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弄巧成拙
枫烬2020-01-29 18:594,391

  Action!

  “顾无言,顾无言!”我惊慌失措跑到顾无言的寝室,他正玩着游戏。

  “怎么啦?对了,帮你画像的话,现在貌似不行欸,可以等我打完么?”顾无言嚼着口香糖一边回应我一边操作,一个漂亮的反杀消灭了两个埋伏他的人。

  “大大大,大事不好,慕容她……”我做出一个十分悲壮的表情,但突然想到《西游记》里的“报报报,报告大王”竟差点笑出来。

  又有两人一拥而上将顾无言活捉,顾无言转过头:“慕容?她怎么了?”

  “她说,如果你不见她,她就要跳河!她不会游泳的。”我煞有介事一边悲痛叹息,一边摇头补充道,“她说要最后见你一面,只有你才可以改变她的决心!”

  “你们别玩了,我……我真的……”

  “你以为我骗你?我风之音会是那样的小人么?我录了音,你自己听。”

  “怎么会这样?”听到手机里某位三流演员悲痛欲绝的哭诉,顾无言竟当真了,我看到他咽了一口,表情很奇怪,想必是口香糖进了肚子。

  “快快快,她就在十号楼后边的北桥,我陪你一起去。”为什么在北桥?北桥人少啊。难道这还要去人最多的南桥,或者操场边的东桥么?虽然人多更容易激发表演欲望,但是,我隐约有不详的预感,我风之音的一世英名绝对不能断送在这一刻。

  北桥中央,一个女孩背对着我们坐在纤细的护栏上。这是我为她设计的动作,请注意重点是背对,作为一个马马虎虎可以称为背影杀手的女孩,我想慕容或许可以从视觉上占得先机让顾无言有一点点怜惜之意,而不是让他第一念就决定一边把她推下去一边乐在其中喊着,不要跳啊不要跳啊。

  “慕容!你不要激动,你先下来,顾无言来了,你好好跟他说!”从小我就立志当一个演员。

  慕容意识到人来了,她侧过脸,脸上带着有些假的泪痕:“你们不要过来,谁靠近一步我就跳下去!”

  “慕容,对不起,我……我刚刚真的有事。”顾无言有点慌,“之音可以作证,我刚刚在……”

  我心领神会道:“无言刚刚一直在跟他爸爸打电话,不是故意敷衍你的。”

  顾无言点点头用眼睛请求原谅。

  “真的?”慕容有点开心,她居然可以开心?

  我咳嗽了一下,使劲使眼色:“慕容,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说,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无言一定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答复。你千万不要跳下去!水很深的!”

  慕容醒了醒:“顾无言,我……我喜欢你。”

  顿了片刻,她看顾无言脸上没有拒绝的意思,底气突然足了:“我就是喜欢你!你一定要做我男朋友,不然,我就跳下去!”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慕容都这么主动了,这顾无言居然一点都不动情,甚至平静了下来。

  “慕容,你不要这样,我想,我们还是先做朋友比较好。”

  慕容原本以为已经十拿九稳了,哪知顷刻间全军覆没,她大失所望,情绪真的开始波动起来:“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你让我做你女朋友会死啊!”

  “因为,我还没有喜欢上你。”顾无言说话已经很小心了。

  但以慕容的脑筋,她没听出任何言外之意,她要的只是眼前的结果:“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顾无言久久不语,他看了看我,像是示意我围魏救赵。慕容也看了看我,似乎示意我落井下石。但事已至此,我还能怎么办?

  看来导演也有导演的难,我只想喊咔。

  “呃,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话刚出口,我惭愧地红了脸,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我真的跳下去!”慕容用厚厚的脸皮保护着女孩子的自尊,她知道她已经输了。

  “你跳吧。”顾无言终于开口了,“我陪你跳。”

  什么?难道这就是《Titanic》里的You jump I jump?难道事情会有转机?

  但我突然意识到,他的声音少有的认真,我似乎产生了错觉,以为这出自枫之口,沉郁而深情。那一刻,我发现顾无言的样子有些特别,某种情感在他眼睛里闪烁着,瞬息万变,像是用一刹那经历了孩童年少到白发苍颜,我似乎找到了他所有忧郁的根源。

  “啊呀!”惊呆的不仅是我,慕容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不知是兴奋过度还是受到了惊吓,她竟失去了平衡,一个趔趄,整个人掉了下去。

  并没有听到落水的声音,我赶忙上前,发现慕容一只手紧紧握着护栏,另一只手则拼命挣扎,整个人挂在护栏上,慕容尖声叫喊:“爸爸!”这时她的一只高跟鞋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我当时距她最近,就在她力竭快要脱手的一刻,我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臂,顾无言也跟上来握住她另一只手。

  慕容一身冷汗,哭了出来。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和顾无言终于把她拉了上来。

  本想数落她一番,什么体操运动员,什么平衡木,太不靠谱了。

  但慕容着地之后,赶忙远离护栏,踉跄了两步,然后一下子坐在地上,独自抽泣着,我看到她脚上的另一只高跟鞋折断了鞋跟。

  我蹲下来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她脸上湿湿的,沾着凌乱的头发,只是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她抚了抚头发,我这才发现,她的额头磕破了一个小口,伤口很浅,没有流血,但鼓了一个大包,她疼痛而黯然的样子让我有些心疼。哎,都怪我。看来我顶多是八流导演,注定与影视无缘了。

  “慕容,我送你去看医生。”我替她擦去眼角的泪。

  她低着头,吸了一下鼻子,接着摇摇头,微弱而低沉的声音似乎是从她的眼睛里发出:“没事。”

