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入学 杂役 圣贤书
痴心小先生2020-01-29 22:143,729

  望山镇,运来客栈,客栈管事的姓王,名叫王贵,看年纪四十左右,今天上午时小乞丐管他来要斧头,要搁平时这个时间早回来了,今日怎么这会儿了还没来,太阳都快落山了,一个小孩子在外面,可别被野兽给吃了。王贵也算是看着小乞丐长大的,与他缘分不浅!

  王贵在客栈后门来回踱步,没多时远远的,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有些蹉跎的,扛着一大捆柴向这边走来,王贵看到后心里也算放了心,虽然他可怜小乞丐,但也不会因为这个在乎他的生死,主要是现在小乞丐是在给客栈做事,出了事比较麻烦。

  一会儿的功夫,小乞丐走到客栈的后门处,把柴火从肩头放下道:“不好意思王叔叔,今天砍柴时,看到一只兔子,想把他抓回来给您当下酒菜,没想到兔子没捉到,还耽误了事!”小乞丐有些歉意的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没事回来就好,这是今天的剩饭,你小子今天有福了,客栈午时有客人点的红烧鹿肉剩了些,我专门给你留了下来”王贵说着从门后拎出来一盒吃食。 “谢谢王叔”,君良说着接过食盒打开两眼放光,自己已经半月未吃到过肉了,咦?还有半个馒头!把食盒放到了地上,他自己靠着墙,就地坐下双手捧着鹿肉吃了起来。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来的更为实在了,特别是在君良这个年纪。

  “慢点吃,吃完把食盒放到门后就行”,王贵说完向客栈里走去,既然回来就行了,至于抓兔子给自己当野味?天呢!这小子都没个兔子大,兔子抓他还差不多,说不定去哪偷懒睡过头了!

  君良双手抓着鹿肉,吃着香甜,想起今天的遭遇,心头一阵快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午时分看到的那两人,心头各怀鬼胎,没想到便宜了君良,君良的收获也是不小。一把长剑,一把袖珍小剑,三本书,小剑和书他都带在了身上,他的衣服本就邋邋遢遢,鼓鼓囊囊的也没人关心。那把长剑,他藏在了镇子东头的大松树里面,松树松针密集除了他,也没人往里面钻。

  长剑上的印记,已经被他在石头上磨去,三本书由于文字不通,君良也只能用旧衣服包起,放在怀里,只有那一把袖珍小剑,君良看不出头绪,仙人?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君良,是不会相信这一切的,不过在明台山下之时,那个师兄称呼的男子,一步跨出十几米,百米之内袖珍小剑直取头颅,科学解释不了这一切。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快些长大,君良望了望自己这一副瘦弱的身躯,暗自想道。

  太阳转眼已经落下了山头,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小君良吃完之后把柴放到门的后面,把食盒收拾干净放到了后门里,转身离去,他想去镇上的私塾,问问教书的老先生能不能让他有时间去私塾门口听听课,他很想知道他怀里的书中都写的什么,非常可能是武功秘籍,因为今天他听到那个男子说“得到就可以独步天下”独步天下这个字眼,那只能是什么绝学了。

  “这都是什么狗血剧情,竟然被我碰到了!”君良自言自语的朝着镇子的深处走去,他目前的愿望,只想吃得饱穿得暖,至于天下无敌什么的,离他稍微有些遥远,再者说哪一个天下第一的大人物,背后不是累的像一个傻子,君良不想当傻子,或者说他不想吃苦,虽然他是一个乞丐。

  私塾这个时候早已下了学,私塾的先生姓杜,大家都喊他杜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据说曾经在赵国京城,做过不小的官,杜先生回乡的那一天,君良正好看到,也是没办法,破庙就在入镇的路口,所有经过的人君良大多都知道,镇子上的里长有什么断不了的案子,大多时候都会跑来问问君良,无他!见得多而已。上次看到里长,见到那位杜先生都鞠躬,走到私塾门前敲了敲门,杜先生他也早就认识,只是没怎么说过话,因为杜先生一直很古板,君良自知身份有别,读书人大多傲慢谁都看不起,更别说一个乞丐。

  君良站在门前心情有些紧张,“何人?”里面传出一丝苍老的声音,“您好,杜先生,我是小乞丐,今天有事找您,能开下门吗?我不进去,只是有些事情想问您老人家”

  君良说完竖起耳朵听了听,不多时门开了,老人一身青色衣服,两鬓已经斑白,站在门后“哦,小乞丐,你来有何事?今天做饭早了些,没了剩余,明日再来如何?”老人古板的脸上漏出一丝微笑,小乞丐他认识,不过每次在大街上遇到时,他都远远跑开。

  “不是的杜先生,我已经吃过了饭,现在已经不饿了。”君良微笑道“杜先生我这次来找您是想问问您,我想读书识字,我可不可以,以后有时间在门外听一听您讲课,您放心我会砍柴,我还会扫地,以后私塾的活计我全包了”

  老人迟疑了一会,问道:“你为何要读书识字?”

  “呃……。”

  老人的一句话给君良问住了,读书识字需要理由吗?

