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青果•是涩还是甜》作者:素白
素白GL2020-03-10 15:003,382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铃铛在姥姥的庇护下虽然没有继续上学,但是留在姥姥身边也学到很多东西,那些东西算不上书本上的知识,却在后来的日子中,给铃铛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两年后——

  又是一个难耐的冬天,铃铛姥姥因为自身病情的原因,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再给孩子们做棉衣棉鞋了。两个舅舅家的孩子已经开始穿上新买的棉衣棉鞋了,而铃铛身上穿的还是三年前,铃铛姥姥没有出事前给铃铛做的棉衣棉裤棉鞋。棉衣棉裤已经比起三年前小了很多,接近七分袖七分裤的样子,里面的棉花都已经缩成一团一团的,早就失去了保暖的作用,因此,铃铛虽然穿着棉衣棉裤棉鞋,却整天都不想下炕走动,因此也经常被姥爷批评,说铃铛懒,就爱围炕头。铃铛姥爷不知道铃铛一进冬天有多难受,感冒发烧咳嗦只是一种症状,偶尔会因为咳嗦咳出零星血点,铃铛姥姥和姥爷都以为是,感冒引发的咳嗦把嗓子咳破了,其实并不是。铃铛这年已经正好十岁了,他每到入冬的时候就特别痛苦,他自己非常清楚,每次感冒发烧咳嗦,他的心脏在咳嗦的时候,就会比以往跳得厉害,随着咳嗦加剧心脏就会跳得更加厉害,有时候会导致铃铛的头部剧烈疼痛,而不得已躺下闭着眼睛休息。这些表象都是他心脏的先天病状,在潜移默化中敲出的警钟,这些感觉铃铛从未跟姥姥、姥爷提及过,那时的铃铛,在姥姥的影响下,早早的懂得了活着的真正意义,他只想活着不想给任何人添乱,即便自己还无力扭转当前的现状。这年铃铛穿着并不遮寒的棉衣棉裤,身上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生了很多虱子。每天晚上除了要命咳嗦之外,他身上已经全被抓破了,一道道血茧新的覆盖在旧的上面,旧的还未好又增添了新的,新的旁边又是新的抓痕,从头到身上,从内衣到棉衣,铃铛身上趴满虱子和麂子,就是在这样糟糕的情形下,铃铛用自己的意志坚强的拼命的活着。直到在那个冬天、在那个春节前,铃铛在堂地给姥姥烧火看向大门外时,铃铛妈妈正拖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走进来——越走越近——越走越近,铃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是不敢跑上前叫妈妈。直到铃铛妈妈进屋后放下行李箱,到堂地给姥姥帮忙做饭时,铃铛妈妈对着铃铛说“铃铛,怎么见到妈妈不高兴吗?”。“高,高兴。”铃铛呆木的回答道。“过来,让妈妈看看你。”说着一把拽住铃铛的胳膊,把铃铛拽到跟前。这一拽不要紧,铃铛脖子上的抓痕,一下被铃铛妈妈看见了,铃铛妈妈赶忙问“孩子,你脖子上的血印是谁给抓的?”铃铛妈妈开始以为,是铃铛跟小弟弟们闹着玩抓的,还想着借此话题拉近母子关系,却在不经意间,扒开铃铛领口时大吃一惊“孩子呀你痒不痒啊?”“痒,给我抓抓吧。”铃铛说着顺势转过身去,想让妈妈给抓抓后背。铃铛妈妈赶忙拉着铃铛进了屋里,把铃铛抱上炕,让铃铛把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全部轻轻地脱下,然后用被子把铃铛裹好。又让铃铛的小舅妈烧了一大盆开水,把铃铛所有的衣服丢进开水里浸烫。再看铃铛的身上,铃铛妈妈眼泪像似断线的珍珠无法自控。从那之后,铃铛便有了自己的小绰号“狮子王”。

  那个冬天之后,铃铛便一直跟随妈妈身旁,他也尽可能不去烦妈妈。铃铛妈妈把铃铛带到身边后,就一直住在铃铛妈妈的单位里。那是一家古城区里的宾馆,妈妈是宾馆里的主任兼会计,收入还算是可以。那年冬天过后,铃铛妈妈托人帮忙,把铃铛送进学校里,就读班级依然是从二年级。这个时候铃铛再就读二年级,从年龄上说就已经很不合适了,但由于铃铛个头小,铃铛妈妈又怕铃铛按年龄安排学级会跟不上,这样一来铃铛在二年级相当于就读了三年。一切安排之后,铃铛和铃铛妈妈的生活,也算是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即便只有娘俩相依为命。

