。你脸皮太厚了。”苏慧回应道。“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我是这个厂的副总,这是有任命书的。”“你旷工一周,按照公司规定给予开除,你已经不是这个厂的员工了。”王总道。“王总,就这个理由吗?”“包总呀,你自从来到这个厂,我们对你有多器重,你应该清楚。你虽然是个副总,却行使的是我这个总经理的职权。我为了树立你的威信,对你言听计从,全力以赴支持你的工作。我们对你充满了期望,都认为你这个人才华横溢,大有培养前途。你个人职业发展规划我和刘总已经形成了共识,准备就等这个美国订单顺利完成后我就主动让贤回总公司,把这个厂全权交给你管理,你来当总经理让苏慧给你当助理。可惜你这个人私欲膨胀,已经迫不及待要夺权。人往高处走,你要当这个总经理也是可以理解,按照你的才能担当这个职位也是绰绰有余。可你不该在公司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突然落井下石,本来这是你表现的一个最好的机会,可惜你拿这个机会要挟公司,才使你的人品素质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幸亏你暴露的早,否则我将会铸成大错。刘总的话,你这种有才无德的人永远都是企业的炸弹。你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你也对不起你这身才能。你还是走吧,以后先学会怎么做人,再考虑怎么做事。”“包天依你听到了吗?阳关有道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你还是回去先学学怎么做人,再出来做事。”苏慧接着王总的话说道。

  “王总,你现在讲这些话没有用,我包天依有我做人的原则。我在任何地方都是靠我的能力吃饭,从没有靠任何人施舍。我一不违法二不犯罪,用我的能力追求我自己想要的东西难道不应该吗?至于我用什么手段那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妥。这个社会的法则就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大鱼吃小鱼时谁还要去指责说大鱼太过血腥不讲人道。你不觉得你这种道德说教有多可笑吗?”“包天依,你这种人利欲熏心,也听不进去我们的好话。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厂的人了,你走吧。”苏慧道。“王总,我既然今天来了,难道只是想听你几句道德说教?”“那你还想干什么?”苏慧道。“这个厂没我包天依这帮兄弟能开起来吗?这半年我们为这个厂付出了多少,难道你就这么轻易地把我们打发了?弟兄们也不会答应呀,对不对?”包天依转身鼓动下面人说。“对呀,不给我们补偿我们就不走。”“我们就赖在这里,让他厂子不能生产。”

