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静生•放养》 作者:素白
素白GL2020-03-10 13:503,110

  自从铃铛爸爸大闹一场之后,铃铛便留在姥姥家生活了,那时正处寒假即将结束期间。铃铛姥姥虽然被马碰伤做了手术,但是铃铛姥姥的意识还很清晰,在铃铛妈妈回单位上班后,铃铛姥姥就托铃铛姨妈,安排铃铛上学的事情。铃铛姨妈和铃铛姥姥住在同一个村里,并且是铃铛姥姥的亲侄女又是小学校长,因此找她安排铃铛上学的事情并不难。铃铛被安排在小学二年级,如果按年龄算的话,铃铛应该安排在小学三年级,由于是下半学期,铃铛姨妈怕铃铛误学太久跟不上课程,就临时安排在二年级里跟读一个学期。在这一个学期里,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学校距离铃铛姥姥家很近几分钟的路程,虽然如此,铃铛姥姥也是坚持每天接送铃铛生怕出意外,尽管铃铛姥姥谨小慎微的照顾着铃铛,对于铃铛来说,该来的厄运还是来了。

  铃铛安稳的上了一个多月学,也就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冷清一个冬天的田地开始热闹起来了。铃铛姥姥和姥爷要带着小舅家的孩子去地里耕种,那段时间里铃铛就带着午饭去上学,中午的时候就在学校里吃饭。时间一久,铃铛被同村的姑姑家儿子看见了,铃铛姑姑家的儿子叫坤子。坤子看见铃铛和自己在同一所学校,并且中午还不回家吃饭,便打定主意想着好好教训教训铃铛。于是就在放学时坤子刻意守着,等铃铛一出教室或是校门,就上前找铃铛的茬推搡,铃铛的小身板怎能受得了,经常被推搡着摔在地上,有时候也会被羞辱到哭。直到一天早上吃过早饭,学校的预备铃都拉响了,铃铛还在屋里磨磨蹭蹭的不肯出门,姥姥和姥爷都准备好下地干活了,回到屋一看,铃铛正抱着书包倚在炕上的被垛上,铃铛姥姥就问铃铛“学校的预备铃响了,你咋还在炕上不赶快下地收拾一下去上课?你不怕迟到被老师罚站啊?快点过来下地穿好鞋。”“我不。”铃铛皱着眉头说道。“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姨妈学校吗?快点过来,别气姥姥,姥姥身体会不舒服的。”说话间,铃铛姥姥一把拽住铃铛的衣角,慢慢的边拽边哄铃铛“小孩子没文化可不行,学好文化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你看你二舅,是不是很厉害?”“嗯。”铃铛点头道。“你羡慕他吗?”铃铛姥姥问铃铛。“嗯。”铃铛又点头道。“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得好好学习,将来才会成为二舅舅那样厉害的人。”“嗯。”铃铛依旧是点头道。这天早上铃铛姥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铃铛送到了学校。直到下午放学铃铛哭着被邻居的哥哥,天鹤领着送回家。铃铛姥姥看铃铛哭着被送回来,开始还以为是被老师批评了,后来天鹤把自己看到的情景,一五一十的对铃铛姥姥讲了一遍,铃铛姥姥这才明白铃铛为什么不积极上学的原因了,不由得紧蹙着眉头,说“你怎么跟你妈妈一个命呢,躲都躲不过去。”说完便对着天鹤说“孩子,你上几年级了?”“奶奶,我上五年级了,过了暑假就上六年级了。”天鹤非常有礼貌的回答道。“那,他们家坤子,你知道上几年级吗?”铃铛姥姥问天鹤道。“奶奶,坤子跟我是一个年级的但是不同班。”天鹤回答道。“那你告诉奶奶,你发现坤子欺负铃铛多久了?”铃铛姥姥继续问道。“其实是很久了,我以为铃铛回来会跟您说,我就没有过来告诉您,直到今天,才……”天鹤说着低下头,心里不自禁地责怪着自己。“好孩子,你不要有自责感,今天说出来也不迟,以后在学校里,奶奶还要依仗你保护铃铛呢,你说行不行啊?”铃铛姥姥慈眉善目的对天鹤说。天鹤想都没想立马应声道“当然行的,奶奶放心吧,在学校里我会保护好铃铛的。”“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就是这个命啊……”铃铛姥姥一手搂着铃铛,一手搂着天鹤,命运的感慨不由得升到眉间。她也不知道铃铛小小年纪经历了那么多波折之后,又重新增添新的波折,而这种日子对铃铛而言,啥时候才是个头呢!