  怎奈娘俩的命运实在是——

  好不容易娘俩才团聚,过着相对安稳的日子,谁料到,铃铛爸爸夜间潜入宾馆,躲进宾馆老板的办公和休息的房间。漆黑的夜里,刚巧那晚宾馆的老板没有回家住在宿舍里,当听到房间里有动静的时候,宾馆老板便轻轻地下了床,摸索着到房门去开灯,却不曾想到灯的开关没有摸到,却摸到软软的热乎乎的人脸,结果宾馆老板顷刻间吓得倒地不省人事。铃铛爸爸当场也被吓慌了,赶紧开灯叫人过来,把宾馆老板送进医院。那天铃铛和铃铛妈妈留住在宾馆最后面的职工宿舍里。听见外面嘈杂声,铃铛妈妈穿上衣服便出去看个究竟。铃铛爸爸见到铃铛妈妈,当即跪在地上又是磕头又抱大腿,一边是求原谅一边为自己行做辩解,铃铛妈妈被困在当地不能动弹,要不是铃铛妈妈在单位结交的好朋友,建庭叔叔和小茹阿姨,铃铛妈妈那天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铃铛爸爸的纠缠。建庭叔叔和小茹阿姨是情侣,铃铛爸爸扶着宾馆老板喊人的时候,建庭叔叔是第一个听到喊声的,等把宾馆老板抬上车,又看到铃铛妈妈被纠缠,便抬起一脚踹开铃铛爸爸,并警告道“你最好求这家宾馆的老板平安无事,不然的话就把你送进局子里。快给我上车一起去医院。”说着,顺手揪住铃铛爸爸的衣领,拽着就上了120的车。铃铛妈妈愣在当地不知所措,小茹阿姨扶着铃铛妈妈进了值班室,安慰道“姐,这事不怪你。他来宾馆找事也没安好心,要不然他怎么会把宾馆老板吓晕了,这样的人将来不会有好下场的。姐你也别太自责了,等建庭回来问问怎回事。”这一夜,铃铛妈妈和小茹阿姨,还有其他人几个宾馆服务人员,就在值班室默默无语直到天亮。

  下午建庭叔叔从医院回来“老板现在怎么样?”铃铛妈妈上前问道。“没大毛病,是中风,估计出院后也是半身不遂了。”铃铛妈妈听完瞬间瘫坐在椅子上,心里满满的愧疚和自责,而此时此刻铃铛还一个人在宿舍里,外面发生的一切他还浑然不知。从这之后,铃铛妈妈心里暗暗打定主意,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弥补铃铛爸爸造成地过失。

  不久后宾馆老板出院了,半个身子失去了活动能力。开始的时候,他的媳妇和两个孩子还经常来回接送他,偶尔也会留下一时片刻在宾馆里呆会,或是跟铃铛妈妈吵顿架,到后来,接送时间的间隔就越来越久,有时候间隔长达一个月。宾馆老板但凡在宾馆留住,就是铃铛妈妈替铃铛爸爸赎罪的时候。宾馆老板开始也是把气撒在铃铛妈妈身上,故意刁难故意找茬,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家庭因他的病情缘故也走上了尾声,大部分时间都留住在宾馆里,因此宾馆里的大小事宜,就渐渐地落在铃铛妈妈一个人肩上。工作上的压力瞬间剧增,又加上要照顾宾馆老板,既而在那段时间里,对铃铛的照顾就会疏忽很多。铃铛也很理解自己的妈妈,尽可能不给妈妈添乱,每天也是自己上学自己放学回宾馆,写作业背课文;玩耍的时间里,就去对面宾馆里找同学玩。

  那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宾馆老板的性情大变。他突然有一天叫住铃铛,让铃铛叫他爸爸,铃铛没有叫就跑了出去。从这天开始,宾馆老板就会经常叫住铃铛,逼迫铃铛叫爸爸,铃铛坚决不叫,随后宾馆老板就杵着拐杖四处追赶铃铛,边追边用拐杖打铃铛,一边还逼迫铃铛必须叫爸爸才不会挨打。铃铛先天心脏不好,经常是跑两步就没力气了,多数是被宾馆老板追上后,打得浑身疼痛,有时候被宾馆老板用拐杖怼到要害,半天也缓不过来,铃铛又不敢哭,经常是躲进宾馆的某个房间里的床底下,一躲就是大半天不敢出来,除非等到宾馆院子里人多脚杂的时候,铃铛才敢从床底下爬出来,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猫一样,溜着墙边,躲躲藏藏地回到和妈妈居住的房间里,然后随手把门锁反锁上。这样的日子对于病体的铃铛来讲简直就是炼狱,他的内心充满恐惧和怨恨,他甚至做梦都想早日离开那个地方,或者自己早日长大,哪怕是流浪他乡也不要留在那里。

  艰难、困苦的日子又捱过了一年,又到了冬天,又是春节前夕。铃铛妈妈带着铃铛回姥姥家过年。这次回来娘俩商量着,把铃铛暂时还是留在姥姥身边,铃铛姥姥说“女人带着孩子过日子确实不方便,留在家里也算是放心,你要是还有再婚的想法,遇到合适的男人,考虑一下也行。”“妈,不是我想再婚了。而是铃铛爸爸把我们老板吓生病了,现在是半身不遂,这也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想在宾馆不倒闭之前,多照顾照顾人家,也算是对人家的弥补,除此之外,咱们也没有钱赔偿人家,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铃铛妈妈看似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如同压着一座大山,只是她不敢说出来,她害怕自己一旦说出来,就会瞬间崩溃。如果铃铛妈妈真的崩溃了,那对铃铛而言,就真的是暗无天日了。铃铛很是懂得妈妈的难处,他在那时起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有天长大了,能够自己赚钱了,第一个就要好好孝顺妈妈,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妈妈,只要是自己能撑住、命够长、死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