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成长•大路小路渣子路》 作者:素白
素白GL2020-03-10 11:092,928

  在成长的这条路上,有人给它定义为“童年的成长”;也有人给它定义为“半生熟”;还有人给它定义为“一辈子”。把它定义为“一辈子”的那个人,就是铃铛的姥姥。铃铛姥姥本是大家闺秀之躯,却因为当时的社会重男轻女,故而铃铛姥姥只是上了几年私塾,文化程度并不高。不过铃铛姥姥最令人敬佩的是,她的自学能力非常强。铃铛姥姥一共养育了四个孩子,其中老三最为优秀,在唐山大地震之后的两年里,老三考进了南京黄埔军校,成绩非常优秀,并且经常写信给铃铛姥姥,汇报在学校的各样情况。要知道铃铛姥姥的文化程度并不高,读起信来总会有些吃力,于是铃铛姥姥就去新华书店,买来一本字典,但凡遇到自己不认识的字,就翻开字典查一查,渐渐的字典翻多了,就认识了很多字,到后来老三再来信的时候,铃铛姥姥基本就不用查字典了,经常一气呵成的读完信件,并且附上回信内容。在铃铛的成长中,铃铛姥姥可谓是最好的老师,她不但教会铃铛自强自立,还教会铃铛为人要善良、心存希望。铃铛的确谨记于心:就算只剩下他和小弟弟两个人过活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弃希望;就算爷爷奶奶、七姑八婶儿都冷眼旁观,铃铛带着小弟弟依然向阳的生活着。

  小弟弟逐渐学会走路了。一次在小商店里,小弟弟看到人家鱼缸里的小鱼,死活赖着不走,就是要看人家的小鱼。于是第二天,铃铛就带着小弟弟去河边浅水边儿上,给小弟弟抓鱼,小弟弟手抱着玻璃罐站在岸边,铃铛就下水给小弟弟抓鱼:一条、两条、三条……一口气抓了七条小鱼,“好啦,装不下了,我们回家吧,明天你要记得给它们换水噢。”铃铛走上岸边,一边扑拉手上的水,一边对着小弟弟说。小弟弟虽然还不能完全听懂铃铛在说什么,但他的小脑袋可是萌萌的点着头。有时候,铃铛也会教小弟弟认识字和画画,这也算是铃铛和小弟弟共同打发时间的唯一方式了。

