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男儿•把爱放大把家捂热》 作者:素白
素白GL2020-03-10 11:091,855

  自从铃铛爸妈离婚后,从儿没有再去找过铃铛;铃铛的爸爸也是整日整夜不回家。从前的四口之家如今只剩下铃铛和小弟弟两个。往日的吵闹声没了,青空之下多了许多平静。邻居们每天各过各的日子,似乎谁也没有想起铃铛和小弟弟,然而铃铛并没有感觉到孤独,甚至他认为这样的生活很好,至少他不用每天都生活在那样紧张、压抑的生活当中。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的照顾,亲戚之间的冷眼,让铃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他问身边的小弟弟“饿了吗?”小弟弟还不会说话,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铃铛。“好吧,我们生火做饭去。”说着话抱起小弟弟往屋里走。

  铃铛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更没有做过劈柴生火的事。他把小弟弟放在小推车上,然后学着妈妈的样子把米用水洗一洗,然后用小手量一量水距,虽然水和米之间到底需要多少距离铃铛并不知道,但他学妈妈的样子却很有模样。把洗好的米放进大锅里,然后边上放上两颗鸡蛋,再盖上锅盖,顺势拽过来一条小板凳,坐在炤门旁一边逗着小弟弟玩儿,一边看着火一边适量往里填材。邻居见铃铛家屋顶上的烟筒有烟冒出,就过来看,都以为是铃铛妈妈回来了,结果眼前的一幕让几位邻居心酸不已:有的帮忙看看锅里的米放的水距对不对;有的回趟家炒个菜端过来;有的帮着把屋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有的则拿来自己家给孩子吃的奶粉,还没有拆封的,拿过来告诉铃铛怎样冲奶粉给小弟弟喝,如果奶粉没有了如何煮白米粥,给小弟弟喂米汤水……等等,很多简单的日常生活中的常识,铃铛一下子学会了很多。在没有爸爸妈妈的日子里,铃铛不用上学,他带小弟弟在家里就琢磨着怎么吃才能不饿着肚子。

  一晃又到了冬天,铃铛最难熬的时候又来了,他的身体一下子虚弱了很多,小弟弟哭他抱不起来,小弟弟要拉屎拉尿他抱不动,只能是扶着小弟弟坐在便盆上,让小弟弟自己拉撒,然后再去外面倒掉。铃铛一入冬就会发烧感冒,咳嗽经常持续到第二年春暖花开时才能渐渐好转。于是,在铃铛非常难受时,在小弟弟哭个不停时,铃铛也会朝着小弟弟的屁股上打几下,越打小弟弟越哭得厉害,铃铛到最后也会跟着小弟弟一起哭。铃铛的哭叫人心疼,他一面是心疼小弟弟被自己揍了,一面是讨厌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要这样——揍也揍了,哭也哭了,小弟弟终于不哭了,他拦着小弟弟坐在自己家炕上,摇摇晃晃的不一会儿就睡下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孩子们不用上学。从儿和姑妈家的小哥哥强子,背着书包从外面过来找铃铛。强子比铃铛和从儿都大,现在已经上小学五年级了。今天是去从儿家吃饭,顺便就带着从儿一起来找铃铛玩。铃铛并不喜欢强子这个人,虽然是亲戚也是邻居,铃铛问“你们俩今天怎么过来了,我可不想出去挨冻去。”强子好像早就猜到铃铛会这么说,马上回道“不出去玩,今天就在你家呆着。我俩写作业,你也跟着学学。”“这样说还行。”铃铛同意道。从儿和强子放下书包接着掏出作业本,趴在饭桌上写起作业来,铃铛趁着小弟弟不哭不闹的空,也拿出小本子凑到饭桌上,画起图画来。铃铛好久没有画过画了,一时间画得起劲儿,偶尔翻翻从儿的课书,一副小学生模样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过了好一会,小弟弟哭了,铃铛赶忙放下手上的书本,过去给小弟弟冲奶粉,哄小弟弟。然而这个空挡竟然成了铃铛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饭桌就在堂地,铃铛要进卧室里哄小弟弟,堂地就剩下从儿和强子两个人。等铃铛抱着哭完,不再闹的小弟弟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他听到次卧里有声音,开始铃铛以为从儿和强子在偷东西,便轻轻地走过去,这一过去,铃铛当即愣住了“你,你们在干嘛?你为什么趴在从儿身上?”“没,没什么。”强子赶忙从从儿身上下来,穿好裤子和鞋,从儿还不知道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光着下身躺在小床上,仰着头看着铃铛。铃铛呵斥道“从儿穿上裤子。”然后转过头来到堂地,冲着正在整理书包的强子,道“以后别来我家了,我不欢迎你,还有她。”强子听了一副无所谓的说“以后你也会这样,我先给你做个示范,我也是跟我爸妈学的,挺舒服的,以后你就知道了。”“滚,带上她,一起滚出去。”铃铛极其愤怒的说。那个时候,铃铛已经八岁多,虽然不是很懂强子和从儿的行为,但,对于提前自力更生的铃铛来说,强子和从儿的行为一定是可耻的,可是他并不敢对从儿的父母(大爷大妈)说,他怕自己说不清楚,怕大爷大妈听不明白反而责怪铃铛自己,他再也承受不了其他的打击了,于是铃铛选择了沉默。

  在难熬的冬天里,铃铛拖着虚弱的身体,尽自己所有的力量,除了掩埋那个秘密之外,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都使了出来,全用在小弟弟的身上,和这个家缺乏人气儿的家上,至少,在一进家门的时候,有热气扑面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