  天鹤的确做到了大哥哥的样子,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铃铛,铃铛也愿意随着天鹤一同出入校门。直到进入暑假。一次,铃铛和同班同学在路边玩,正巧被坤子撞见,当时坤子骑着自行车从远处回来,撞见铃铛在路边玩,就故意把自行车挡在铃铛跟铃铛同学中间,并且吓唬铃铛同学“别管闲事,赶快滚蛋回家去,不然就连你一起收拾。”铃铛同学听了,赶快捡起玩耍的工具,然后一溜烟儿的跑了。这次铃铛被坤子逼到墙根下,一边逼退铃铛一边羞辱铃铛和铃铛妈妈“小杂种,你妈是怎么把你生下来的?听说你还有别的爸爸,那你说给哥哥听听,哪个才是你真爸爸?或者,哥哥给你学学你妈,你看看你是怎么你生下来的?……”“你滚,滚——”铃铛被气得浑身乏力打着哆嗦,他喊得就如同猫一样又尖声音又小。铃铛倚靠在墙边使劲撑着身体,尽力不让身体瘫坐在地上;铃铛的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汗珠和眼泪搅和在一起流进铃铛的嘴里,苦苦的涩涩的。“哭吧,使劲的哭吧,这个地方这个时候,没有人会看见你的,今天碰见我算你倒霉,谁叫你不老老实实地呆在你姥姥家呢。你还去校长那里告我的状本事不小啊,又让人保护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真拿自己当个宝了?”说着,抬脚踹向铃铛,边踹边推搡,边推搡边揪铃铛的小脸。这个时间对铃铛来说,分分秒秒都显得异常漫长,到最后铃铛只有干流泪哭不出声来。好在天鹤和铃铛姥姥找了过来,不然铃铛是否能够撑到最后,会不会倒瘫在那里,谁都不敢想象。坤子见铃铛姥姥和天鹤赶过来,骑上自行车就跑了,铃铛的身体这才松弛下来,眼看着要瘫坐在地上,天鹤紧跑了两步上前抱住了铃铛,问到“还撑得住吗?”“嗯。”铃铛微微点下头道。“来,我背你。”说着天鹤转过身子,半蹲着把铃铛背起来,对铃铛姥姥说“奶奶,咱们先带铃铛回家吧,到家了再问问铃铛——”“好好好。”铃铛姥姥连忙回应道。其实在那种情形下,铃铛姥姥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那一刻,所有的疑问和过程都不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老人家的心里除了心疼孩子之外,已经暗暗另外一个决定了。

  第二天,铃铛姥姥让小舅舅去学校一趟,把铃铛的班主任请到家里。铃铛的班主任是铃铛小舅舅的同学。这天下午放学后,铃铛班主任应铃铛小舅舅的邀请来到家里,一进门就先跟铃铛姥姥打招呼“大姨,您老身体挺好的吧?刚做手术没多久,别太操心了。”“是是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会关心人。”铃铛姥姥对铃铛班主任说道。“大姨,铃铛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没过去上课啊?”铃铛班主任看着铃铛问道。“这孩子,恐怕以后都不能过去上课了!命太苦——今天麻烦您来家里不为别的,就是跟您商量一下,能不能让这孩子在家里学习,考试的时候再去学校考试。”铃铛姥姥恳切的地说道。“大姨,这可不行,一是孩子可以按照书本上的内容自学,但是书本以外的内容孩子在家里是学不到的,考试的时候一样会拉分;另外,孩子在家自己学,我也不能经常过来给他做辅导,另外,我也没有把握能通过自学的方式,让他取得好的成绩。”铃铛班主任一面做着分析一面为难的说。“嗯,您说的有道理。要不这样吧,先让铃铛在家里自学一段时间看看,然后我们再决定要不要让他回学校上课。”铃铛姥姥果决的说。“大姨,这怎么能行呢,孩子还这么小,之前就耽误了好几个学期了,现在又要让他休学,怕是以后更难跟上课程了。在怎么艰难,也要让孩子去上课啊!大姨,您说呢?”铃铛班主任游说道。但,不管铃铛班主任如何游说,铃铛姥姥都是果决的态度,她的唯一初衷就是:知识可以后天弥补,但,孩子本身不能再受到要挟、欺辱。铃铛小舅舅看铃铛姥姥不做声,就是已经下定决心了,于是委婉地请铃铛班主任到屋外闲谈,至于铃铛班主任什么时候离开的,铃铛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从明天开始,自己再也不用被人欺负了;又一想天鹤哥哥会帮自己在家里学习,于是心里暗暗欢喜起来。

  后来,天鹤果真每到休课、放假的时候,就来家里给铃铛上课,一直到小学毕业后。上了初中的天鹤哥哥,由于功课压力大,渐渐的就很少来家里给铃铛讲课了,不过,但凡有空闲的时间,天鹤哥哥还是会惦记铃铛这个弟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