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母爱•午夜的脚步》作者:素白
素白GL2020-02-22 17:141,869

  铃铛,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只可惜他的小脚从一出生,就踩在了生死线上!他的生死全都依仗着一个倔强的女人死命护着,他才能活到现在——现在,铃铛五岁了,小嘴巴很甜。铃铛妈妈是个要强的女人,但凡自己能抗住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开口求助别人的,她这样的女人也注定命里(生活里)多波折。

  自打铃铛妈妈决定保住铃铛不被送人之后,铃铛就算是家庭战争的导火索了。他的爸爸妈妈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掀起一场暗无天日的战争,从一开始的打嘴仗,到摔东西,再到大打出手,最后升级到要死要活的地步。夫妻俩每一次的战争起因,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许是因为一头蒜没有去皮就入口了;或许是从外面听了什么议论了;又或者爷爷奶奶又因为铃铛的身体,在铃铛爸爸耳边说风凉话了……等等诸如此类。铃铛爸爸在结婚之前当过几年兵,在部队里不温不火的混到了退役,后来经过中间人介绍才认识了铃铛妈妈,也算是一见钟情。就是让人没想到的事,自从得知铃铛病情之后,尤其是铃铛妈妈死活护着铃铛之后,铃铛爸爸的性情突然大变,好吃懒惰、不学无术、软耳朵听风就是雨,并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赌钱,一赌就一整天或是一整夜,经常夜不归宿。有时候铃铛妈妈去赌钱的地方叫铃铛爸爸回家吃饭,也会引起铃铛爸爸的反感,偶尔也会当即对着铃铛妈妈发脾气,即便发了脾气之后,回到家里同样会跟铃铛妈妈大打出手。

  有一天深夜,正是夏天,白天里刚刚下完雨,土路上全是深浅不一的车轴印儿,里面还汪着水。铃铛爸爸从赌桌上回来,一进屋门就质问铃铛妈妈“听别人说,你一下地干活,就有人帮你,怎么我下地干活就连个鬼影也看不见呢?”“你听谁说的?把他叫过来,我问问他哪只眼睛看见我一下地干活,就有好人帮我,我问问他谁天天帮的我?”铃铛妈憋着气问到。“叫什么叫,人家都指名道姓的说是那谁家爷们。”铃铛爸爸气急败坏的嚷嚷到。“放屁。你成天出去賭,大热天的我背着孩子在地里干活,人家赵大哥看我可怜,帮我把剩下的几根垄除了除草,你别……”铃铛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铃铛爸爸就狠狠的给了铃铛妈妈一记耳光,随即铃铛爸爸妈妈扭打起来,最后铃铛爸爸穿着铃铛妈妈新买来的皮鞋,狠狠地踩在铃铛妈妈的脸上,嘴里面还咬牙切齿说着“我叫你跟汉子,叫你跟,我踩不死你……”接下去便是一边踩着铃铛妈妈的脸,脚上一边使劲地碾,就像是在碾一只蟑螂,铃铛妈妈被踩得痛不欲生、无助的双手尽力地撑着铃铛爸爸的脚。或许是嘶声裂肺的哭声惊到了隔壁的邻居,邻居们分分跑过来拉开铃铛爸爸,搀扶起无力的铃铛妈妈,此时铃铛妈妈的脸已经青紫难分了,大家看了都很心疼,分分痛斥铃铛爸爸的行为,有个邻居是铃铛妈妈的好姐妹,说“生子,你太混了,亏你还当过兵,心都变黑了。你见过谁家媳妇被这样虐待过,良心都喂狗了吗。今天晚上她跟孩子到我家里住,你什么时候反省好了她再回来。”说话间一边搀扶着铃铛妈妈,一边抱起炕上还在哇哇哭着的铃铛。剩下其他邻居(男的)留下给铃铛爸爸,做疏导工作和教育。

  接走铃铛和铃铛妈妈的好姐们,姓邱,铃铛叫邱姨。她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铃铛妈妈接过铃铛,说“邱姐,谢谢你啊,我不过去了。我带铃铛回我妈家住两天,明天麻烦邱姐来家里帮我拿两件衣服,送我妈家。”“送件衣服没问题,可是,这三更半夜的,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安全啊,明天一早再去你妈家吧。”邱姐关切道。“没事的,你帮拿个手电吧,我,不想这么晚打扰你们,再说,你家也不方便。”铃铛妈妈委婉的说。“那好吧,你推上自行车,在我家门口等一会儿我。”邱姐说不过铃铛妈妈,只好妥协道。

  这天夜里,明明距离很短的两个村庄,铃铛妈妈带着小铃铛,就像是走在无尽的永夜里,始终看不到尽头。或许是脸上,或许是心里,剧烈的疼痛无意中驱散了对黑暗的恐惧,伴随着一束僵硬的手电的光线,平安的回到姥姥家中。一见到姥姥,铃铛妈妈就止不住地流泪,憋了一肚子的委屈终于在姥姥面前扛不住了,泪水如同开闸放出的洪倾泻而下。铃铛姥姥一边下炕穿鞋,一边说“就知道这点回来就没好事。哭吧,把委屈都哭出来。我先去给你弄盆水,哭完了洗洗脸,你再跟我说说咋回事。”说着话顺手接过铃铛,一挑门帘进了堂地。

  那一夜对铃铛妈妈来说犹为漫长,又像是一场噩梦,这场噩梦在铃铛妈妈的心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也是这样的阴影,促使铃铛妈妈更加努力、坚强。哪怕三更半夜铃铛突发高烧,铃铛妈妈都是义无反顾的背起铃铛,去远隔三个村庄路程的诊所,敲门,看病。有时候也会顶着雨雪天跑到诊所给铃铛看病。铃铛能活着除了老天庇佑,铃铛妈妈所付出的血泪,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承受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拾回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