  思考片刻脱口而出:“为了自身之崛起而读书!”

  这句话虽不是借用的原话,但是意思也非常明朗。曾经是君良前世,最崇拜的偶像说过的,那一位伟人已经离世,但是精神一直在鼓舞着无数人。

  老人仿佛被君良的话惊到了,在门口的台阶之上愣了很久,右手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问道:“你可有名字?”

  “我叫君良!君子的君,良心的良!”

  君良见老人家一脸慈祥,心中已知此事已成,咧着嘴说道。

  “好名字!明日你可来进学,私塾里的杂物你也一并承包……。”

  一路无话,哼着歌朝着镇子东头走去,人世冷暖,能遇到一位这么仁慈的老先生,十分的不容易。

  翌日,君良今天起了一个大早,跑到河边用冰冷的河水洗了洗脸,看到水中的倒影,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有些失望,怎么说当年自己也是,迷倒过无数美女的大帅哥,如今的皮囊说不上丑陋不堪,但是和帅字有些不沾边,尤其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小脸蜡黄,瘦弱的身躯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走。

  抛下这些个杂念,君良抹了把脸,拍了拍身上的草杆尘土,向着私塾的方向走去。

  匆匆的来到私塾门前,私塾的门早就开了,往里望了望没有人“可能来得早了些,学生们都还没到”,君良迈步走进私塾。

  “杜先生您在吗?”没人回应,“看来杜先生不在”,君良这样想着拿起了放在门后的扫帚,准备扫地。正当此时只听屋里一声“小乞丐你怎么进来了,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转眼屋里出来一人,人不高三十左右,尖嘴猴腮。君良认识他,私塾的管事,非常刻薄的一个人,君良就曾经见到过他,偷偷地给私塾学生的家长要好处。

  “是杜先生让我来的,我来私塾干活”,君良小脸一紧,唯唯诺诺道。

  “杜先生怎么会让一个乞丐进私塾!你肯定在撒谎”话说着便要拎着君良的胳膊,把他往外拽。 君良一脸无奈,其实像这种事他也不放在心里,从小被人赶出去的时候太多了!比吃过的饭都多!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句“李管事,君良是我找来做杂物的。”李管事听到放下君良。只见老人从门外走来,手里拿着一本书。

  “杜先生,您知道咱这私塾,收入也很紧张,像多的活计您跟我说,我来做就可以了,干嘛找个乞丐来呢”李管事虽然为人刻薄,但是对于杜先生还是非常的恭敬。 “呵呵,李管事,这孩子不要工钱,只是希望能听听课,识个字而已。”老人微微笑道!

  “杜先生,我们私塾里可都是良家子,您让乞丐与他们共同进学,怕是不妥啊”李管事脸色一苦,本就难看的一张脸更难看了

  老人脸色有些沉重,向前两步走到李管事面前道:“李管事,我知道你的苦衷!但我辈读书人,自幼苦读圣贤书,圣人曾说:有教无类,君良,虽是乞丐,但也是孩童,他从小无父无母成为乞儿也不是他想为之!此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如果有孩童家长反对,你让他们来找我!”

  说完老人进了教室。李管事站在原地面露苦笑。

  “小乞丐,哦,不!是叫君良吧?,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以后可要好好感谢杜先生啊,先生慈悲,你可要好好干啊!”说完也不在看管着君良,转身向着私塾外走去,只是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些不好听的话语。

  君良自然不会当回事,见过前世各种泼妇骂街的他,怎会对这些不疼不痒的话所心忧。拿起笤帚扫的一个满院桃花开。

  地扫完后,君良又往地上洒了水,怕一会儿学生们来了之后扬起灰尘,做完一切活计之后,君良坐在门口台阶前,看着正在缓缓升起的太阳,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个世界他大概了解了一些,像是前世春秋时期,各国势力雄踞一方,战乱不断,最苦的全部都是百姓,就连望山镇这种偏远乡镇,也不免受到波及。

  学生们陆陆续续来到私塾,学生很多,大多君良都认识,因为都是一个镇子上的,有的学生看到君良还打招呼,有的则看都不看一眼匆匆而过,大多数是后者。

  杜先生正在讲课,君良搬了一个小石墩坐在窗口附近,正好能看到,也不会妨碍别的学生。

  “上课开始前,抽查昨日的功课,王阜从你开始”,只见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孩童,从座位站起,朗声诵道:天地玄黄 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 、、、、、 果珍李柰,菜重芥姜,海咸河淡,鳞、鳞、、孩童憋得脸通红,杜先生脸色沉着道:“昨日告知你们回家之后也要时刻背诵,今日一见,昨日你为能用功,把手伸出来”,孩童脸色苍白,颤颤巍巍伸出手掌,杜先生用戒尺打了三下道:“明日我还会抽查到你,若再不会,责十下。”

  孩童脸色稍微一变,又仿佛下定了决心道:“杜先生,我明日一定背诵下来” 窗外君良看的心惊胆战,心道:“以后可要好好听课学习,不然容易挨打。”

  “原来这个世界也有《千字文》!”

  入学的第一天,君良内心波动极大。

继续阅读:第三章 明台斩虎入九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点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