  铃铛和小弟弟独自生活了三年,铃铛正好十岁,小弟弟三岁半。三年里一边自学识字,一边带着小弟弟,偶尔会到姥姥家去看看妈妈有没有在。铃铛妈妈自从和铃铛爸爸离婚后,为了躲避铃铛爸爸的纠缠,也是过得很辛苦。三年里四处躲藏,生怕被铃铛爸爸发现纠缠不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原因不是没有:自打铃铛带着病体出生后,铃铛的爷爷奶奶就一直闹着要把铃铛卖掉或是送人,开始铃铛爸爸也是不同意的,只是碍于发肤受之父母,既而常常口头上答应,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痛快的,必经那是自己骨肉,再不济也是自己带他来这个家的,于是铃铛爸爸在那个时候学会了喝酒抽烟,有时候也会去牌桌上消磨烦恼。铃铛的爷爷奶奶见况,就误以为自己儿子是在家里被媳妇和孩子给闹得心烦,于是就开始了教唆,背着儿媳妇跟自己的儿子说儿媳妇的各种闲话,这么一来铃铛爸爸心里的那道防线,便彻底崩断了,心想“好端端的生个孩子还是个得病的,赖了吧唧的医药费花费不少;还乘着自己不在家,和别的爷们往来,这是要给我带绿帽子吗?”每每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出来,进家门就铁青着脸,时刻准备着一触即发。久而久之,铃铛妈妈就学会了隐忍,实在忍不下去的时候就拼个你死我活,到最后架势被邻居们拉开,铃铛妈妈没办法就带着孩子躲到姥姥家,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这个期间里,铃铛妈妈几次决定要和铃铛爸爸结束这场痛苦的婚姻,铃铛姥姥看着自己闺女总是带着伤,和孩子不分昼夜和时间就来娘家住,心里也是千万种心疼,和千万种对铃铛爸爸的反感。姥姥支持铃铛妈妈的决定。但是,俗话说得好“好良言耐不住多情种。”铃铛爸爸不亏是铃铛妈妈共处的丈夫,知道铃铛妈妈绝非是绝情的女人,于是经常上演泣不成声、跪地求和等等,哭诉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而每次,虽然演的把戏都很老套,铃铛妈妈总会给自己一个理由,然后选择原谅铃铛爸爸的家暴行为,那个理由就是铃铛。铃铛妈妈每次选择原谅铃铛爸爸之后,就会更加的努力为了铃铛而奋斗,然而铃铛爸爸却是犹如大获全胜,更加得意忘形。直到铃铛妈妈发现铃铛爸爸,在外面不仅仅是吃喝玩乐赌,还跟着那些牌友们学会找女人,经常是夜不归宿,回去就是拿钱。直到铃铛妈妈以为自己辛苦存的钱,足够给铃铛做手术的时候,发现自己辛苦存下的钱竟然少了一半之后,铃铛妈妈才做出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离婚。婚姻的解除确实如同解脱后重获新生一样轻松,但是,铃铛爸爸何等人,没有铃铛妈妈这个傻女人持家,衣食住行、钱,从哪里来?两个孩子是判给了铃铛爸爸,他哪里会照顾孩子?,除了自己会吃喝嫖赌抽之后,几乎就是个废物。于是铃铛爸爸想着一切办法,对铃铛妈妈死缠烂打,甚至不惜各种手段四处打听铃铛妈妈的下落。后来,逼得铃铛妈妈实在没有办法,自己的几个亲戚家都躲不过去了,就干脆躲到沈阳,她在人生地不熟的沈阳,找了一份仅仅能维持生活的工作,在饭店里洗碗、打杂,就这样才算是安定的度过一年、两年、直到铃铛妈妈实在是想孩子了,才从沈阳请假回娘家来。这个时候铃铛姥姥已经得了病,刚刚做过摘骨手术。这个摘骨手术是因为,铃铛姥姥在去赶大集的路上,一匹受了惊吓的马,在经过铃铛姥姥身边的时候给撞的,颅脑出血,只能做额骨摘除手术来清理瘀血。这样一来铃铛和小弟弟就不能再去姥姥家,找姥姥要妈妈了。铃铛妈妈从沈阳回来自然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双重打击,令铃铛妈妈伤心到了极点。即便如此情形,铃铛爸爸得知铃铛妈妈回娘家的消息,当即带着两个孩子(铃铛和小弟弟),骑上自行车就赶往铃铛姥姥家,到了铃铛姥姥家,把铃铛和小弟弟往屋里一带,就是哭丧着脸哭诉自己这两年里,没有铃铛妈妈在的日子,是有多么多么的艰难艰辛等等。这一次铃铛妈妈没有再因此心软,铃铛的姥姥也发出警告“我自己的闺女,要说是不心疼是假的,现在的她很让我安心,我也绝不会同意再让她再回到你们家的那个火坑了,铃铛爸爸你回去吧,别给别人家添堵。”一向不爱说话的铃铛姥爷,也怒斥道“滚蛋,别在我们家吭吭唧唧的,让人心烦。”说着话就拉铃铛爸爸往屋外走,走到堂地门口时,铃铛爸爸反手推开铃铛姥爷,冲进屋里就想去拽铃铛妈妈,铃铛姥爷这时彻底被铃铛爸爸给激怒了,抄起门口的棍子,照着铃铛爸爸伸出去的胳膊就是一棍子。必经铃铛爸爸当过兵,基本功还是有的。躲过铃铛姥爷的棍子,他知道他这次是真的把老人给惹急了,于是转身就向大门口跑,铃铛姥爷就在后面追,从村西头一直追到村东头,这一路上没有一个人出来劝架的,并且很多人都给铃铛姥爷叫好“打这个瘪犊子,打他。”“早就应该教训教训他了。”“哪有这么欺负老实人的,整个全家都滚蛋。”当一个人令所有人斥责的时候,他的路基本上就走到头了。从这天之后铃铛妈妈再也没有被纠缠过;铃铛妈妈也为了照顾自己的老妈方便,顺便也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就辞掉了沈阳的工作,在临家近的地方找了一份工作。

  也是从那日以后,铃铛和自己的小弟弟正式彻底分开了。铃铛爸爸的心思是:既然不能把媳妇领回家,那就干脆留个多病的孩子继续折磨你,直到你走投无路肯回来的时候。没错,铃铛爸爸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这也遂了铃铛爷爷奶奶的心愿。当然,一个要强的人,尤其是要强的女人,上天怎么不怜爱她呢。脱离苦海便是晴天,铃铛妈妈很快在工作上取得了成绩,从宾馆的客房服务员,逐渐晋升到办公室主任,铃铛妈妈可谓是情感失忆职场得意,自然心情也好了很多,展现给别人的更多是积极向上的模样。当然也会引来追求者的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