  这时有学生三三两两此处经过,夜幕下看不清他们的脸,说不定还以为我和顾无言将这个看似柔弱无助的小姑娘怎么样了呢。

  我费了好大力气把她扶起来,慕容望着护栏旁静静站着的顾无言。

  顾无言却转身离开,背对着我们:“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慕容出奇得安静,只是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顾无言那条漂亮的格子衬衫渐渐化作了一个点,像是夜空中闪着蓝紫色光芒的遥远星辰,因为遥远,所以美好。

  “都怪我……没帮到你。”哄女孩子什么的最拿手了。

  “不关你的事。”慕容拾起地上坏掉的高跟鞋,看了又看,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她将她的第一双高跟鞋扔到桥下的河水里,然后拍拍裙子上的灰尘,“你背我回去。”

  “收到!”我应声道,而后弯下腰,微微蹲下身子,慕容一下子就跳了上来。

  过了一会儿,她疑问道:“怎么还不走?有这么吃力么?”

  我侧过脸:“导演没喊Action,我怎么走?”

  慕容乐了:“哈哈,Action!”

  “慕容,顾无言也没有明确说拒绝你,他刚才说You jump I jump,这是世纪之恋的前兆啊。你还是有很大机会的,不要灰心,不要难过。”

  “我原本也以为是这样,但他冷冷的样子分明就是宁愿跳下去也不想跟我在一起。”

  “呃……”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别安慰我了。好汉不吃回头草,我放弃。”

  “是好马不吃回头草……”

  “都一样嘛,不要咬文嚼字。”

  “你刚才吓得还叫我爸爸呢,这总不是咬文嚼字吧。”

  “你胡说!我哪有?”

  “好好好,没有。不过,你不要害怕,有我呢,大不了你掉进水里,我把你捞上来。”

  “谁害怕了?虽然慌是有点慌,但又不是跳楼,我怕什么?”

  “那你刚才怎么哭得昏天黑地的?”

  “我……我想起了爸爸跟我说的,他和妈妈分别的一幕。哼,这世上就是有一些绝情的人。比如我妈妈,比如顾无言。”

  “呃……但我觉得,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顾无言,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不管,反正我跟他分了。不,我已经把他甩了。”

  “这……好吧。”这精神致胜法用的,比我都熟练。

  两天后,当我略显扭捏走进顾无言寝室的时候,却发现他居然没有玩游戏,而是在翻一本画册。

  看他安静认真的样子,真不忍心打扰他,我径直走到阳台上。

  这时他开了口:“之音,你的画像。”

  我本以为还要开导一下他才肯理我,却没想到他好像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那张俊逸的脸与手中的复古画册一样散发出闲云野鹤一般的淡雅气质,却带着一点玩世不恭的笑容。

  “帮你画好了。”顾无言站起身递给我两张,“这一份是给慕容的,算作给她的礼物。”

  “无言,谢谢你。”正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我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我的那张,明明是我的脸,却配上了慕容的发型和上半身,慕容的那张也难逃厄运。但毕竟出自顾无言之手,画得竟十分传神,我甚至觉得我那张很漂亮,慕容那张也自有一番风味。

  “哈哈,我们扯平。”顾无言看到我的表情笑了出来。

  “画得还蛮好看的。”我称赞道,“那我收下了。”

  “你真以为我是为了捉弄你们才这么做的?”顾无言又取出两张,“你手里的两张是我前天画的,手有点生,出了一些瑕疵,弃之可惜,就索性恶搞了一番。喏,这两张才是。”

  “我以为你多少还是有些生气,不过我可不是敷衍你,画得还真是蛮不错的。”我接过画纸。

  “生气?倒没有。”

  “你放心好了,这次过了一把导演瘾,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之音,你不要太在意,我并没有生气。那天晚上,我说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并不是针对你和慕容。她是个很好玩的女孩,但是,我知道不会和她有什么结果。所以,我只能拒绝她。”

  “我懂了,你放心好了,慕容已经没事了,她才不会因为这件事要死要活的,她现在分明还是个懵懂的小学生。”

  这时观千剑风尘仆仆跑了进来:“无言,帮我玩一下,我正在和天哥开黑,突然肚子痛,这把是最后一场定位赛,千万不能输啊。”

  “干嘛不找我啊,我帮你打。”我自告奋勇道。

  “不要,相信你还不如相信我自己。”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别忘了我上次还比你多拿两个人头呢。”

  “是啊,拿两个人头死了十次。”

  “呃……有么?没有死这么多吧。哎你个观千剑,居然嘲讽你师傅?”

  “哎呀,不跟你扯了,又开始痛了,我要去洗手间。”观千剑一溜烟跑了,留下笑得捂着肚子的顾无言和装疯卖傻的我。

  “你帮,还是我帮?”顾无言收敛了笑容,认真问道。

  “还有事情,我先走了。”我赶忙遁走。

  刚走到寝室门口,突然发现忘记了拿之前的两张画纸,再次踏进顾无言寝室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而桌子上是敞开的画册。

  我随手翻了几页,却发现画的都是同一个人。

  而另一本,则是另外一个女孩,不过有几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看来这顾无言也是个情场浪子,不过我倒无心深究。总是无意中知道太多人的秘密,比如枫,比如慕容,比如顾无言,知道的太多,哪一天会不会有什么报应啊?想到电影里的某个桥段,我一度为此忧心忡忡。

  当然,像慕容这样真正的单细胞生物是不会忧心忡忡的,没过几天她就彻底忘了顾无言。当我把顾无言送她的礼物交给她的时候,她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哼,谁要他的东西,打死我都不要。”但当她展开一看时,立马被画中人吸引了,而后厚着脸皮,“既然没有人要打死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慕容总是让我想起上海的天气。

继续阅读:第15章:游艇之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还酹江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