  广东帮的人把王总和苏慧围了个水泄不通,纷纷喊道。“你敢说半个不字,小心老子不客气。”韩明理冲到王总面前恶狠狠地说道。“说,给不给,赶快说。”韩明理一把扯住王总的衣领。包天依后退两步,让韩明理打头阵。他是主帅,运筹帷幄,冲锋陷阵那得靠韩明理,软硬兼施,不信你不屈服。“韩明理,你放开手,你要干什么?”苏慧抓住韩明理的手臂,使劲的后扯。但她力小,根本无法扯开韩明理抓王总的手。“说,给不给,不答应就给他点颜色看看。”广东帮集体起哄。包天依在旁边得意洋洋地看着王总被韩明理撕扯的狼狈相。“你这个狐狸精给我滚开。”韩明理猛地推了一把,苏慧踉跄后退几步,差点栽倒在地。人群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此时的大院里没有其他任何人,工人们都在车间里忙碌着,谁也不知道外面院子里发生了什么事。门卫胡大爷看到这个场景,吓得脸色发白,他想挤进人群去劝架,可没力气挤进去,赶忙慌慌张张往车间跑。此时的夏河正在二车间帮助调节流水线。胡大爷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夏经理,不好了,广东帮在院子里要打王总,快救人。”夏河一下子就怔住了。但立马反应过来,顺手操起一个虎头扳手就向外跑,一出门便看到情况不妙,回头交代胡大爷赶快打电话报警,自己就冲了上去。“住手,谁敢在这里撒野。”夏河大吼一声,拎着扳手就过来了。众人正在起哄,看王总的笑话。突然被一声大吼吓了一跳,纷纷回头看这是谁呀,一看是夏河铁青个脸拎着扳手过来了,没人敢阻拦,都往两边退缩,让开了一个道。夏河进了人群,看到韩明理抓着王总的衣领正在撕扯。他一把抓住韩明理的手腕膀子一使力,韩明理疼的手就松开了,一甩手,韩明理就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在夏河面前,韩明理没有招架之功。包天依一看夏河上来,一出手就把韩明理给拿下了。此时该他出面了。“小夏,这里没你的事,是我和王总俩人的恩怨,你不要掺和进来。”“包总,王总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事你冲我来。”“小夏,我包天依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我承认我太小看你了,这次败在你的手里,我服气。英雄惜英雄,我佩服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有时间我们可以煮酒论英雄。但今天我劝你不要替王总出头,否则大家可能要撕破脸了。”“包总,今天的事我是管到底了,你要找王总的麻烦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说话间车间里的人全都涌了出来,呼啦一下一百多人又把广东帮围在里面。周丽娜在外面领头高喊:“谁今天敢动夏经理一个指头,我们就和他没完。”“对,谁敢动夏经理我们就收拾他。”这一喊,好多员工都跟着附和,插件的周晓霞,钱大民等人纷纷带头喊起来了。特别是浴室里那帮跟夏河过来的铁杆兄弟,更是义愤填膺,嚷嚷着要动手。场面出现了暂时的僵持阶段,广东帮不敢轻举妄动。钱大民挤到中间,从夏河手里拿过扳手挥了挥,喊道:“谁今天敢动夏河一个手指头,我就弄死他。”包天依回过头来对围在外面的员工喊道:“我是包总,你们平时受我领导,今天这个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掺和,都回车间去。”包天依说完,又用他那犀利的目光开始扫视每个员工的脸。按照以往的惯例,他目光所到之处,员工们会纷纷低下头,没人敢接他的目光。可今天不一样了,没有人低下头,个个都腰杆挺直,一副要决斗的样子。“包总,昨天我们怕你,今天我们不怕你了,收起你那一套吧,我们已经忍了你半年了。今天你敢动夏河,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对,广东帮敢撒野,我们全部上,五个打一个,打倒他们。”一看这情景,广东帮的人个个面色如土,不敢造次。沈东明和杨全生早就吓得躲在人群里不敢出头,只有韩明理紧紧跟着包天依。“韩明理,你这个流氓,还敢来这里撒野,老娘今天非撕了你不可。”周丽娜发狂地挤进人群,冲到里面来,抬手就向韩明理脸上抓去。韩明理躲闪不及,手过处,脸上留下了五道红色指印,渗出了血。周丽娜的九阴白骨爪发功了,爪爪带血,疼的韩明理嗷嗷喊叫。“这个流氓在车间里整天作威作福,欺负我们女孩子,给我们小鞋穿。”“把这个流氓狠狠地打,把他的脸皮给揭掉。”“二车间的女孩们,韩明理这个老流氓在这里,今天有冤伸冤,有仇报仇。姐妹们一起上。”不知哪个女孩喊了一声。韩明理吓得挤出人群抱头鼠串,周丽娜带着二车间的女孩跟在屁股后面追。无路可逃的韩明理最后跑上大巴,关上门。任凭女孩在外面怎么骂也不敢开门,只能躲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正在此时,警笛声大作,警察到了。六辆警车开进院子,二十多个警察跳下车来,呼啦就围了上来。夏河一看张所领着警察来了,放心了,知道今天这架是打不起来了。忙对着员工喊道:“警察来了大家都放心吧,回车间继续上班。”呼啦一下,人员都散了。院子里就剩下广东帮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谁在这里闹事,敢打群架?”包天依反应很快,立即上来给张所介绍情况,张所手一挥打断他的话。对着夏河道:“小夏,怎么回事,是这些人来闹事吗?走,把这些人全部带回派出所再说。”“我们不是闹事,也不是打群架,我们是来讨要补偿金。”包天依忙解释道。夏河便把情况向张所讲了一遍。 “你叫包天依是吗?” “是的,我是包天依。”“我郑重的告诉你,你们之间的劳动纠纷。你可以走正常程序,去申请劳动仲裁或者去法院打官司。但是你不能再这里闹事,影响企业正常经营,这是违法的。我可以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抓你们,你相信吗?”“我们没有打架,只是协商。”包天依连连解释。“鉴于你们双方已经发生了正面冲突。所以你们必须马上撤走,不许双方再接触。你有问题去走正常程序。如果再发现你聚众闹事,我就要抓人了。”张所义正辞严。“好的,我保证走正常程序。不再聚众闹事。”包天依赶忙说道。“那还不快走。”包天依手一挥,带领广东帮如丧家之犬灰溜溜地走了。

  张所走过来对夏河道:“小夏,我估计他们以后不会再来闹事了,如果再来,你就直接打我手机。”“太谢谢张所了,麻烦您了。”“不客气,我们撤了。”张所带领人马撤走了。

  院子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再看王总衣服扣子被扯掉两个,苏慧也是头发凌乱,花容失色。夏河如释重负。三人相互看着对方的狼狈相,不禁哈哈大笑。“今天好险呀,差点要酿成群体事件了。”王总道。“我们避免了一场流血冲突。”苏慧道。“幸亏警察及时赶到,要不真就出大事了。”夏河道。“夏河,我发现你今天特爷们!”苏慧赞道。“苏总,我一直很爷们你没发现呀。”“以前你被包天依欺负时,我感觉你很窝囊。今天你灭了包天依的威风,真是大快人心,你在我心目中现在是英雄形象。”“小夏以前是故意示弱,所以包天依才没把他放在眼里,轻视了他,估计包天依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王总道。经过这一场场的风波,烈火中见真情,三人关系更是密切。

  (未完待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是个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是个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